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店

2021-09-24 03:00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刚考上高中,父母正经历人生的另一个拐点,他们转行了——做其他生意。我知道他们不再街边摆摊设挡,这也是他们最后的转行。他们可能考虑了很长的时间,才决定转行的。那时他们已经四十多岁了,岁月已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印痕——虽然不多的皱纹,但也不怎么年轻了。
  
  他们租了一个门面,做起了五金零售。本钱是借的,还要还利息。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一切得从零开始。他们像小学生一样认真熟悉每一样产品。这些产品小到螺丝钉,灯泡,大到斗车,水管等一些生活家庭用品和建筑工具。种类繁多,各种杂色的东西,在我看来就像杂货店一般,只是不卖吃的。
  
  没有亲身经历过,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如何一件一样的辨别,每件产品价钱几何,包括弄懂如何进货在内整个流程的经营。我想象是这样的:他们手拿产品,对着价目表,一个一个的看,有些产品规格、参数字体小,还得眯着眼睛仔细看……每一件商品都要牢记于心,对于不再年轻的他们,实在辛苦。往往一天下来,身心疲惫,需要好好休息。
  
  从成千上万件产品中,找到顾客需要的商品,对于刚刚开始经营这行的他们,困难重重。将某件商品的价格搞错,亏本卖给人家,是常有的事,有苦说不出。毕竟父母是农民出身,他们深知道赚钱的不易,他们的心在滴血,只有在他们逐渐走过开业初期的困难,才有了起色。
  
  父亲是一个老实人,苦于没有上过多少年学,识字不多。也是这个原因,他做起买卖来,倍感吃力。顾客拿货单来,列出需要的物品,他有些字不认识,常常皱眉头。不过,还有母亲呢。顾客要什么,父亲头脑一时转不过来,母亲都能很好的应付。母亲,初中毕业,文化程度自然比父亲高出了一大截。对商品的熟悉程度,母亲确实比父亲高。但由于一些货品种类太多,也不可能一一到位,有时也要翻翻价格目录。
  
  没有一辆货运车,甚至一辆三轮摩托车也没有。由于经常需要送货给厂家,父亲才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40多岁的父亲,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没有开过摩托车,也不知道他怎么在短时间内学会了。常年累月的外出送货,面容比以前苍老了许多。如果顾客需要太多的货,才会请三轮摩托车或者货车运送。
  
  父亲外出送货的时候,母亲看店,到钟点了就开始做饭。饭菜简单,一般两三个菜,以青菜为主,肉较少。因为他们省吃俭用下来,是为了尽可能给他们的远在异地的子女吃好,身体养好,才有健康的体魄学习。这是他们对我们的期望,也是要求。
  
  店铺生意不是很好,也不会太差,能正常经营,扣除水电费、税收等各种支出,剩下的收入刚好可以够一家人的日常开支。顾客每天都有,是多是少的问题。因为零售,没有屯货,没货的时候,父亲就是去进货,重的,大的,量多,让批发店送来。没有赚到什么钱,也没有欠人家周身债。对此,父母是满足的。
  
  自从开店以来,父亲就在店里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十一年的时间。现在看来,似乎是一眨眼间之间的事,可事实又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不容易。近几年过年的时候,父亲才在家住几天。一个店面的货,以当时的价值有十几万。可那是钱,也是维持一家人平稳生活的根本。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
  
  我们在外地求学的五六年时间里,只有长假期才回家。所谓的家,是一个无人的空房子。父母两人在店里过着一日三餐的生活。偶而回来看看,打扫一下清洁卫生。也只有当我们放假回来的时候,他们才会高兴,也是最幸福的时候。
  
  父亲早睡早起,在同一条路上的店铺,父亲是最早打开门做生意的。父亲洗漱完,淘米煲粥。煲粥的时光里,就摆放货物,直到粥熟了,便就着榨菜等简单的拌菜吃早餐了,简单快捷不饿肚。不久,母亲买菜回来了。
  
  快到过年的一段时间,父母是愁着的脸。常常因为卖给厂家的货品,没有及时拿回货款,这笔钱数目不少,就是靠这笔钱过年的。每到这个时候,父亲的愁容显而易见,母亲表面平静,内心也是焦急。催货款不容易,厂家也是推三阻四,另一边,批发商也向父亲催货,因为父亲不喜欢欠人家钱,所以,当批发商要钱的时候,父亲就将钱给了。而那些欠父亲钱的厂家,总是厚着脸的谈吐苦水,拖延交款。每年的卖出去的货品,总有不能百分百收回,能收回七八成就错了。也正因为这种情况持续几年,加上是小本生意,父亲不想每年年底承受这种煎熬,就不再与厂家做生意,专做零售了。
  
  随着父母的年纪大了,身体方面已大不如从前。特别是父亲,都五十岁了,还要像年轻人一样送货,仍然要奔波劳碌。有时候正在吃饭,一个电话,就要立即备货。在炎热的夏日,外出送货,对父亲的身体是一个考验。这几年,父亲的身子确实比以前弱了许多,母亲也为家里劳累了大半生,有各种小病痛。他们打算今年就不做了。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出来工作了,他们不用再那么辛苦,疲惫的他们,真的需要好发好休息。辛苦了大半辈子,无非是想整个家有个安乐的日子。
  
  十一年了,父母经营五金零售这么长一段时间,由四十岁到五十岁,熬出了白发,也养大了子女们。没有赚到什么大钱,也没有什么负债,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现在,他们可以放松了。
  
  但是,看着他们在收拾离开时的不舍,个中滋味只有他们才能体会到。如果不是租期要结束,房东不再续约另有打算的话,他们还将一如既往的忙碌。
  
  现在他们不用再为子女放假的时候还在忙忙碌碌,可以安心的看电视,散散心,做点其他事情。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他们惦记的,是我们什么时候早日成家,让他们抱孙子孙女。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8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