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己任

2021-10-06 02:24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和丈夫结婚十几年来,离开我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半载。
  我们所处的村庄,207国道邻村而过,是一个二十来户不足百人的小村。春节,我家就成了最热闹的的地方,出外打工的年轻人纷纷回家团聚,所有爱玩的人,最多可坐三桌牌局,老人和小孩也多聚拢来,一天开心不断的人群,和着小孩子嬉闹的场面,让这个小小村庄有了些节日的气氛。
  平日,各自忙碌的人很难再聚牌局,只有下雨时才有机会。我不爱打牌,但喜欢看牌,实在凑不够会被勉强玩玩。
  丈夫出去干活了,不久下起了下雨,三个嫂嫂来找,我只好凑局玩一会儿。不觉中午,门外响起脚步声,开门一看是丈夫回来了,时间已是11:40,我赶忙把手中的牌递给他,一边用电饭锅做饭,一边打开煤气灶在平底锅里烙早上发的面。十分钟不到,一个热气腾腾的发面油饼出锅。
  望一眼在打牌的丈夫,他饭量小,干的又是体力活。一定饿坏了,掰一块走到身后碰他一下,把饼伸到他眼前,他伸手来接。
  “手脏,张嘴先吃点压压饥荒。”
  丈夫没有犹豫,张嘴吃下去,一块儿又一块儿,牌局依旧继续。
  本来以为很正常的一个动作,第二天成了村子里嫂嫂们调侃的玩笑:
  “对他那么好干啥?让我们看着眼气。”
  “乔好有福哎。”。。。。。。
  每天干活的丈夫,身体抵抗力并不强,稍有不慎感冒一来就难缠。初春暖阳下,一干人闲坐,国道一辆摩托车声响只进村子而来,扭头一看是丈夫回来了。有人奇怪的问:“不到中午你咋就回来了?”
  丈夫慢腾腾走过来,依着我旁边坐下,我看他一眼,也很疑惑:
  “怎么了?这么早回来?”
  “头疼,浑身没劲儿。”丈夫一脸无奈,他个不大又黑,生了病更显得疲惫。
  “感冒了?找医生开些药再回来嘛。”在家里,我会摸一摸他的额头,此时我没有,嫂嫂们看见又会笑我。
  “我没拿钱,”扭头看我一眼,又轻轻地说:“你和我一起去吧。”
  我明白,不单是没带钱的理由,他可能更在意的是被我看重的感觉。我怜爱的站起身,就如儿子生病时的心疼,他一定在发烧,哪怕体温稍高一点,就会浑身疼痛,否则他定会坚持。
  “像个小孩儿,生了小病也要人家陪着看。”
  “啥时候也离不开人家。”。。。。。。
  坐在丈夫摩托车后,也痴痴地笑,把嫂嫂们长长一串论谈甩在身后。
  家庭,不是夫妻相互摆架子的空间。
  生活,一个简单动作凝聚同心。
  在意,是夫妻相濡的粘合剂。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08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