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

2021-09-29 01:22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师者,对我来说,是顶天立地、无所不能、慈祥和蔼、言传身教的、高于一切的至尊者!(zigui.org)
  
  在意识的库房里,至今仍保留着她作为我第一位师者的印象。
  
  现在的闲暇时,每当闭目回忆往事,第一个跃入思维的便是她的音容笑貌。(zigui.org)
  
  她之所以在我的意识中为我师,是因为她对老人的神情和做法:
  
  记得,小的时候,大多数和我同龄人的家都一样很贫穷的。有这样一家:兄弟四人,一个小妹,还有一个个子高高、身体干瘦的祖父,算起来这家一共八口人。(zigui.org)
  
  我的记忆如果没出错的话,在这个八口之家里,最辛苦、最劳累、最停不住、从早忙到晚的就是我的脸上经常挂着微笑、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一天听不见一句话、任劳任怨的老师。这家的祖父虽然当时还不算老,但是家里的事在我的记忆中早已不用他做了。虽然这样,这个我非常喜欢、也非常喜欢我的祖父虽然明知道家里不富裕,还是不仅每天的中午和晚上都要喝点酒、经常抽烟,而且,还挑三拣四的论是论非。无论怎样,我的老师都能够省吃俭用地使祖父满意。有时,即便家里的油快要没有了,等着卖掉刚下的几枚鸡蛋来换取时,我的老师也会莫不做声地把才炖熟豆角的菜锅里放些小苏打,而省下钱来给祖父买他可需要可不需要的物品。虽然这样,吃到嘴里的豆角,也并没觉得有什么缺少似的。当时的我还不懂得我师的心情,就是觉得非常佩服这位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的祖父。(zigui.org)
  
  还有的时候,祖父无缘无故地发起脾气,无论是吵还是骂,我师就是以顺从或莫不做声面对。(zigui.org)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暑假,我和几个小伙伴正在烈日下的院中玩耍,就听到祖父又喊了起来:“这是谁呀?我放在筐里想要今天中午吃的黄瓜,被谁拿走吃了?偷东西就这么好吃吗!”在我们听到的同时,我师也听到并向挂筐的地方走来,看了看被祖父摘下来的空筐,语气中带着猜测:“恐怕是哪个孩子拿下来解渴了吧!我到地里再给你摘几个新鲜的,保准比你昨天摘的爽口……”“你咋知道新摘的黄瓜爽口?经常背着人摘吃吧!哼!我知道黄瓜被谁摘吃了。吃够背着人摘吃的新鲜黄瓜,想尝尝放蔫的有什么味道了吧!……”就因为这点事情,祖父一吵就是大半个中午,我师只好到黄瓜地摘下几棵新鲜的放进筐里,一任祖父的漫骂和有意的嘲笑,自己重又干她认为该干还没有干完的事。(zigui.org)
  
  我认为,严,莫过于师;慈,莫过于母。我所说的就是我的严师而慈祥的母亲!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92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