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

2021-09-24 02:42  作者:夕枫香 12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写在父亲李万增美术集《伟人名流与黔东南》出版发行之时
  
  李代权
  
  早在2002年,父亲在写作他的自传体散文集《岁月从身边走过》还未脱搞的时候,就萌生了要创作一本书名为《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画册向黔东南建州五十一周年献礼的念头,并开始着手收集画册的资料。之后因编辑出版《李万增国画集》耽搁了一段时间。2005年初,国画集出版工作一结束,父亲就开始全身心投入《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创作。
  
  父亲年近耄耋,又患着严重的眼疾,仍然执着于自己的事业。一些不理解他的人,还认为他是过于追求名利。实际上父亲的执着并非求名。父亲是贵州第一个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的美术家,他有几十幅美术作品被送往十几个国家展出,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和海外机构收藏,他荣获过文化部“群星奖”,是中国美术《民族百花》终生荣誉金奖获得者,除美术的成就之外,他还另有七本文学丛书问世和获奖。早已名声在外的父亲还有必要去拼着老命求名吗?父亲也并非求利。在当今市场经济多元化的时代,他那些充斥故土情怀的并不“时髦”的作品能给他带来多少经济利益呢?真正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执着完全出自于他对艺术事业的热爱,对家乡的热爱,对民族的热爱。
  
  不幸的是,为了这份热爱,父亲差点献出了自己的生命。2005年6月21日,父亲从剑河上凯里查找《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文字资料,在回剑河的路上他所乘坐的公共汽车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当我闻恶讯从广东清远赶到凯里418医院父亲所住病房的时候,已昏迷49个小时的父亲仍未完全苏醒过来。看着父亲遍体鳞伤、伤口血迹斑斑的样子和神志不清的状态,我忍不住流下了伤痛的泪水。作为一直坚定地支持父亲退休后继续追求艺术事业的儿子,我此时有些后悔了。如果不专注于《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创作,虽年迈有眼病但体质健康的父亲会遭如此厄运吗?近些年来,我妻儿多次力劝父亲到广东小住——老人秋冬在广东小住,春夏回贵州休闲的候鸟生活是非常惬意的——但父亲丢不下自己的事业,一直没有动身;他的许多朋友拉他去打打麻将钓钓鱼享受退休的闲情,他不愿影响自己的创作,总是婉言谢绝。父亲凡事愿意与我商量,我之前为什么不尽力劝劝他呢!
  
  父亲的一生历经坎坷,文革时期他所经受的精神折磨曾让他痛不欲生,此次交通事故对他肉体的折磨似乎没有在他的精神上造成太大的打击。没过几天,父亲的神情早于他的肉体慢慢恢复过来,虽然病危通知没有拆除,但父亲已经能够与前来看望他的朋友、与守候在他身旁的亲人对话交流了。
  
  我守候在父亲的身边。父亲睡着的时候,我认真审视父亲的脸。父亲脸型偏长,深陷的眼眶和紧绷的嘴唇展现出性格的倔强,但如网的皱纹和花白的乱发在他脸上写尽岁月的沧桑,毕竟年岁不饶人啊!我心目中父亲那颇具艺术家的风姿一下子变得苍老了。父亲的发际缝了五针,好几条已经结痂的伤痕打破着父亲脸颊上那规则的皱纹。我忽然觉得父亲很像是刚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老将军。父亲是版画家,他一辈子用刻刀在木板上刻绘思想的画卷,岁月也在他的脸上用深深的皱纹描绘夕阳的风采。父亲脸部负伤的血痕是一位文艺老将叱咤沙场的标志。
  
