娘啊,娘

2021-10-06 03:00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五一”难得放了几天假,琳琅满目的广告和促销活动没有打动原本对购物较感兴趣的我。由于工作的关系,平时,一周半的女儿不在我身边。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我也该带带女儿联络联络感情,又有半个月没回娘家看看了,索性带女儿回了娘家。
  
  这次回家发现娘又瘦多了:脸黑瘦黑瘦的,眼窝深陷,身上穿的衣服显得肥大了不少。虽然也是不停地忙着,但精神明显不如从前。
  
  家里二十几亩地,爸爸前年患脑梗塞,至今不能下床,不过生活基本能自理,可是对于地里的活,他也只有着急的份儿,无能为力。弟弟偶尔会回来帮忙,稍微需要卖力气的活就由弟弟来做,平时的零散的细致活还得由娘来动手。虽然六十的人了,干起活来丝毫不逊色,也可能是习惯了,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习惯了春耕秋收,习惯了作为农民的本分就是手里的“一亩三分地”。
  
  自从爸爸病倒后,娘柔弱的双肩毅然挑起两个人的重担,我们再三劝她,少种一些,够吃就行了,也当是锻炼了身体,不过以“不能累着”为原则。况且我们家条件也不是很差,不是很在乎这些地。退一万步,即使地里盛产黄金,和娘的身体比起来,那也是无足轻重的。有父母在,父母有健康的身体在,就是儿女最大的幸福。怎奈我们的千言万语抵不过娘的一个决定。
  
  她放不下侍弄了这么多年的土地。娘念这样的理:有劲儿干的时候就多干点,有病有灾时省得成儿女的负担。其实这是所有为人父母的,尤其是父母是本本分分的农民的最真实的想法。所谓的“手中有粮,心里不慌”是不是也有这番韵味在其中。
  
  有时候娘辛辛苦苦在地里干半天活,刚进家门就听到爸的叫喊声,他要吃饭,尽管每次下地前,娘总是把吃的喝的放到他伸手可及的地方,到时间他还是嚷嚷要吃饭。偶尔娘也会发发脾气,嫌他催得太紧,做饭也得需要时间啊。可嚷过后,娘依旧会把可口的饭菜端到他的面前,每当娘嚷嚷爸时,他就会嘿嘿笑着不再催促,要不有人说,病人有时就像小孩,真的像小孩子。娘在地里像战士,在家里就得像护士。可不管演什么,娘总是最本色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娘都是四五点钟起床,不管春夏秋冬,尤其冬季,我们还赖在温暖的被窝时,娘就开始收拾屋子或做她的针线活。娘总说睡不着,医生说是神经衰弱,吃过药,始终不见效。不过这和娘身上的一个大毛病似乎有关系,每次拿药没有一次吃完过,有时中间还会忘记吃,哎,真没办法。娘总是这样,其实每次我们生病吃药,她从来没忘记过催促我们。
  
  前几天,娘总说有时全身发麻,浑身也没劲,赶紧带她到医院检查,原来是脑血管有些硬化,把我们吓得不轻,她可是我们的主心骨。我们不希望她给我们撑起什么,我们只希望她永远是我们心里的依靠。赶紧连吃药带打点滴,好让娘赶紧好起来。
  
  这时正赶上种棉花,娘还是不闲着,拔下针头就下地。不种田不知种田的苦,尤其种棉花,从播下种基本就没闲着的时候,出来小苗以后要抠膜,否则小苗会被塑料膜烫死,把膜抠破,让它露出身子,出不来的还要补种,以后还要整枝,打药,最后才是拾棉花。这中间每一个环节都是一颗一颗的过关,五六亩地就这样一颗一颗的经手,不知道要多少遍。我去地里抠了半天膜,这活要么弯着腰干要么蹲着干,无论什么姿势时间长了,腰就像折了一样,手有种想抽筋的感觉。尽管这其中有我缺乏锻炼的原因,不过看着娘不时的捶捶背又伸伸腰,想象着娘长年累月的侍弄着它们,心头一阵心酸。
  
  娘啊,娘。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29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