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梦柳沟河

2021-09-24 02:55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柳沟河,姥姥家村边的小河。不知怎的,这条小河最近日子里总出现在我的梦乡。
  
  在梦里,我时而在河边捞鱼,眼看着那鱼儿就要游进水盆里了,被我的手一颤动全给惊跑了;时而,我又坐在西行的列车上,那滚滚车轮即使已经很飞快了仍然赶不上我焦急的心——我恨不能飞身曾养育我九年的姥姥身边,她的生命快走到尽头了、、、、、、
  
  人常说:梦是心头想。也许是最后一次看望姥姥留有一点遗憾吧,不然柳沟河为何总在不经意的夜流进我的梦乡?
  
  那是去年中秋夜,长途电话里传来了姥姥已经几天水米未进的消息,我一下子就懵了。虽说年届九旬的姥姥只是在追循着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可在我心里那是一种极不情愿面对的现实!我的希望里,姥姥应该像柳沟河一样绿水长流,像柳沟山一样葱茏苍翠!
  
  姥姥老了,姥姥当真老了,年幼时曾许过姥姥:“等您老了,我养活您,您走不动了,我就背着您。”几十年过去了,我忽略了姥姥“老了”,我只知道我的孩子们没有长大,我没有时间去看姥姥更没有时间去侍奉她老人家几天。而如今,她将要启程另一个世界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去看望她?
  
  拨通电话,迫不及待只想多听听姥姥的声音:“姥姥,身体好吧?过几天我就回去看您,准备给我做好吃的哟!”我尽量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话,惟恐触及姥姥的激动情绪,她经不起激动了。“谁来?你是谁来?"电话里传来姥姥微弱的声音,“你是、、、小胖胖啊?不用来看我、、、我好好的,看好你的孩子们、、、等放了假、、、再回来住些天吧、、、、、、”“小胖胖”是我的乳名,幼小时瘦弱多病,姥姥盼我能像表姐胖胖那样长得胖胖的,于是表姐叫“大胖胖”,我就成了“小胖胖”,这一叫就是几十年。电话里我能清楚的听到姥姥是用着全力说出这些话的,她一连几天水米未进的九旬老人,是以一种怎样惊人的毅力在挑战生命的极限呀!不管我怎样极力掩饰,泪水还是模糊了我的双眼,“姥姥,等我,再等我四天,一定等我回去看您!”挂断话机,我已经是泣不成声,我哪敢消停而推迟看望姥姥的时日啊!此刻,我只有祈求菩萨:请保佑我的姥姥吧,请等我回去看她!
  
  通话后第三天,我带着五岁的小女儿登上了北京到长治北的列车,登上了看望姥姥的征途。
  
  我是重度晕车患者,坐火车还没事儿,坐汽车又晕又吐是我最发愁的事情。可惜火车没有直接通到姥姥家门口,下午五点多在晋城下了火车,剩下的300来里路我必须坐汽车回姥姥家。家住晋城的外甥早早就为我安排好了车子,并且司机是一位有着13年驾龄的“老手”,就为路上开车稳当些我少受点晕车罪。行驶在晋阳高速上,虽然没有太多急刹和急转弯,我还是避不开晕车症的骚扰,只好双手提着食品袋围着下巴随时接受呕吐。女儿很懂事,一个人静静趴在车窗上浏览车外的风景,我跟她说过,仔细看你就能看到晋城的皇城相府了。其实,别说她不晓得“皇城相府”是咋回事儿,就算晓得,窗外渐渐黄昏她哪里还能看到啊?我只是担心她闹起来我会乱了手脚的,晕车症已经让我头疼的受不了了。
  
  早我一天回到姥姥家的侄女,每隔几十分钟就会打来手机问我走到哪里了,告诉她走到哪里时我还会附上一句:“别告诉你老姥姥我马上就能回到家,记住!”我不是想给姥姥惊喜,我担心她生命的意志一旦松懈,我就没机会看到她最后一眼了。
  
