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2021-09-24 02:38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小时候,父爱是一个个温暖的怀抱;少年时,父爱是一句句鼓励与赞许的话语;结婚后,父爱是一种永无止境的牵挂与思念。
  
  爸爸是一个忠厚老实、不善言词的人。没事时,他总喜欢哼着那跑调了的经典老歌。读书时,爸爸成绩在班上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但那时还没恢复高考,高中毕业后爸爸就回家了,后来在我们村当小学老师。一年后,村干部见他有文化,有能力,人老实,又肯埋头苦干,就推荐他到一个金属矿当工人。爸爸工作努力,很快就提升为队长。由于工作原因,爸爸很少回家。不言而喻,“代沟“,”“空间距离”,”爸爸重男轻女“等等诸如此类的貌似真理变使我和他之间显得有点隔阂,有点生疏。
  
  我5岁那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听到妈妈和姨妈在聊天,妈妈说:她当时生下我,爸爸一点也不高兴(爸爸是家里的唯一的儿子)。我刚生下来那会特别喜欢哭,爸爸不耐烦地说:“怎么女孩还这么爱哭呀?”妈妈生气了:“女孩就不能哭了吗?”。那时爸爸很少抱我,每次都是妈妈强行要他抱,他才不情愿地抱几分钟。后来妈妈又怀孕了,爸爸总是指着妈妈的肚子要我叫弟弟。不久,妈妈真的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弟弟。爸爸终于如愿以偿了,他脸上总露出掩饰不住的笑容,嘴里的歌儿唱得更欢了,人也变得精神了,变得勤快了。弟弟所有的尿布全由他洗,他只要一有空就抱着弟弟到处转悠,而这些待遇在我那时是不会有的。当我听到妈妈和姨妈的这些谈话时,我那幼小的心灵深深地被刺伤了,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感觉。从那一刻,我知道了爸爸不喜欢我。
  
  按理,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也就够了,一个好字就是由一个“女”和一个“子”组成的,可爸爸是一个很封建的人,那种“多子多福”的思想已经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了,他总是千方百计说服妈妈再生一个儿子。那时,已经在抓计划生育了,凡是生了二个的必须结扎。妈妈执拗不过爸爸,于是悄悄地躲起来又生了我小弟。爸爸单位领导知道了,要开除他。爸爸耸耸肩,无所谓地笑了笑。在他看来一份工作换来一个可爱的传宗接代的小生命似乎非常值得。他抱着小弟,眉开眼笑地说:“宝贝儿子,爸爸唱歌给你听。”然后就开始唱着那调跑得几头牛都拉不回的老歌。他像个没事人似的,仿佛要开除的不是他。妈妈急坏了,这可怎么办呀?为了生个儿子,把铁饭碗都给弄丢了。不行,这样下去,一家老小以后怎么生活呀?妈妈便四下托人找关系,低声下气地求人。好不容易,爸爸的工作是保到了,但工资下降两级,原来队长的职务也被撤销了。爸爸仍然自娱自乐地唱着他的歌,乐滋滋地干着他的活。后来有人问他,你后悔吗?爸爸摇了摇头说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爸爸管大弟叫大宝贝,管小弟叫小宝贝,对我就直呼其名。那时,我总觉得爸爸不爱我,总觉得爸爸偏心,总觉得自己是微乎其微的,甚至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在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来我正在写作业,调皮的小弟把的我语文书撕破了。我气极了,圆睁着一对怒目,发出一声巨大而震怒的吼声:“谁让你动我的书?你赔!你赔!”弟弟被我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哭了。爸爸听到哭声后立马就来了。我以为爸爸会批评弟弟,出乎意料的是,爸爸不但没有批评弟弟,反而指责我说:“你是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凶弟弟?不就是一本书吗?破了还可以粘起来,至于这样大声嚷嚷吗?”我睁大眼睛,愕然地看着爸爸。爸爸这样袒护弟弟,我有些意外,同时也有股委屈与愤怒,不平与伤心在胸中升起。那时,我觉得爸爸对于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爸爸在我心中充其量就是一个名词,一个称呼而已。直到8岁那年,爸爸带我们姐弟三个去河里去游泳。两个弟弟胆子大,一下子就游到河中央去了。看着他们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样子,我羡慕极了。不太会游泳的我也不甘示弱地朝他们的方向游去,可不知怎地,我的手脚不听使唤,我很快就沉到了水底,双脚被陷在河里的淤泥里,我怎么使劲都游不上来。我心里好害怕,好恐惧。我惊慌失措地叫着“爸、、、爸、、、”可我一张口,水就冲进我的嘴里。好呛啊!好难受啊!我想这下我肯定死定了,但我的求生欲望很强,我一次又一次地叫着“爸爸”。心里面也一直在喊着“爸爸,快来救我!”可爸爸在上面根本就听不见的我声音。
  
