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哀思

2021-10-06 02:34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这段时间以来,对母亲的怀念在时间的浸濡下越来越浓,越积越厚。
  
  清明节又要到了,按照传统的习俗,这个日子是专门祭奠故人的。看着网上祭奠故人的文章,我又想到了二零零六年农历九月十六日——那个永久让我心痛的日子
  
  我愧对母亲对我的宠爱,在她离开之前,我竟不在她的身边看她一眼,这成了我这辈子永远的遗憾,心中永远的痛。
  记得三年前这个时间,也就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二哥打电话告诉我,“老三,你回来一趟吧,我看母亲快不行了,不停地叫着你的名字……。”我当时正在上班,接到二哥的电话,心像被什么揪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些心乱。于是匆匆的向单位打了一声招呼就回家了。
  回到老家,看到躺在床上被病魔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起身动作有些迟缓,原本瘦小单薄的母亲仿佛又小了许多的母亲。我眼里噙满了泪水,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我无法相信而零零六年春节那个虽然身体羸弱但我能和我谈家常,还执意为我做饭的那个母亲。三个多月没有见面,被病魔折磨成了这样。看到我来了,就让姐姐将她扶起,就说句:“三儿你回来了!”说话时脸上还留着以往那慈祥的笑,只是这慈祥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只“嗯”了一句就转过身去抽泣起来。在床的坐着的父亲劝我别难过,说道:“你母亲最近好一阵,坏一阵,住院时好好的,回家就成这样,看来还得去医院。”父亲问我:“是你二哥让你回来的,你请假了没有?”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父亲关切地说:“你忙你就回去上班,这里有你二哥,还有我,有紧急情况我再让你二哥打电话通知你。”就这样我看了母亲,过了几天我就回去上班了。但心仍然留在了母亲的身边。
  接下来几个月母亲的身体忽然好了许多,二哥来电话说,母亲可以下地活动,天晴的时候还能到外面去走走,我听了很高兴。以后二哥来电话的机会少了,我也是打电话询问母亲的身体状况,说是身体不太好,吃饭吃的很少,只能吃些流质的食物。由于工作忙,我也有一段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心里却觉得很焦虑,很不安。便给县公安局上班的二哥打电话,二哥说情况不好,这已经是九月份了,二哥说他们在老家的兄弟姐妹在八月二十八母亲生日那天给母亲过了生日,只有你和在银川的大姐不在,母亲一直念叨着你们两个。我听了很内疚,觉得在她一生第一次过自己生日她疼爱的三儿子没有在跟前,这无疑是一种遗憾吧!就这样,我心里又增加一份对母亲愧疚。
  或许是母子血脉相连,还是有预兆,我说不清楚,总之,我预感到家中有事发生。于是在九月十五日就向单位上交递交休假申请,得到批复后,我整理回老家的行李,买好了开往平凉方向的车票。打电话问了二哥,二哥请阴阳看看,阴阳说就在这几天,过不了十六日。
  第二天,我坐在车里脑子全是母亲的影子,车没有到站,二哥的电话来了,哭着说:“母亲走了,走的很安详……”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任由眼泪倾泄,我见不到她老人家了,我不知我是怎么到家的我不清楚,只记得眼泪从没停过,只感到和慈母就此永别。
  母亲这辈子没有享过多少福,经常与病魔打交道,早期是胃病,后来经医院检查又有心脏病,直到离开前的心肌衰弱、食道癌。她所忍受的疼痛是我们这些子女无法想象的,但她从末向我们表露过。
  就是这样,她还怕打扰我们的工作,从不让我们回家去看她,母亲把一生中伟大的爱都献给自己的儿女,而母亲却从来没向自己的儿女提起过甚么,索求过甚么,也许在母亲的心中,他们能看着自己的儿女长大后成家立业,这就是对她的最大褒奖吧。
  现在家里平时只有父亲与小弟一家为伴,每当休假回到家里,不经意间看到墙上挂着的母亲的照片,我的内心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唉,母亲,其实我何须端详您的照片,您的模样已深深地、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上。无论我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您就如同站在我的面前,眉目间的慈爱瞬间令我心神荡漾,几乎要脱口叫出“妈妈”来。
  按理说,已为人夫,为人父的我,似乎不该这般痴情,这般不可救药地思念一个人。可又有什么能阻止得了一个人对给予他生命的人的这份情感呢?在血脉相连中,我更深刻地感受到母亲对我的重要,何况,母亲是一个多么值得回忆的人啊!想忘了她,怎么可能?看到晨练的人群,我会想:如果母亲在其中多好,看到搀着孙儿散步的老者,我很自然地想:母亲若在,她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想到母亲,便总觉得母亲时时处处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来去匆匆的路上,在工作的间歇,在吃饭的瞬间……母亲似乎都在注视着我,陪伴着我。我知道,母亲在我心中,我的血液中已多了一种成分,它的名字叫思念。思念,使我变得强大而不脆弱,充实而不空虚。因为思念母亲,我提醒自己,善待自己,善待别人。因为思念母亲,我提醒自己,认真地活着,踏实地工作。一句话,为了母亲,我没有任何理由懈怠。我是他生命的延续,我怎能不延续她的善良?我是他的儿子呀!
  母爱深深,母亲期望子女有出息,这期望经过漫长的历史聚集,该是多么深沉,炽热。现在每当我拿起笔,捧起书,我越来越感受到它的含量。
  
  如今,每当我孤独、寂寞、动摇时,便觉得远在老家的土地下的母亲的还在注视着我,端详着我。想到她那慈爱的面容,总是千般思绪,万般感慨,不知不觉感到眼前一片晶莹。
  
  在这无限的悲痛的日子,我怀念着我的母亲!也衷心地祝愿天下的父母健康、平安与幸福!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15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