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里写我父亲

2021-09-24 03:02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爱,不是彼此的互相凝视,而是大家一起注视同一个方向。1909年,华盛顿一位叫布鲁斯•多德的夫人,在庆贺母亲节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有母亲节,为什么不能有个父亲节呢?多德夫人早年丧母,父亲一手将她和五个弟弟拉扯大,相当艰苦。正因如此,多德夫人对父亲怀有极大的崇敬,深深感到父亲肩负责任的重量。

  父亲节似乎比母亲节要平静一些,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母亲的爱是亲切而热忱的,而父亲的爱则是深沉而悠远的。

  今天是父亲节,不知道这个外来的节日会被多少人记起?而父亲呢,今天有多少人想起了父亲的点滴?今天我想着我的父亲,尽管我的父亲去了天国。每次看见父亲节特别策划节目,我居然看得流泪。因为我发现,原来平时对子女不太言辞的父亲,其实骨子里也是心痛子女的!虽然做父亲的往往不轻易表露,但我们知道父亲其实一直都在关心着我们。在和父亲生活的岁月里,父亲给了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至今化为深情的思念。因为父亲慈祥无比,难以言表。当时年少的青春,未完的旅程,是父亲无悔的关怀,无怨的真爱,带着我们勇敢地看人生,而我们又能还给您几分!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们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您再苦再累不张口,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一首《父亲》感动地让我难以释怀。

  忘不了父亲对我们的教诲,我们的脉搏里流着的是父亲的血液,我们的性格里印着的是父亲的烙印,我们的思想里继承的是父亲的智慧,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是父亲骄傲的资本,父亲的教诲是一盏不灭的灯,为我们照亮前程。上大学那年,我就在对自己说,我亲爱的父亲,其实我一直都想告诉您,无论我将来飞得多高,飞得多远,您永远是线那一头的牵挂!

  父亲在我们眼中是家庭的支柱,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总是伴随在他左右,只是父亲羞于表达或刻意压制自己的感情,给母亲和您们的儿女创造一个温馨的“家庭”。我永远都会记得,伴我成长的背影,用父亲的岁月换成我无忧的快乐!

  翻开相册只有一张和父亲母亲的合影,太久了我已经没有了记忆,只知道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我感到很安逸。父亲给了我们一片蓝天,给了我们一方沃土,父亲是我们生命里永远的太阳!不论何时父亲都是我们的拐杖,给我们支持,给我们方向,给我们力量,让我们可以走好今后的每一段路。

  对父亲的记忆好像从五、六岁才开始,之前只有母亲的身影,要承担一家子,父亲很早就在乡里社里队里闯荡。

  据父亲的友人回忆,父亲自幼就性致好学,拜读先贤,勤躬作业。父亲自少年走向青年,即处世得道,吹(喇叭)拉(二胡)弹(古琴)唱(戏),锣鼓嘭启、配画赋诗,计数算盘,财会实践、谋划生产样样精擅,办事干练能体谅民情,规诫严肃且处事果断。

  解放初,父亲顺乎民意,适应时代潮流,传达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观点,促进互相团结,既为名望又能解决实际问题。父亲最突出表现在能扬其个性,动情一个人的思维与想象,满怀信心合符自治力,走向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境界。

  父亲在世不亏所学功夫,积极要求进步,急于为人民请命办事,立于乡土领导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改革热潮,在当时中国把半封建社会推向新民主主义跨越到社会主义征途中去。父亲先后任选区文书,初级社社长,高级社社长,西坑、普塘等大队党支部书记,白沙乡支部组织委员。上个世纪60年代,父亲两度响应党的“精兵简政”号召,请求组织下放回农村搞生产,可是总被上级党组织挽留。父亲再三请求批准后,回乡积极谋划发展农业生产,带领村民兴修水利,科学种田,植树造林。筹建了社办石灰厂,队办礼堂山益厂。平时,积极开展农村文化建设,整顿习俗风气,为本族培养了一批农村生产、文艺和乐器尖子。

  小时候,父亲常常把我和弟弟揽在身边,时时都有许多方法逗我们开心。我们常常坐在父亲的肩头,父亲是那拉车的牛,父亲又是我们登天的梯。

  每逢过年过节,踏着节日喜庆的鞭炮声,父亲总会让一家人坐满在桌上吃饭,尽欢。年三十那天,准会亲笔书写春联,教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从小到大,我们的每一次进步,父亲的话并不多,却能让我记牢。“他们应该有远大的理想。”一听到这句话,我心里总是甜丝丝的。可等我们独立了,父亲却老去了。

