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味道

2021-09-24 02:50  作者:夕枫香 1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记忆中妈妈是个虔诚的信徒,一日三餐净手膜拜她无限忠诚的灶火。后来似乎她太累了,终抛下她眷恋的一切去了遥远的天国。今天,我嗅着康乃馨的清香,喉管中竟萦绕着妈妈那熟悉的味道。

  记忆中妈妈的形象日渐模糊,对于这种模糊我时常不安,一度几近抑郁。但感官中嗅觉和味觉的记忆却异常清晰。我总是任性地以为思念是有味道的,那味道就是某人最明显的标签,这味道就是妈妈那柴草的香味。

  从小妈妈的食物培养了我敏锐的嗅觉和挑剔的舌尖。婚后每每回家,妈妈总会放弃一切简单方便的炊具而改用柴草给我们准备米饭,再用尾火�捉挂还�锅巴,再撒几粒红糖,甜脆之中透着柴草的香味。她深知那是我们最爱的味道。

  这种混合着柴草香味的饭菜一度牵引着我的感官而思念成疾。因此我频繁地去乡下姨婆家,她们家离集市很远,不方便带我们去饭店,她饭菜的味道与妈妈的有几分相似。我迷恋她们家的灶台,迷恋那灶膛里的火,迷恋那她自己机房打的米,迷恋她园中我自己拔的菜。姨婆总说我孝顺,这么远去看她,只有我的私心明白,我只是把她作为我思念的渡口,来摆掉些对妈妈近乎疼痛的思念。

  总是任性地以为思念是有味道的,妈妈的味道在这个季节里就是浓浓的野菜的清香。记忆中这个季节也是母亲最忙碌的时候,她忙碌于去采田野中各种各样的野菜。她总是一边叫着我“老疙瘩”,一边端上喷香的荠菜饺子,猪肉地豆馅包子,腊肉芦芽莴苣汤,清脆的腌野蒜。母亲也随着大家管野蒜叫“狗尿苔”,我总责怪她对于饮食这么叫太不雅,但野蒜那细弱的样子倒也形像。很小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神奇,田野中竟有这么多的美味被我们踩在脚下,妈妈细心地捡拾这田野上春天的馈赠,揉进爱的调料智慧地搬上餐桌。今天在墓地边的草地上,我还真看到有许多地豆和野蒜,我采了许多,我想今天的晚餐肯定能吃出几分妈妈的味道。

  妈妈的味道,也是喉管中回味的那浓郁的盛夏阳光的味道。大酱永远是妈妈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经典,几许肉末配上水煮花生炒出来的大酱,氤氲的热气蒸腾出盛夏阳光的甜润。为这阳光的味道特为妈妈的大酱写下一首诗:
  是日子的味道太淡
  还是我过于贪婪
  //
  盛夏阳光
  就这样被我小心的封存
  一小罐一小罐
  死死地扎紧
  排得像拍《大长今》
  //
  秋风阳台
  第一罐酱香
  殷红的西瓜汁和红辣椒
  干姜和花椒的味道
  还有淡淡的香椿叶和青蒿
  漆黑的西瓜子在殷红中舞蹈
  //
  我的小心思
  经过浓浓的发酵
  散发着盛夏阳光的味道
  我要满足挑剔的舌尖
  即使在严冬
  开启的也是
  这盛夏的阳光的味道

  也许是思念太浓,浓得我的饮食中也混着这种味道。我醉心于做各种时令小菜。女儿常调侃我,说我的前身应该是个韩国女子,也许是吧,也许不经意间已被妈妈感染,也许我骨子里就是个吃货。也许在孩子的感官中,也早已给我贴上了标签,也是他们独有的妈妈的味道,爱和幸福的味道。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7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