  当爸爸发现我不见了时候,急得六神无主,吓得脸色苍白。他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眼睛四处张望。其实我就在爸爸身旁5米左右的水里沉下去的。爸爸心急如焚,这么大的河,到哪去找呀!就在爸爸急得手足无措时,他忽然发现在他身边不远的水里一直在冒着泡泡。爸爸便游到冒泡的地方,潜到水底四处摸索,不一会,他就摸到了我的头,他一把将我从淤泥中拉出来了,我得救了。被救出来时,我已经不醒人事。爸爸以为我已经死了。他浑身颤抖着,嘴巴张得大大的,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那一刻,爸爸被吓得神志不清了,神思恍惚地说:”女儿,你醒醒呀!爸爸不好,不该带你来这该死的地方。“爸爸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挤压我的肚子,水从我的口中直喷出来。这时,村里来了好多人。一个有经验的伯伯用手探了探我的鼻子,惋惜地对爸爸说:”已经没气了。“”不会的,不会的,她一定会醒过来的。“爸爸仍然固执地挤压我的肚子。渐渐地,我肚子里的水都被挤出来了,可我仍然还是晕迷不醒。大家都劝爸爸,人死不能复生。可爸爸就好像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爸爸使劲用手掐我的嘴唇,嘴里不停地说:“快醒来,快点醒来,女儿。”或许是爸爸的行动感动了上帝,我竟然奇迹般地醒来了。(上面所讲的都是我两个弟弟后来告诉我的)爸爸看着我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高兴得热泪盈眶,他语无伦次地说:“我女儿、、、、、、活了、、、、活了。”他抱起我,紧紧地抱着我,生怕他一松手我就会消失似的,嘴里喃喃地说着:”女儿,你吓死爸爸了!”当时,奄奄一息的我觉得爸爸的怀抱好温暖。“那一刻,我才知道爸爸是爱我的。只因为爸爸不善言词,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以至于我以为爸爸不爱我,甚至讨厌我。听妈妈说,从那以后爸爸晚上经常做恶梦,梦里总呼喊我的名字,总喊着:”女儿,你醒醒,你醒醒!”
  
  在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暴雨了,我忘记带伞了。下课铃响了,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我着急万分而又无可奈何地站在教室门口。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景,是爸爸,爸爸来送伞了,我欣喜若狂地向爸爸奔去。我们学校前面有一条小溪,小溪里的水汹涌澎湃。学校通往家里的是一条羊肠小道,路上泥泞不堪。爸爸挽起裤脚,蹲了下来,示意要背我。我有点难为情地说:”还是背大弟吧!他还小。“爸爸说:”他是男孩子,男孩就应该勇敢。快点,别磨蹭了。“爸爸的语气里有命令的意味。于是我就顺从地趴到爸爸的背上。好多同学笑我羞羞脸,这么大了还要背。但我心里却觉得美滋滋、甜蜜蜜的,那种温暖的感觉在我的心底升起,在我的全身蔓延。趴在爸爸背上,发现爸爸被雨水浸透了衣服还在冒着热气,发现爸爸的头上竟然有几根白发了。或许是这白发触动了我心底那根最敏感的弦,这就是我爸爸,一个任劳任怨、默默无闻、无声无息爱我们的爸爸!而我却这样错怪他,这样误解他,我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
  
  在我十岁那年,爸爸给我们三小孩每人5元钱,大弟买了一本书,小弟买了一个玩具车,我给父母每人买了一双袜子。当父母看到我给他们买的袜子时,高兴得无法形容。爸爸笑了:“还是女儿好,知道疼爸妈!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妈妈嗔怪道:”你不是一向喜欢男孩吗?“爸爸不好意思的笑了:”那是原来,现在我觉得女儿好!“
  