  也许,选定六月过父亲节是因为六月的阳光是一年之中最炽热的,象征着父亲给予子女那火热的爱。

  仔细想来,父亲总是最关心六个儿女中最小的我和弟弟两个。从小到大,父亲一向非常支持我们的学习生活,绝不影响我们,这更让我觉得:父亲的伟岸、宽广。

  父亲在我和弟弟考取大学后不久,就得了一场大病,那时远在外地求学的我们,却抽不出时间回家去看看。只是假期回来时,才能和父亲相处一些时日。记得1985年我快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刚进家门,母亲就把我叫在一旁,当我和母亲正说着话时,父亲醒过来了,父亲立刻坐了起来,睁开眼睛仔细地看着我。我上前拉着父亲的手,那手好粗糙、好瘦,记忆中好像十一岁之后就没拉过父亲的手,感觉怪怪的,一股热泪夺眶而出,却又不敢让父亲看到,转过头,用衣袖偷偷地擦去了泪水,强装笑脸:“爸,您要好好休息,听医生的话,很快会好起来的。”父亲默默地点头,抓住我的手不放,那会儿又和我说了好些话。

  我这一刻真的觉得好惭愧,好心痛。父亲的病,其实几经发作,有些岁月,我从来没有好好关注父亲。第二天,我背着父亲去看了医生。

  我从来没有像这个时候一样,渴望权力、渴望金钱,有了权力、有了钱,我就能将父亲送到最好的医院,得到最好的服务。我甚至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换回父亲的健康。

  在病魔面前,人是多么脆弱,一切都不堪一击。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用,竟然没能力来挽回父亲,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一片灰暗,没有一丝光明,真的感到很无助、很痛苦。我此时才感到了肩上的压力,好重、好重,我才20岁,在父亲的照顾下,自小就衣食无忧,从没想过父亲倒下去后,会是什么样子,这一切,自我感觉中,好像都离我很远很远。

  “孩子,以后这个家就要靠您了,弟弟还小,您爸现在这样了。失去父亲已成定局,无可挽回。您一定要有出息,好好工作。人一定要有出息,不然会让人看不起的,您还年轻,别让人看低了,知道吗?”妈妈握紧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

  小时候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从没感觉这篇文章哪里写得很好,可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翻阅这篇文章的时候,才感觉到父爱原来也可以是生活的点滴。

  当我每一次回家,看到父亲身体高大消瘦而羸弱,眼睛浊花地看着我,问我学习生活好不好时,我的眼泪就噙在眼眶里,鼻子总是酸酸的。我在心里反复地祝愿着他老人家要好好活着。可父亲还没有等到我们大学毕业就离世了。

  父亲于一九八五年乙丑九月初七凌晨二时因病离我们而去,终年六十三岁。那天,父亲走得很安静,没有遗言,没有眼泪。

  我从小就没有害怕父亲的感觉,在六个兄弟姐妹中,我与父亲言谈最多,也一直和父亲走得比较亲近,所以,在我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当中,我了解父亲的事情也最多。我家祖辈家境寒门,父亲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整个旧社会生活贫穷落后。

  父亲离世,噩耗传来,乡里乡亲自发赶来参加葬礼,清釉的棺木停放在罗族宗祠,上面覆盖着干群送来的党旗,四周帘布围绕,前面摆满了花篮花圈。在一片哀歌声中,乡里乡亲送父亲走完了他光辉廉洁朴素的一生。

  如今,家祭依然保存,上面写着:“您是一个诚实的人,您是一个坚强的人,您有智慧,有爱心,您是让我们骄傲的父亲……”。

  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我只有选择沉默。在一片沉默中,点燃两根香烟,一根给冥冥中的父亲,一根给自己,在那烟雾缭绕中,静静地缅怀着过去的日子。这么多年来,从没给父亲有过一次父亲节,父亲也不知父亲节是什么时候,在我和弟弟求学的岁月,是父亲默默地和母亲用他们的双手支撑起这个家。

  多少个风花雪月过去了,父亲去去再无痕迹......

  父亲,您现在还好吗?一切都好吧?知道我们想念您吗?知道吗?

  也许伤心的时候不一定要落泪。落了泪也并不意味着伤心。但是我想父亲的时候依然难过。冥冥中总觉得有些声音可以通到很远的地方,一直到父亲那里。于是让父亲知道,一些人世间的事,一些我的消息。

  今天是父亲节,作此文献给亲爱的父亲!祝天底下的父亲母亲健康快乐!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85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