  晚上八点,我和小女儿到达了我的姥姥家,我终于站在了姥姥的土炕前!姥姥躺在土炕上昏昏欲睡,我近前握住了姥姥那只干瘪的右手,想说话喉咙却堵堵的。是我妈妈和小姨帮我呼唤了姥姥:“妈!快醒醒!小胖胖回来了!小胖胖带女儿回来看你了!快睁开眼看看吧!”姥姥没睁眼,她没有气力挑起眼皮子了,但是她神智很清,她使劲的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表示她知道了。我握着姥姥干瘪的右手,这是一只怎样的手呀?岁月榨干了手掌的膏脂,凸显的指关节上裹了一层薄薄的松皮,用手指轻轻捻起松皮完全可以折上几折。姥姥呀,这是您当年抱过我抚摸过我喂养过我的那只手吗?在我记忆中,它应该是丰腴的柔韧的,而此刻,它只能靠外力伸展和蜷缩!
  
  每次回来姥姥家,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把随身所带抖露个遍让姥姥过目。而此刻,姥姥挑不动眼皮子看我带什么了,我能做到的就是赶紧取出奶制品倒在羹匙上喂姥姥,并且不忘说上一句:“姥姥,这奶隔了千乡百里带来的,您喝了就会好起来哟!”小时候姥姥跟我说过吃了隔山隔水的东西就不会生病了,多希望此话当真呀,那么我愿让姥姥多吃点我带来的食品类,吃完更好!
  
  这一夜,我承受着坐车的劳顿没有离开姥姥一会儿,我要尽一点孝心陪护她。也怪,几天都水米未进的姥姥喝下我喂的奶制品居然没有呕吐!我悄悄问小姨:“姥姥是不是回光返照了?据说人到了最后时刻就完全像个没病的人。”小姨打了个问号。
  
  熬夜劳顿让我的头剧痛不止。第二天早饭后,本来想小躺一会儿的,我的小女儿眼生哭闹不止,非缠着我上山去玩,她在家时没见过山,用尽办法也没哄住她。记得小时候老想上山了,每次跟着别人刚走到山脚下,就被姥姥发现给制止住了,因为山上草丛间毒蛇太多太危险。而现在,一点上山的心思都没有,不光担心体力受不了更担心遇到毒蛇等等。不管有多少不情愿,拗不过女儿最后还是气喘吁吁爬上了小河对面的山坡,然后坐在一块巨石上捡起身边的圆卵石教孩子往山坡下的小河里扔,这样哄她玩就不用继续往山上爬了。
  
  呆了不大一会儿,小女儿终于在我的连哄带骗下答应下山回家。快走到大门口时,我听见妈妈在喊我名字,那会儿我根本没想到姥姥会怎样,我故意不回答妈妈,反而和小女儿藏起来和妈妈开玩笑。妈妈听不到我答声赶紧返回去了,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丝不祥,如果不是姥姥怎样了,妈妈不会出来喊我的!我拉起女儿拔腿就往家里跑。
  
  屋里,亲人们正在给姥姥换寿衣,她,也许已经魂飞魄散了!我没有哭,我哭不出来,我不相信会这么巧合刚出去一会儿姥姥就不等我说最后一句话!妈妈喊我的时候她还有气息的,仅隔几分钟姥姥怎可能不等我回来?
  
  姥姥睡着了!她睡觉的样子很安详,就像熟睡的孩子,我轻轻拍着她,像哼催眠曲一样自言自语:“姥姥,您睡吧!记得做个好梦哦!不管之前您对我有过多少错怪,我从来都没有记在心上,因为,在我心中您的养育恩超越了一切!”我不哭的,我宁愿相信姥姥只是睡着了,她还会醒来!
  
