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女初长成

2021-09-24 02:35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家有小女初长成
  
  我喜欢在冬日的午后坐在阳台上,阳光照在我身上,将我暖暖的包围。我就这样享受着一种悠闲,一种宁静,一种安逸。一支荡气回肠的梁祝小提琴曲,一杯淡茶,一本喜欢的书,可以打发着一个安静的下午。
  
  记得也是一个冬日的午后,女儿喊妈妈的声音从她屋子里传来,我从小提琴的优雅中醒来,走到她身边,只见女儿在看《庄子》,她问我,妈妈,“鼓盆而歌”是什么意思?庄子为什么妻子死了,还高兴的唱歌呢?”庄子?鼓盆而歌?我脑子飞快运转,飞快地将有关庄子的材料在脑子里聚集。我费力地给她讲着,所谓的击盆而歌,并不是说庄子他妻子死了以后不痛苦,而是说他面对生死的超然态度和对生命的一种理解。看着她依旧的困惑,我一时找不到一种合适的方式给她讲解庄子的人生态度,使她能明白这个道理。“我还是自己再查资料看看吧。”她撅着嘴,一脸的无奈。其实,我已经很惊讶了,昨天还在我怀里撒娇的小丫头,今天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怎么会看庄子的故事?
  
  女儿性格外向,活泼、顽皮、好动,有些男孩子的个性。我喜欢文学,而女儿完全遗传了她父亲的基因,任何课外书都不看,小学时候,作文一塌糊涂,字写得歪歪扭扭。无奈的我,最后采用了中国最传统的教育方式,逼着她看一些书,逼着她背诵一些小学生作文,以图来弥补写作的不足。但是,她依然不会看书,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当看到一些美文的时候,我会读给她听,给她讲一些故事,可女儿的作文依旧是一塌糊涂,名段名篇经常张冠李戴。我很感慨我教育的失败。无奈之下,随她去吧。
  
  有一次冬日的午后,她跟我谈起了苏东坡,她说,对她印象最深的是我给他讲的关于苏东坡和那位和尚对话的故事,她从苏东坡的那首悼念亡妻王弗的词开始谈起,给我说着她多么崇拜苏东坡。我忽然惊讶她的小脑子里,现在装的不再是零食,不再是好玩的玩具,不再是好看的衣服,隐隐觉得,女儿开始学会思考,她开始学会用自己的眼睛和思想来看世界,看人生。此时的我,好像不仅仅是她的母亲,而且是她的朋友,一个可以同她交流问题的朋友。哦,女儿,真得长大了!
  
  在家闲来无事,她就换了我的裙子,穿了我的高跟鞋,踢嗒踢嗒的从—个房间到另—个房间,适时的摆一个模特儿的动作,惹得我和她爸爸捧腹大笑,有时我在想一句话,女儿是老公前世的情人,想想真是这样的。因为前世不能和老公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世投胎作了我的女儿,两个前世情敌,现在相亲相爱了,女儿很幸福,聚了我的爱,她爸的爱,有时看着她和她爸开心的打闹在—起,搭着她爸爸的肩膀跟她爸爸称兄道弟。—家人其乐融融,温馨祥和。家有小女初长成,看着阳光下小树苗似的女儿,作父母的心里一丝丝爱意涌动。
  
  女儿从小身体健康,除了打过一次的预防针外,孩子在9岁以前是没去过医院。感冒了吃点药就能过去,不象别的孩子,不是今天住院就是明天挂吊瓶,在这点上我倒是省了不少心。
  
  可是,谁又能想到,上初二那年她毫无先兆地生病了,孩子左边半身麻木并伴疼痛。先前我没当回事,以为女儿的调皮,也爱运动,以为在学校上体育课跑800米时扭伤了。两、三天后仍不见好并且越来越严重,我领着孩子到县医院看了看医生,医生说就本医院的水平,查不出原因,建议让我去西宁市查一查,说是做CT可能会查出来的,在西宁二医院儿科门诊室坐诊的是一位儿科专家,她认真、仔细地看了孩子的病状,初步诊断为骨髓炎或是心肌炎,必须要住院。我一下子懵了,半天不能回过神来。
  
  交了2000元的押金办理入院手续后,孩子就要做系统的检查。大小便的化验,血液要抽检,肝功能五项检查,心电图要做,CT片要拍,医生给开了等等类类的单子,我带着孩子一项一项地检查。
  
  每天早上有主任医师来查房,加上主治医生和年轻护士们一大堆人围在病床边问孩子很多问题,从吃饭、发生病状到学校学习是否紧张、老师是否批评或表扬、是否有好朋友等等,问得仔细,然后医生们捏着孩子的胳膊和腿,拿着听诊器做着一系列的检查,讨论着孩子的病,但就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跑去问主管医生,医生说还不能确诊,先给孩子做进一步的检查吧!说是做腰椎穿刺手术,看看女儿,再看看一脸真诚的医生,我不得不继续做检查,腰椎穿刺术做了以后并没有查出病情,不得不在医生的建议下做核磁共振,在那些检查一项一项做完后,医生们依然不能告诉我女儿具体得了什么样的病,除了在做的心电图的检查结果中显示孩子“窦性心动过缓”以外,其他一切都是正常。
  
  打了几天的吊瓶后孩子的病情依然如故,只是孩子的状况时好时坏,医院最后的结论是:女儿青春期的综合症!我产生了质疑,因为孩子的活泼好动,在心理上并不足以引起这样的病情,无奈孩子要上学,我和先生暂时带住孩子出院了。
  
  女儿依就很活泼好动,每天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甚至看一眼放学回家后的脸部表情,我就知道孩子的大至状况,无怪乎我一问女儿,女儿就会说:“妈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我笑着说:“那你怎么会叫我妈妈呢?是妈妈就知道啊!”
  
