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的力量

2021-09-24 02:59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的妈妈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女人,却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妈妈的伟大,体现在她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上。她教育孩子,不像别的父母那样动则怒喝加棍棒,而是用一句平平常常的话,就把我们几兄弟及姐姐治理得服服帖帖的。

     妈妈生了九个孩子,八男一女,我排行第八,被冠以“小八”的外号——幸亏我不姓王!否则,岂不成了“王八”?我六岁的时候,爸爸就因为事故逝世了,把九个孩子一股脑儿全丢给妈妈一个人。所以,我的童年以及少年的艰苦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我很幸运,因为我是我妈妈的儿子,自从爸爸故去后,我再也没有受到过来自家长的打骂了。虽然妈妈没有打骂我们,但是她的九个孩子却是村子里有口皆碑的孝子。因为我那没有文化的妈妈,是用一句朴实无华的话,或者一个简单的亲昵的动作,就把她的九个孩子都收服了。      我深深体会到了一句话的力量。     爸爸走后,家里的里里外外,全靠妈妈一个人支撑着。一天到晚,妈妈总是忙着田地里的农活,家里的那些哥哥们和弟弟是小“大男子汉”,家里的众多柴火几乎是靠姐姐的那双小手。所以,从读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跟着村子里的那些姐姐妹妹们到处抓柴。每到星期六下午(那时候,每个星期要上五天半课)和星期天,我就跟在村子里的那些姐妹们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步行到离村子三公里多近四公里的牛六架山上抓柴。由于我抓柴的技术差,因此每次抓的柴火总是很少。挑回家时,虽然路途遥远,也不显得怎么吃力。但是,来回走这么远的路程,在山岭上又要爬来爬去的抓柴,总是很累。所以,在回家的半路上,我总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抓柴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回到家里,把抓来的柴火放下,跑到厨房里喝了一大碗米汤,喘了几口气,瞥了一眼抓来的一点点柴火,心想:抓这么一点点东西,要费那么大的劲头儿,真不划算!      傍晚,妈妈回来煮饭时,一看到我抓回来的柴火,就由衷地大声赞叹:“啊!这是我小八儿抓的柴火吗?这么多,真了不起!”      听了妈妈这么一赞叹,我也顾不上和伙伴们玩“跳田”游戏了,就连忙跑到自己抓的柴火旁边,围着那一点点柴火转起圈圈来。说来也真是奇怪!本来就是少得可怜的那么一点点儿柴火,当得到妈妈的赞叹后,我再去审视时,看起来却是像小山那么高大一堆!我小小的心里就感到很自豪!      吃晚饭的时候,妈妈总要往我的饭碗里挟一筷子菜,说:“这是奖励我们小八儿的,今天抓了这么多柴火!”      听了妈妈的称赞,再看看哥哥姐姐和弟弟他们有点酸溜溜的眼神,我暗暗地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要去抓更多的柴火!”      第二天,在村子里姐妹们去山上抓柴火的队伍的后面,又有一个瘦小的小男孩屁颠屁颠地小跑着,他生怕掉了队。那就是我了。     有一个星期六的上午,学校九点钟就放学了。回到家里,比我大两岁的女邻居徐亚兰过来告诉我,说她们又要上牛六架山抓柴,问我要不要跟着去。我就赶紧喝了两碗米汤,拿了柴抓,挑上一双畚箕,就又屁颠屁颠地跟在一群女孩子的屁股后面,向牛六架山进发了。     在山上,我双手紧握着柴抓的长柄,跑了小半座山头,好不容易抓到了半人高的两畚箕柴。这可是在我的抓柴史上,第一次抓了这么多柴,破了自己的历史纪录。我看着跟前的这么多柴,打心眼里笑出声来。我想,回到家里,妈妈看到我抓了这么多柴,一定很高兴!我的心里甜滋滋的,像灌满了蜜糖。但是,当我把柴担子放到瘦小的肩膀上时,我就开始发愁了:这么重的一担柴火,我能够顺利地挑回到家吗?     在漫长的回家路上,我简直是十步一小停,十五步一大停......我头发抖、颈发颤、肩发痛、腰酸酸、腿痹痹、脚板直发麻;我眼冒金星,口喷火;我口干舌燥,肚子呱呱叫......好不容易回到了半路,其他同伴已经不见了踪影。那时,太阳快要下山了,我的心儿不由自主地紧紧收缩起来——我一向胆子小,怕黑。正当紧张和口渴得要命的时候,突然见到前面有一条小小的水沟,我赶紧挑了柴担子艰难地挪过去。只见那小水沟里的水清溜溜的,令人心旷神怡!那时候的我,顾不了许多,赶紧放下柴担子,五体投地地趴到小水沟旁边,够着头儿伸下去,咕噜咕噜咕噜噜......我灌了满满一肚子水,感觉浑身舒泰。我站起来,看看自己的柴担子,心里霎时间充满了豪气,觉得在天黑之前,自己一定会回到家里的。可是,正当我蹲下身去,准备挑柴的时候,我无意中瞥见了在小水沟的上游,距离我喝水的地方不过三步之遥的水中,有一坨很大坨的牛粪,在水流中慢慢变小。顿时,我的胃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连连作呕,几乎把肠胃都呕出来了!     呕过之后,我更是双腿发软,浑身没了力气。当时,我已经绝望了!我想,我再也没有力气把柴担子挑回到家了。于是,我就仰躺在地上,放声大哭!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一个声音似乎在叫我:“小八!小八!你醒醒!”我睁开双眼一看,原来是姐姐。她放学回到家后(她在县城读初中,乘汽车要近三个小时才能到镇上车站,然后步行近一个小时到家),知道我去山上抓柴火未回家,就沿路找到了我。     见到了蹲在我身旁的姐姐,我翻身起来,趴在她的怀里放声嚎哭!姐姐也跟着我哭。     在回家的路上,我低噎着对姐姐说:“我死也不去抓柴了!”     但是,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却又兴高采烈地跟在一群女孩子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到山上抓柴去了。还是因为妈妈的一句话:“嗬!看看,我们小八!好大的一担柴火!真有本事的伢子哦!”      在学习上,也是因为妈妈的一句几乎一模一样的,毫无创意的的平平常常的话语,一次又一次地把我送进了更高一级的学校,把我送上了讲台当了一名人民教师。     现在,我回过头去思考,妈妈话语中的力量,不是来自她的语言艺术,而是来自她对孩子的发自内心的母爱,以及一位母亲对自己的孩子的最彻底的最真诚的赞美。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8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