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里的娘亲

2021-10-06 02:38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孩提时娘亲经常对我说,要是迷路了就朝炊烟飘起的地方走,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年幼的我并不懂得娘亲的话,甚至有些怀疑——炊烟飘起的地方和家这两者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有一次我真的在野外迷路了,年幼的心灵里流露出的只有无助的悲伤。这时,我想起了娘亲的话,一直朝着炊烟飘起的地方走去,后来被一位和娘亲一样慈祥的大娘送回了家。从那时起,炊烟就占据着我的心灵,我认为它有种神奇的力量,和娘亲的话一样神奇。
  
  童年的我总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放牛,各自骑着家里懒洋洋的老水牛朝着离家不远处那条宁静的江边走去。大家说说笑笑的,而我,总习惯带上娘亲亲手为我做的那枝竹笛,得意的吹着那首《妈妈的吻》。虽然吹的很走调,但心里却还是很高兴,因为小伙伴们都不会,只有我一人会这手“绝活”。吹累了,和大家一起趴在水边那块巨大的青石上,俯着身子静静地望着那些自由自在的小鱼虾游来游去。偶尔也捉上一两条认真的观察,看看它们和小人书上的妖怪有什么区别。而我们的老水牛则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悠闲的啃着草儿,不时还长哞一声,长长的尾巴调皮的摆动着……
  
  黄昏来了,夕阳依依不舍地滑进了凉凉的江水中,天穹徘徊着久久不愿离去的彩霞,江水倒映着一切,变得绮丽无比。外出的鸟儿归巢了,渔夫们唱着淳朴的渔歌,驾着雪白的浪花轻轻地朝着家中摇去。而家里,那熟悉的烟囱上飘着熟悉的炊烟,我们也便开始回家了,骑着懒洋洋的老水牛朝着炊烟飘起的地方走去。
  
  暮色中洋溢着我们欢快的笑声,我们都知道,炊烟飘起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家里有疼我们爱我们的娘亲在等着我们的回来。
  
  我第一次背起书包走进学堂的那一天,娘亲依然对我说,要是迷路了就朝炊烟飘起的地方走,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而家里有一直等着你回来的娘亲。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每天下午一放学,我总是早早的回家,从来没有在路上贪玩过。因为我知道娘亲在家里等着我的回来。而我每次回家,总能在很远就看到那熟悉的烟囱上飘起那熟悉的炊烟,而心也莫名地踏实了许多。
  
  我从江边的小学堂走进了小镇里的中学,又从小镇里的中学走进了县城里的高中,而每次去上学,娘亲总要重复着那句话,我也慢慢地明白了其中的寓意。我的学费一年年地增长,原本贫寒的家境一年年地变得更加贫寒,而我的娘亲也一天天地苍老了许多,娘亲昔日那迷人的和蔼的笑容不知何时悄悄消失在我的记忆深处。学校离家越来越远,但我总是一有空就往家里跑——回去看看那熟悉的炊烟,还有炊烟深处那为了我吃尽天下苦头的娘亲。每次回家,依然是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那熟悉的炊烟,当我回到家才发现娘亲早早的站在家门前等候着。望着满脸皱纹的娘亲,心则隐隐作痛——从那时起我就明白,我是穷人家的孩子,读的是辛苦人家的书,学费的每一分都是娘亲起早贪黑挣来的血汗钱,来之不易。我不能和别的同学在物质上去攀比,我没有理由放弃我自己。命运注定我是一个没有输的资本的穷人家孩子,我输不起娘亲失神的双瞳里浮出的那仅存的一丝丝希望。每次我总是选择黄昏返回学校,登上远去的渡船,心里总有几分恋恋不舍,忍不住回头再望一眼那炊烟飘起的地方,娘亲漠然地站在那年久失修的门槛上,笑容里流露出诉不尽的沧桑,而我的眼眸不由变得湿润……
  
  我很认真地学习,穷苦人家的孩子既然选择了读苦书就没有理由退却,因为没有谁亏欠过你什么。然而这世间的事情往往让人难以琢磨,努力了未必能够成功——天道未必酬勤啊!为了学习,我回家的次数少了,到了高三我几乎没有回过家。我依稀记得,上次离家的时候正好是炊烟袅袅日黄昏的时候,而那炊烟我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了。我再一次回家的时候是在我生命的最低谷。许多人说高考是黑色的,而我却觉得高考后那等待的日子更让人害怕,因为我们等待的往往是那份接近绝望的希望,一切都是那么得渺茫。我等到的则是失望,我原本报考的学校个个落空。除非我补填其他的学校——改变自己苦苦追崇的理想,即现实与理想之间将出现千万道无法愈合的伤口。我惘然,我是一只受伤的迷路的小羊羔,被比恶狼还凶残的现实逼迫到了万丈绝崖的端口。
  
  耳边回响着娘亲的那句话:要是迷路了就朝炊烟飘起的地方走,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我苦笑着,怀着一身的疲惫,负着所有的绝望,忍着彻底的伤心踏上了回家的路途。而此时又值炊烟袅袅日黄昏。我站在寂寥的水端,望着茫茫江水的尽头——我的家,还有屋顶那随风飘摇的炊烟,我不知怎么忽地变得心如死灰,往日所有的坚强都被绝望的泪水击得片片飞散。我呆呆地徘徊在空旷的洲头,竟然连向家迈出一步的勇气也没有了。
  
  这时,娘亲来了,满头枯黄的头发,干柴般的双手吃力地摇着橹子缓缓地朝我驶来。望着娘亲那如两口枯井似的双瞳,我仿佛小时侯受委屈似的把头埋在娘亲的怀里放声痛哭。“娃子,你要记住,娘亲从来就没有责怪过你,不管遇上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回家,娘亲在家里等得你心慌啊……”我的眼前一片迷茫,死灰色的天空上是一只离群的受伤的大雁在不住地哀鸣着……
  
  第二天,我踏上了返校的路,我补填了现在所在的大学——为了我那炊烟里瘦黑的娘亲。我那时才明白,我可以失去理想,失去一切,但我不能失去我唯一的娘亲。
  
  也是炊烟袅袅日黄昏的时候,我踏上了通往大学的路途。虽然我的内心满是理想与现实决斗后留下的滴血的伤口,但比起娘亲所承受的痛苦来,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我漠漠地站在船头越走越远,娘亲呆呆地站在家门口,眉头紧锁着。也许娘亲已经知道了我的心事,她再三重复着那句我彻底明白的话,我知道她不放心我。而我只想对娘亲说:“娘亲,您的儿子长大了,放心,我不会再迷路了!自从我选择补填志愿的那天起我就没有后悔过,因为我更深切的明白了,我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读的是穷苦人家的书,委屈再所难免,而这些我都能承受得起。”
  
  而今,我已远离故乡,可每到日暮黄昏,我总喜欢爬到高楼去看远方那袅袅炊烟,因为我相信炊烟飘起的地方就是故乡。每次看到炊烟总忍不住想起娘亲的那句话,双眸热热的有些想哭。想想炊烟深处有多少和我一样的穷人家的孩子,他们的娘亲也像我的娘亲一样反复地对他们说同样的一句话:迷路了就朝着炊烟飘起的地方走,这样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是啊,有炊烟的地方就会有家,有家的地方就有娘亲在等着我们,我们也就不会迷路。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17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