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父亲的记忆里

2021-10-06 02:13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总感觉自己有两条腿,就应该学会去飞,于是呆呆地,傻傻地,让自己的目光随意安放。
  说不出来的思念,说不出来的冲动,有种强烈的欲望就这样一点点地向我逼近,越来越迫切。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吧,我醉了,醉在自己的记忆里。
  怪怪的,淡淡的,在阳光斜射下的那一刻,我,突然忘记怎么去回忆了。那些痛苦的,凄凉的,快乐的,一眨眼,全不见了。可是,当我迈开脚步时,又猛然发现记忆又回来了,那么近,那么轻,仿佛一根手指都能触破那层薄薄的纱。
  行走,行走,行走在父亲的记忆里。
  近了,近了,我摸到父亲的脸了。快了,快了,我赶上父亲的步伐了。于是啊,眼中湿润润地,几滴膨胀了的眼泪拼了命的向外挤,而我知道父亲老了。前几天,无意中翻看了父亲的照片,眼泪就扑通通地流下来。长椅上,父亲佝偻的背斜贴着,一碗粥不安分地躺在父亲的手里。父亲真的老了,有时候坐在阳光下,整整一个下午,我叫他,他也听不见。冬日的阳光从云朵中泻了下来,不偏不倚地射在了父亲的眼角。苍老,还是苍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隐隐约约地的感觉到父亲的眼角里有泪珠。它,藏着我,躲着我,而我只能在梦中才能看到。
  记忆中,小时候父亲从来没有哭过。可是有一天,这个男人竟然哭了,像孩子一样稀里哗啦地哭了。阳光有点歪,有点斜。那一天,父亲把手搭在我的两肩上,我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父亲猛地抱过我。父亲哭了,这个男人当知道自己生病时,哭了。父亲是对生命的眷顾吗?或是父亲也惧怕死亡呢?
  时间呀,你为何像一泊水一样,不停地流向远方,我求求你,你休息一下好吗?哪怕只有一个小时,也好呀。
  那一年,父亲又哭了,我,也哭了。那一年,我18岁,火辣辣的骄阳从天空中腾起,膨胀着,咆哮着。一场暴雨于是吞没了整整一个夏季。那一年,我考上大学了,可是我家没钱,真的没有。那一年,我被我的姐夫打了。他狠狠地指着我:‘以后别想我给你钱读书。’父亲是老了,父亲一辈子都在老。自从父亲生病后,就再也没有吃过米饭,父亲只能吃面食了。而那天,我被打的时候,我看见父亲紧紧地握住姐夫的砖块。我不知道父亲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我真的不知道吗?
  天下的父亲都是这样的,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儿女被别人欺负时,他们会拼命地,真的会。那天晚上,父亲哭了。父亲蜷缩在墙角,痛苦的哽咽着:‘儿呀,爸爸对不起你,不能挣钱,让你受苦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地淌了下来。:‘爸呀,爸呀,儿子从来没有怪过你,您别哭了,儿子给您跪下了。’父亲用他那颤抖的,发黄的手,又一次紧紧地抱过我。父亲哭了,我也哭了。
  父亲是老了,黄昏中,父亲那佝偻的背影,总是慢慢地蠕动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这辈子,记不清父亲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而我看见的只有父亲那灿烂的微笑。也许是错觉吧,我还是感觉父亲的眼里有泪珠,那么近,去又无法触摸。
  后来呀,当自己随着时间一起流淌时,才明白,原来父亲的哭泣从来不是惧怕死亡,而是由一段情,他实在搁不下。那种情,叫做亲情。
  我再也不想看见父亲哭泣了,因为这辈子,我欠父亲的实在太多,太多。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901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