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杂记

2021-09-24 03:01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家里因为要开采钼矿,将我们原有的鹿鸣林场及附近的丰林、兴安两个林场集中动迁,变成了现在的鹿鸣小镇。我也随动迁的居民一起收拾新家、装修搬迁。不同的是,我因不居住在当地,工作又忙,只能赶周六早晨的客车上山,周天晚上再回来。第一周去联系好了木工,备料的事就都由哥哥、姐姐、姐夫、弟弟来做。第二周回去又联系了瓦工,粉刷墙壁。第三周回去就是搬家了。
  
  装修可不是一件好活,只苦了我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了,每一次我回去,大家都放下手边的事,全都围着我转。姐姐身体一直不好,自己家的活都小心着去做,为了帮我,累得没断了吃药。大哥全能,充当起瓦工、木工,所有琐碎杂事,都由他担了下来,整个人弄得像个石雕一般,全身上下都是白的。又东家西家的去借一些工具,让我实在与心不忍,因为他的身体也不好,严重的心梗已经让他两次住进医院。至于安电灯、插座、洗菜盆、热水器这类的工作,就都交给了弟弟去做,他此时也正在装修自己的房子,而且不止一套,却要抽出空来顾全我。搬家那天,我特意在饭店订了一桌,本来有很多感谢的话想说,但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因为一个“谢”字在手足情分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轻。
  
  在鹿鸣生活了近四十年。眼看着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即将不复存在,心里总是百感交集。前几次回去,我曾不停的拍照,试图要留住做为一个林场,曾经存在过的印迹,也上传了一些图片到空间相册。这次也是一样,我总想多看一看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记住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但是当再次进入这个村落时,看到由于搬迁而弄得破败不堪的残破景象,我突然产生出一种想要早些逃离这里的想法。只是偶尔把眼光远远的望出去,看到那依旧连绵的山脉,依旧挺拔的树木,才会再次生出依依不舍之情。
  
  大哥的三轮车,载着我的家当,沿着宽阔的沥青公路,向着我们的新居——鹿鸣小镇出发,转过一个弯,忽然想到:二哥的坟应该就在这附近吧!搜寻了一下,果然看见这坟已经离公路很近了。以前这座坟离公路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因为公路扩建,把路已经修到了坟边。心中不免黯然:不知道九泉之下的二哥,会不会因为这路上呼啸而过的车辆感觉到吵闹,还是会因此而排解了他独自在黄泉路上的的清冷和寂寞呢?一想到高高帅帅的多才而又年轻的二哥,已经不能如我等一样尽享天伦之乐,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凄然守在这公路旁,泪水便不自主的从眼中滑落下来。
  
  按照这里的风俗,二哥属非正常死亡,坟茔是不能迁入祖坟的,所以只能让他一个人在这里饱受凄荒。每每看到他孤零零的一丘荒冢,心里总是无比难过。现在曾经住在邻村的妹妹,如今也集中居住到一起,独独少了他一人,这让我无比心伤,真是天妒贤良,竟让他英年早逝,上天又是何其的不公?
  
  两侧树木涮涮的倒向身后,稀疏的车辆让公路显得更加宽阔,偶尔会有一辆搬家车与我们相对开过,就快到鹿鸣小镇了,我揩干了脸上的泪水,迎着早春还有些冷凉的风,正面立在车上,看着身边三三两两被甩到车后的乡亲,忽然觉得少了许多亲切感。不知道是不是离家太久的缘故,又或是有个别的乡亲做了一些让我心寒的事。总之,这种感觉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也许是我心理的作用吧,我好像觉得乡亲们跟我也不如以前那样亲热,在貌似亲热的招呼中,总好像夹杂了一些功利的味道,有明显客套的成份。一些老年人,如果我不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就真的能跟我擦肩而过。不知道是他们变了,还是我变了,又或许是大家都变了。但是我还是舍不得卖掉自己的新居,我还打算有时间,来这里继续拾回我曾经的记忆,继续呼吸这里清新的空气(当然是要在不会被污染的情况下),继续看这里的水,这里的山。因为不管怎样,这里是我永远的根。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84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