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系母子

2021-09-24 02:39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清明。
  
  村外的一片乱坟滩。遍地的蒲公英正在开着铜钱般的小黄花。
  
  位于这片乱坟滩的西北角有一座坟。坟上长满了蒲公英。坟旁栽着几棵小松树;坟的四周撒满了祭奠用的纸钱。坟前刚刚烧过的纸灰里还袅袅地冒着一缕青烟。和煦的春风把祭奠抛洒的酒香扩撒到空气中。
  
  一个青年肩挎背包,风尘仆仆地向这片墓地走来。
  
  当他来到西北角这座坟前时,突然,双腿一软,跪在坟前。他从肩上取下背包,慢慢的从里面拿出几叠纸钱和一瓶酒。他先对着坟头磕了三个头,完后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嘴里喃喃自语:“老支书,您好。我妈妈让我来看您了,这是你当初最喜欢喝的杜康酒”。随即,他慢慢直起身子,把一瓶酒轻轻地洒在了开满蒲公英的坟上------。
  
  曾经喝渭河水长大的他。十年来,年复一年的往返二百多里路,来给这座坟茔里长眠的老人烧几叠纸钱,添几把土。
  
  十八年了,怎能忘记曾经养育过他的这片土地,又怎能忘记祖祖辈辈都在这片黄土地上辛勤耕种收获的父老乡亲,尤其忘不了老支书。
  
  一九七一年,那时他才三岁,他的母亲领着他和三个弟妹来到了关中平原的一个不穷也不算富裕的村子“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村子原名“双楼”,大概因为“抓革命,促生产”搞的好而被上级改名为“红星村”。
  
  对于一直生长在城市里的这母子六人,到农村后,他们遇到的头一件事情就是首先要分清楚“五谷”和“农具”。
  
  记得有一次,张大伯耕耙完地,让他回生产队上把耱地的工具取来,结果他跑回家拿了几个馒头,气得张大伯哭笑不得。
  
  村民们对来自城里的这母子一家很友好。他们教她们锄草、施肥、种地、打场,还教她们纺线织布。
  
  记工分的年代,家里没有几个劳动力,生活就很难,很难。这母子一家,一年到头起早贪黑挣得的工分,不但连肚子混不饱,还拖欠了生产队一屁股债。
  
  那会儿,多亏了老支书。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他躬驼着背,满脸的皱纹像刀刻似的。就是这样一名普通的村干部,老党员,在她们母子一家艰难的时候为他们一家的温饱奔走求情。
  
  在农村的那段艰苦岁月里,她们母子一家住在生产队一间旧房子里。冬天冷风直往进灌,雨天满屋漏水。要是遇到连阴雨天房子里连立足之地也没有。一九七二年秋季,一连下了几十天的雨,老支书带人冒雨爬到房顶上,帮助她们修缮漏雨的房子,使她们母子一家度过了那难熬的雨季。
  
  分粮,磨面,孩子上学的学费,老支书都替她们想到了。
  
  十八年过去了,老支书离开人世已经十年了。
  
  当时,她们母子一家真不愿意离开自己生活了八年的乡村,不愿意离开那些曾经给她们以无私援助,和真诚帮助过的乡亲父老,可她们母子一家生活太难了,不得不投亲靠友,远走他乡。
  
  送别她们母子一家时,老支书这位从不轻易流泪的老人也哭了,他望着这母子一家,难过的说:“我这个村支部书记没有当好,连顿饱饭都不能让你们吃上,实在对不住你们母子一家啊”。
  
  母子一家望着老支书,也只是掉泪。
  
  想不到离开红星村不到十年,老支书就因积劳成疾,过早的病逝了。
  
  前年清明节,他来祭奠老支书,在坟上,碰见队上的张大婶。大婶告诉他:“老支书在去世前还对村干部说,不知道她们母子一家现在生活好些没有。有机会给她们母子一家捎个信,就说咱们村现在好了,希望她们一家还回来。”
  
  他默默地伫立在老支书的坟前,泪水慢慢地模糊了双眼,朦胧中他仿佛看见一位驼背老人,步履艰难地拉着车子,在泥泞的田野里向前吃力地走着,走着。在风雨笼罩的夜幕里,他那驼背的身躯渐渐地变得挺直起来,而且愈来愈高大挺直,一直融入了漆黑的雨幕中------。
  
  而老支书坟上的蒲公英花也仿佛都变成了一个个金黄色的花篮,簇拥着,堆积成一个巨大的花山。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7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