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情

2021-09-24 02:51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亲东跑西颠不知忙啥,他三天两头搬动家的那把快要老掉牙的沙发,今天这么摆,明天那么放,不知为了什么。每天他把屋子收拾得四壁无尘,整洁明亮。茶水总是满满得备着。
  
  女儿给他的柜子和床,他还看不中,不愿意接受,但想到不伤女儿的心,还是免强接纳了,他想,还是女儿的一个颗孝心吧。女儿每年过年过节都是带着满满的大提小包鼓鼓囊足的来家看他,陪他。
  
  可他还是不高兴,说;你买这些东西干啥,不如给我俩钱儿。女儿当时很委屈,也不理解。母亲在一旁心疼女儿,眼泪在眼边一滴接着一滴。不知事过多久女儿才明白父亲的意愿。
  
  原来,父亲就是怕女儿太累了还要东跑西颠的出去买那些吃的啊。喝的啊。太烦了,不如直接给他钱,就自己买了。这正是“父母的心有谁能理解”。谁又知道父亲原来的本意究竟在思考着什么呢?
  
  一晃,十年,二十年,父亲老了,走了。父亲留下的许多话还是捉摸不透,父亲那瘦小的身姿,让女儿忽然想到父亲死去的时候的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女儿都是在屋内不停的跳着,跳着。压抑的泪水如泉涌。如果不那样跳着。她的右部不知是肺,还是胃里的灼热感就会不断的升发然烧。但父亲终归是走了。
  
  父亲十六岁来沈阳的,直到死,他也没离开那座城市。回想父亲退休后,老年宫和图书馆便成了他的第二个家。想到此时,女儿很欣慰,如今她退休之后也经常到图书馆阅览室来。她像父亲一样,喜欢那里的静和书香。喜欢那里的人和可爱的管理员的温暖的笑意。热情的不用语言表达的示意。
  
  她真的不想淡起父亲,她真的怕引发怀念的纠心。世道的冷若冰霜也好,大发雷霆也罢,好像在他父亲的脸上只有宁静夹杂着女儿的安慰是最为不过的。
  
  我只说;父爱如山。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7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