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上的变迁

2021-09-24 02:35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没有见过曾祖父以上的人,但见过包括祖父在内以下的人.对祖上历史的了解,小时候几乎没有听说.长大后,由于事业繁忙,对自己的家世也一直不感兴趣.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到我进入中年后,待我家业又成了,我的休闲时间也逐渐增多,怀旧心理也在一天天增加.到了40岁后我才明白,追忆自己的家世和出身,原来是一种奢侈的行为,就像拿了一块大饼在吃,或者像换了一套新衣裳.
  
  我的祖父曾开新在我有记忆的眼睛里进出,大约只有几年时间.那就是在我7、8岁的时候,常见到祖父在祠堂里进进出出。因他与父母分灶吃饭,所以,我很少有机会跟他谈话。他60多岁,常穿灰布长衫,留着山羊胡子,光着头,4、5尺高,身材不瘦不胖,鼻梁上驾副老花眼镜,像个老学究。我至今才发现他的形象很重要,因他对家世的考古很有贡献,他本人成了见证历史的材料。我的祖上原来有很多读书人,只是到了近代确切说到了民国后,读书人才少了。祖父在大革命到来之后成了作田佬,父亲也跟着成了农民伯伯。正是这两代人把祖上的功德忘得一干二净,才使得我们这些徒孙在成就事业中显得艰难。现在该是到了对这个问题做深刻反省的时候:既然我的祖上是读书人,那我是干什么的?
  
  我有四个祖父(他们是四兄弟),在我的记忆中,他们都是穿长衫、戴礼帽和拄文明棍子有修养的人。这一点和别人不同,虽然在我的家乡,老辈人都有穿长衫的习惯,一到秋季,村里的老头子都穿上旧的或灰或黑的长衫在街上跑来跑去,并且聚在一块闲聊,手里都提着一个用来取暖的石火笼或竹火笼。但我四个祖父的形象气貌却与外人不同。农闲时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呆在家里,手里捏着一杆笔,和别人在桌旁讨论这讨论那。和邻居老少围在一起,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祖父们和别人在一起,很少话能投机,因为生怕得罪人,又怕伤害自己。但更多的是祖父们见识高,一般人很难与他们论高下。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大家才愿意来我家增长见识。
  
  祖父个个慈眉善目,诚实忠厚,并且靠种田为生。可惜的是,其它三个堂祖父均无儿单传,有的只有一个女儿。他们好像是无人理睬的瘦黄瓜,一生只结下一两个焦尾子。老两口孤孑来世,又孤孑去世,一生过得清净自在。在四邻八乡也没有留下什么大名声,也没有为后代留下大财产。
  
  祖父的性情好在村里是人人皆知的。他们老实本分,性格绉强,平日里除了下地干农活和上山打点柴火,其它的时间就在家里休息。他们平日走路慢悠悠,在田间山路上出没,就像乌龟走路,也像田螺觅食。其它作田佬则不同,他们做事往往猛打猛冲。其它邻居过的是“大户”人家的日子,他们过的是“小户”人家的生活。因为每个人的模样大同小异,所以在我的小脑袋里,他们在厢房和厅堂里进出就像一个人一样。他们先后去世的年代是20世纪7、8十年代,年龄大都在7、8十岁。
  
  到了我父亲曾永发这一代,情况就大不同了。我的父亲有两兄弟,他们一年四季都不穿长衫,也不留胡子,倒是留了一头乌黑的头发,鼻梁上也没有戴老花眼镜。父辈们平时作息生活的情形和其它作田佬已经没有两样。两百多斤重的担子挑在肩上,从高山上下来就像走平地一样。父亲在上世纪50年代做了几年的村干部,在70年代后还做过7、8年的大队代销员。一生中走得最红火的时期是刚解放初期,他参加了国家的土改队。在工作队中他总是打前面,钻深山,下地洞捉逃跑的地主和反动分子。斗牛鬼蛇神样样都干。父亲只上过几年小学,斗大的字不认识多少。对于祖上的事情他从不为我们提起,我们也就只知道自己是种田人的后代。因为我们和种田人成了一家人。
  
  到了我这一辈人,我有兄弟姐妹七人,我排行老三,看来这是一个不安分的数字。因为我的大半生都是在贫困中度过的。所以,即使在我上大学期间,在我的脑海里也只有一个念头,苦学成才,做国家的栋梁之材。读书是手段,做大事才是目的。几十年来我都是这样生活工作,忘记了自己是读书人的后代。白天黑夜除了干大事还是干大事。很多时候活得如耕牛如骆驼,累得不知自己是人还是鬼。如今,我人到了中年,一摸脑袋,不但不是光头,还是一个满头乌发的“美男子”。一摸下巴,更没留山羊胡子,而是变成了络腮胡子。既有穿长衫那更是要到猴年马月了。只有一点和祖父们相同,那就是我的鼻梁上也驾着一副近视眼镜。
  
  我的祖孙三代变化如此之大,应作如何解释呢?这是进化还是退化?应当说,这里面既有社会环境的影响,也有文化因素的影响,更有修养在作怪。祖父们大部分时间生活在解放前,一生中受到上辈文化的熏陶,也受到大革命动荡的影响,所以,他们在品行上更接近读书人。我的父亲主要生活在解放后,一生中主要受到解放以来革命思想的洗礼,尤其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所以,我的父辈们一生过的完全是种田人的生活。到了我辈,由于从小生活在艰苦的环境中,但又接受了高等教育,所以,我一生的修养既像读书人,又像种田人。学习做大事成了我一生的规律。既有到了我儿子辈,他由于从小生活在相对富裕的环境中,比如无衣食之过忧,甚至可谓生活在蜜罐里,又受过好的教育。将来他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当然那是可以猜想和以后的事情。
  
   2004.8.19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