  当我体会到了那份深深的父爱后,我觉得天更蓝了,草更绿了,我每天快乐得就像一只轻盈的小燕子穿梭在学校和家里。我脸上总会情不自禁在露出愉快的微笑。于是,我学习更努力了。父爱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它让我有一种被在乎,被重视,被宠的感觉,它让我有一种小公主般的感觉。
  
  就这样,我在父爱与母爱的紧紧包围下渐渐长大了。
  
  毕业后,我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可第一次我没有入围。我有点沮丧,有点气馁。爸爸安慰我,不要灰心,不要丧气,要对自己有信心。于是,我又参加了第二次考试,这次是考警察。成绩出来了,我笔试成绩是第一名。当人事局的打电话来通知我时,是我爸爸接的电话。爸爸笑着问:”是不是我女儿考上了”对方回答:“这只是笔试成绩,接下来还要体检和面试。”体检时,我身高只有1米57,离规定身高还差一厘米,我被无情地筛出来了。我自嘲地说:”真是失之厘米差之千里啊!”当时只觉得世界暗淡无光,心中有一种难言的痛楚和苦涩。爸爸在电话里劝我:“这不怪你,只怪爸妈没有把你生得高点。可事实证明你是有实力的。下次再考,不考这种有身高限制的了。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成功的!“当时已经偃旗息鼓的我在爸爸的鼓励与劝说下,又参加了第三次考试。这次报考的是司法员,只招一个,有五十多个人报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第四名,我又失败了。每次考试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那几年我就一直在复习,一直在考试,然后一直在与公务员“失之交臂”。那些日子,我很消沉,总觉得自己很没用,总觉得前途一片渺茫,总觉得天空暗然失色。爸爸打电话来安慰我:“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要面对这样或那样的挫折,失败了并不可怕,跌倒了再爬起来。千万不要被失败击倒了。就算考不上公务员也没关系,条条道路通罗马,行行出状元。你要有一种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的心态。不管你考不考上,你永远是爸爸心中的好女儿!“爸爸那句句温暖人心的话就像一张张创口贴,我心灵的伤痛一下子就愈合了好多。那时,爸爸买了一本《简爱》送给我。看着书中主人公在经历种种了不幸的遭遇后还仍然那么有信心、有勇气去面对困难,并且战胜困难。我忽然觉得我的这点挫折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于是,我就振作起来了。感谢父亲在我失意和遭受挫折的时候,递过了一支爱的拐杖,让我走过了这段坎坷的旅程。
  
  后来,我就放弃了考公务员,和堂姐一起去广州打工。爸爸送我上火车,因为我第一次出远门,爸爸心中有一千个不放心,有一万个不舍得。他们左嘱咐,右叮咛。我笑着说:“爸,你真唠叨,比我老妈还唠叨。”爸爸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我真不放心你去那么远的地方。’‘从爸爸的唠叨声中我能感到那份深切的关心与不舍,我心中有种欣慰和满足的感觉。火车要开了,爸爸向我挥挥手:”保重,到了给我打个电话。“那种离别的伤感让我久久难以释怀。小站上爸爸那被生活压弯了的背和在秋风中飘动的白发,深深地刺痛了我。一瞬间,我鼻中酸楚而泪眼模糊了。每一次考试,爸爸都对我满怀信心。然而,不争气的我,他有多少回希望我就会另他有多少回失望。20多岁的人了还让爸妈这么操心,这么不放心。我觉得自己很不孝,于是我便深深地陷入了不孝的自责中了。
  
  再后来,我结婚了。爸爸和我老公特别投缘,他们一起下棋,一起打牌,一起散步,一起聊天,他们好像一对好朋友。爸对我老公说:“我们从小就很宝贝她,希望你能好好地疼她。如果她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就跟好好跟她说,她是一个懂事的人,她一定会改的。千万不要吵架!“爸那架势好像是进行一项复杂的交接班工作。我每次回父母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每次离家都是依依不舍的。尽管我已经不再依恋父母了,但我还是迷恋父母那份浓浓的爱,我喜欢沉浸在父母的爱意里,在那无边的爱意里尽情地享受着,以至于我会流连忘返。
  
  其实,爸爸一直都是爱我的,只是我缺少了一双发现爱的眼睛。其实爸爸的爱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爸爸的爱不在言语上,不在外表上,而是在心里。他的爱不会言传,只能意会。他的爱用耳朵和眼睛是很难发现的,只能用心去感受,只能用心去倾听。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