  父亲从昏迷中初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死?还活着就好。”也许旁人只能听出父亲对生命的热爱,而我却听出了其中的另一层含义:他还活着,《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问世就有希望。我在短暂看护父亲的十天时间里,父亲与我谈得最多的是他刚提笔不久的《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父亲有个特点,他不大喜欢谈论已经完成的工作,但是很愿意与人交流近期的创作计划。他把与人交流的过程当作他的作品构思完善、内容充实的过程。他向我阐述创作《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的意义,列举将绘的内容,分析部分画面的构思。他虽体虚语缓,但他的表情和语气分明在向我表明,他在做一件大事。实际上父亲从来都是把自己的每一部作品当作大事来完成的,不同的是《名人伟人与黔东南》有着更加特别的意义。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当地文化底蕴的挖掘,黔东南的文化仅仅靠打造民族风情是远远不够的。那还可以打造什么呢?父亲在思索。几百年来许多名人伟人或者在黔东南留下足迹,或者与黔东南这块神秘的土地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这些零碎的历史如同深藏地下的矿石,挖出来就是宝贝啊!而今西部开发的东风已吹动了黔东南经济腾飞的羽翼,父亲决心创作《伟人名流与黔东南》画册,打算用一幅幅直观的画面挖掘和展示黔东南的历史文化底蕴。父亲的作品与时代是同步的,父亲的工作无疑是在为黔东南的经济开发做文化奠基。
  
  这场可恶的交通事故没有夺走父亲的生命,但是给父亲埋下了多重影响健康甚至威胁生命的隐患——轻微脑震荡(没多久诱发出严重的脑萎缩、脑梗塞)、胸积血、胸部骨折、右腿韧带极度拉伤。父亲满怀遗憾,在医院一住就是一年。再没有比不能工作更让父亲难受的事情了。父亲在身体状况稍有好转的情况下急着要出院,肇事单位也借机诱导父亲出院。于是父亲在肇事单位的甜言蜜语中签了严重损害自己公民权利的协议,以致给父亲带来多次伤情复发而肇事单位拒不负责的严重后果。许多亲人朋友都劝父亲用法律去讨回公道,但急于工作的父亲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打官司呢?
  
  今年春天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伟人名流与黔东南》已绘制完成,即将分两个版本由中国文学艺术出版社负责出版,一本作为黔东南建州五十一周年的献礼,一本作为剑河新县城落成典礼的贺喜。
  
  父亲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伟人名流与黔东南》六十五幅作品的创作,这不能不说是奇迹。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要完成这样大的工程,即使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青年画家也会望而生畏,而父亲是一个年近八十且身体因交通事故残留着严重问题的老人,他的工作效率、他的智慧、他的追求精神不能不让人敬畏。父亲对我说过:“我这人有个特点,处境越困难就越执着,越顽固。”用“顽固”这个词可以准确概括父亲这一年的工作。父亲这一年有好几次因脑梗塞发作住进医院,有一次还下了病危通知,但他每次没休息多久就走进了画室。父亲的“顽固”打破了一个老艺术家为艺术付出心血的顶线。
  
  《伟人名流与黔东南》内容丰富,父亲把古今中外黔东南土生土长的,或者涉足过黔东南,或者直接影响过黔东南,或者与黔东南密切相关的名人伟人全部绘进了画册。画册充分发挥美术的直观能动性,将人物放进饱含着浓厚主观色彩的历史场面,展现画中人物的风貌,挖掘和褒扬这些人物对黔东南的历史贡献。《送寒衣——毛泽东长征过剑河》,《江泽民考察四一八医院》,《胡锦涛心系黔东南》,《刘文西情醉侗乡》,《杨念一与霍英东先生在一起》,《林则徐荡舟舞阳河》……一幅幅生动直观的艺术画面在送给观赏者艺术享受的同时,更让观赏者深深感受到黔东南历史文化积淀的厚重。
  
  父亲倾注心血、抛撒热血绘就的《伟人名流与黔东南》,不仅是献给黔东南建州51周年、剑河新县城落成的厚礼,更是支撑黔东南经济腾飞的一块文化基石。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枫树——那苗山侗寨旁巍然屹立的风景树。枫树喜凉,奈风霜,润红吉祥。我观赏过父亲描绘枫叶经秋的国画作品,其精致的叶脉展示出迷人的神采,血色的叶面透视出生命的热烈和风采。父亲不就是那越到深秋越火红的枫叶吗?父亲正用心血和热血描绘出人生晚年的无限风采。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9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