  就这样孩子断断续续的几个月以来,病情时好时坏,但她每天很快乐,可是,我快乐不起来,孩子甚至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于是,继续带着孩子看病,走到哪个医院哪个医院的医生都要说住院检查,我不敢住院,因为此前的所有检查结果显示孩子没病,于是,我又给孩子在藏医的专家那里开了四小袋藏药,早、中、晚、睡前各一种,吃了两个月还是没什么效果,或许是病急乱投医,看着孩子吃药不管用,又到了儿童医院,查了一堆单子,老医生还是无可奈何,那就去省中医院吧,一碗一碗的中药汤让孩子喝得几近呕吐也不见成效,没办法,最后一次又来到二医院在第一次看病坐诊的专家那里复诊,又是一大堆的检查过后还是不能说出孩子的病是什么病。于是,同事中有人建议给孩子找个算卦的神汉看看。在家讲一讲迷信或许会好的。我想,那就找吧,孩子的病实在让我没辙了,先生带着孩子开车去了二十公里以外的一个镇上,从那些巫医神汉那里寻找一线希望。而那神汉也算不是骗钱的,虽然眼屎眼边挂。一番掐掐算算后,说是女儿得了病,一定去大医院检查,说是一种“走风”,还说家中的财神不喜,在家里还要祭财神。几番的折腾后,神汉的话使我感到女儿病情的严重性了,他说,祭财神是小事,孩子的病是大事,如果她的病不及时治疗的话,就会变成疯疯颠颠的人。可是我再怎么看,女儿的病情也不至于发展到那么严重,因为有省内各大医院的检查结果为证明。但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孩子现在是百药不侵、百医束手的人。我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朋友们也一直为我的孩子关心着,我决定要去北京给孩子查个水落石出。怎奈我二哥因病住院,于7月10号不幸去世,办完哥哥的丧事,给女儿办了休学手续后带着她去了北京,在天坛医院给孩子治疗,病情却是意外地被那个神汉言中了,医院的一位留美博士看了女儿的核磁共振片子后,做了确诊,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孩子会引发癫痫病和其他神经方面的病。医生还说,若在一周内吃药不管用的话,你得考虑去日本为你的孩子治疗,医生的这番话把我推向一个深渊,哥哥去世后的打击当中尚未解脱出来,孩子又是这样的病情,我内心的五味瓶被彻底打翻,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令人欣喜的是,女儿在那位吴博士的精心调理下,病情大有好转,在北京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后我带女儿回到了西宁,女儿吃了将近一年的药后,已经恢复的很好了。但是过一段时间她有那么几天很是嗜睡,有时候吃着饭便会在沙发上睡着,作业的时候也睡着,电视也不看,电脑也不玩,也不出门,这让我很是害怕,也很让我绝望。给吴博士打电话说了孩子的症状,吴博士嘱咐我不要怕,给孩子吃的药加量半片。就孩子的病情说,有这些症状也是很合乎常理的。
  
  女儿就这样生病生了四年,有些检查由于西宁没有设备无法做,我带着提前给孩子抽好的血液跑了四年的兰州二医院,而这四年的时间里,自己也因为突发的心脏病差点死去,家里又有很多不幸的事情发生,让我的母亲经历了人生中早年丧父,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三大悲剧。
  
  或许每个人的心里必须要怀着对生活的无限追寻、必须有一份对生命的挚爱。有了这样的爱,人才会感恩磨难给自己的财富,感恩亲人对自己的关怀,感恩朋友对自己的相助,就会不断地战胜生活中的磨难,收获甜蜜的果实,走出一条坚实灿烂的路。
  
  女儿考上大学了,虽说考试成绩并不理想,但是,女儿在和病魔的斗争中经历了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磨难,我一直担心女儿上大学后她的病情会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影响,医生的嘱咐是女儿上大学后该逐渐停药,实际上,我的担心也是多余,女儿的自立能力很强,而她所有的经历也使得她长大成熟了。进入大学的两个月后,女儿写了一首献给我姐姐的诗歌,经过初赛和复赛,在全校的诗歌朗诵会上获得了三等奖,并且参加了全西安市大学生定向越野训练比赛,在那么多的选手中获得了女子组第16名,首次为学校争得这样的荣誉,在2013年夏季第八届校运会上参加400米赛跑获得第二名。经过大学生活两年的历练,女儿懂得了关爱、懂得了感恩,时常告诉我们她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在这篇文章将要截稿时,孩子打电话告诉我她参加了学校里举行的文艺节目比赛,她表演的节目是一个搞笑小品,已经经过了复赛,小品当中她饰演了一位新闻发言人、一位镇长还有一位叫猪大婶的媒婆式的人物共三个角色,分别用普通话、青海方言和陕西方言表演,初赛的时候已经有了很高的评价。我很欣慰的笑了,女儿长大了,长大了的女儿有了自己的生活,这就是生活给我的赐予。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3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