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坡下的

2021-10-06 02:33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是一张写满岁月愁苦的容貌,流过生命里坚强的那段回首.皱纹,不平的线条,摸上去有心疼的感觉,颤抖,仍是紧绷光滑的皮肤,生命在慢慢枯萎,年幼的孩子像彩的气球,上升着,盘旋着,淘气,好动,常常让那张疲倦的面孔面露喜悦,平凡的日子里我们互相期待,她有硬朗的体格,可每次看着那不平的肩头从远处忽隐忽现,心中却充满了不仁与怜悯。是否在她坚强的背后是对子女生活的无奈与操劳,天生的劳碌命却是个难得的好人,很好的人,真的很好,好得让我隐隐作痛,幼小的年纪了什么时候种下了感悟的种子,悄悄萌发,长大,,,回忆在记忆里无限地拉长,我和她在市板凳上静静地坐着,小时候的我每次都弄不明白,她面上的眉头为什么总是皱在一起盯着前方,好似有抹不去的忧愁往事在眼前一幕幕地回放,我觉得她是寂寞的老人,所以,我想让她可以常常笑,让爱的人变得快乐,我周末去陪她,陪她吃饭,看长篇电视剧,晚上在热炕上裹着被她会笑呵呵地变出几个长着疤落了浅浅一层灰的小苹果,我让她吃,她说姥姥不爱吃水果,我便顽皮固执地硬塞到她嘴边,她笑笑,我们一起吃着不好看却很甜的苹果,一边说话一边看电视,旧的灰白电视机是姥姥家的象征,陪她睡觉此时这个小炕就不再显得宽广而孤独,我知道,因为有我,她最疼的孩子,屋子里开始有声音,她的话也变多了,有时,她会问我怎么不出去玩,她不知道,我好想用自己全部的时间和她在一起,这样才是两个人,她可以随时见到我,此时,她不是一个人,这间乡下的屋子里住着两个舍不得彼此离去的人。
  
  八百天,忽然不能清晰地记起她的样子,她的眉眼,她的笑容,她走路的样子,所有的动作被定格,我以为深深记住的东西会一直在心里牢固地存在着,当再想记起的时候,任何理由都那么牵强,曾经记住的不会永远在一个人的心里,我们会记不清楚,会模糊,会忘记,我只是一个老实的孩子,不会说假话,信会疼。
  
  当我很想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记不得她的样子了,我哭了。
  
  想再回到那个地方,在门口一坐一下午,我不停地问她好多事,她不停地跟我讲好多好多她知道的事,舍不得我周日下午坐车走,在山坡下怔怔地张望,坐在车上我喜欢看着玻璃窗外的麦子被暖风吹得微微晃动,温热的液体在滚动,那时候我会让它落下,回忆…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1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