  直到吊唁仪式开始,我才如梦方醒,我才相信姥姥她真的走了,她舍下这个世界当真的走了!我的眼泪决堤了柳沟河——
  
  姥姥呀,几十年来我瞒过您很多故事,没来得及讲呢您干嘛走这么急呀?您记得吗,有一天邻居王林土找到您,他说有人在大门口搞了个小土堆,上边插着三根草棒子不说,正前还写着“王林土”三个字,会是谁在给他做坟啊?您说,我家小胖胖没上学呢不会写你名字,你还是问问别的小孩谁在玩坏吧!姥姥呀,那小土坟就是我搞的!生产队的黑板上写满了每个户主的名字,那时的我虽然没上过学但是只要听大人们念一遍黑板上的名字,我就能牢牢记住。王林土的儿子说我住姥姥家是因为我爸妈都死了,我不准他瞎说就给他爸搞了小土坟,您现在知道谁在玩坏了吗?
  
  那次,看见您去上茅厕,我快速取下挂在墙上的汽油瓶,学着姥爷的样子将汽油往打火机里倒,可能是太惊慌了,汽油撒了一地您一进门就闻到了,上前抓住我就是一顿打,您问我:“倒汽油干嘛?想出去点火吗?要是让火种飞进山里那是要烧山的,你怎么这么害呀!”姥姥啊,当时我就不明白,烧山很严重吗?一个打火机跟烧山有联系吗?如果是现在,我绝不会玩汽油的,因为我闻到汽油就头晕恶心呢!
  
  还有那次,您做的老陈醋快要成功了,有一天趁您不在家,我偷偷舀了一杯,放嘴边一尝,天哪咋那么酸?喉咙几乎被酸涩掉,我只好把杯子里剩下的醋又倒回坛子里,结果没过几天,眼看成功的老陈醋全部坏了,您却找不出坏掉的原因!好多年后想起此事,我才想到是我倒回去的沾了我唾液的半杯剩醋搞坏了您的老陈醋,您现在知道醋坏掉的原因了吗?
  
  小时候瞒着您的故事太多了太多了,当年怕挨打没说出来,现在我说出来了,姥姥啊您可听到了我讲的故事?当年的我是那么不省心,您抬手打我呀!打我呀!您教育孩子的方式除了打骂还是打骂,这种方式有时候是卓有成效的,有时候更是贻害终身的。比如,我教育我的孩子就沿用了您打骂的办法,打了孩子我几天都原谅不了自己,但是我改不了这打骂毛病了!
  
  姥姥养育我九年,我从您身上学会了打骂孩子更学会了善良做人!我过的并不富裕,但是我喜欢竭力济贫;我并不阔绰,但是面对乞讨者我从不吝啬!姥姥啊,请您告诉我,我发过那么多善心做过那么多善事,为什么换不来您在世间多停留片刻?
  
  人海茫茫,再也找不到姥姥的身影;天地悠悠,再也听不到姥姥呼我乳名!
  
  柳沟河在淌泪,柳沟河在呜咽!
  
  我深深掉进了“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悲痛中,多少年来,我早已把姥姥当做妈妈来依赖来思念了!我嚎啕着,眼泪伴随着清涕跨过嘴巴流成一条连绵不断的长线,我没有擦拭,我没有难为情,我也不担心会被谁看到这窘态,我要把心中想说的话向姥姥一一诉说!
  
  出殡了姥姥,亲戚们都要走了,我也要离开柳沟河走了。和往常走的时候一样我到河边跟柳沟河告别,小女儿跟在我身后。俯身鞠起一捧水捂在脸上的那一刻,我哭了,我不知道这一走还有多少机会回来柳沟河?没有了姥姥,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借口重踏柳沟河?没有了姥姥,柳沟河就再也找不到我的娘家了!女儿问我:“妈妈,你咋哭了?"我强辩:”没有啊,你看,脸上都是河水呀!”女儿疑惑的看着我,她不会懂得我的心情,她不知道我没看到姥姥最后一眼心中的遗憾,她不晓得我对柳沟河的情感!只有我深深知道:柳沟河承载着我一去不复返的童年往事,柳沟河是我思乡泪的合集!
  
  ......
  
  又梦柳沟河,撒汤圈冥币,谨为姥姥千里祭清明——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80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