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21-09-24 02:31  作者:夕枫香 11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亲离开我快二十三年了,他走时很年轻,只有三十九岁,属英年早逝.记得父亲去逝的那年,我只有十二岁,弟弟十岁,懵懵间,家中的顶梁柱倒了,最亲的人远去了,那种痛苦、孤独和悲凉的心境,常人难以想像和体会。有首歌唱得好,说父亲是山,父亲是海,父亲是儿时的依靠,当你累的时候,他会用有力的臂膀让你依偎;当你悲伤的时候,他会用低沉而呵护的声音让你雄起.....
  
  是的,父爱是平凡的,同时也是伟大的,当你拥有的时候,也许你没有感觉出什么,但当你失去的时候,你才会深深的体会到父爱的伟大和珍贵。普希金有一句名言:我是站在父亲的肩膀上长大的。他说,父亲对他的影响,让他的每一个文字无不散发出幻想和热情。实事也如此,普希金很多文学著作,其语言风格、文章格调都让人阅后充满希望和力量。
  
  父亲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那时因为弟兄姐妹多,家庭经济困难,也没有念过多少书,好像是高小毕业吧。在他们那一辈中,好像是我大伯念书要相对多一点,读过几天初中,然后就当兵去了。至于其它几个叔叔,也只才把小学读完,如此而也。1962年,国家正在大搞三线建设,在西南五省区很多地方,广修路,深挖洞,大兴土木建企业,很缺人手,于是在农村招工就是很普通的现象了。
  
  曾听父亲说,那时候国家来农村招人还是有条件的,也不是想去就去的这么疲脱,主要看二个条件,一是家庭要有足够的劳力。如果家庭劳力不足,影响人民公社和集体劳动和建设,那是万万不行的;二是要有一定的文化,如果是文盲,对不起,即使有李元霸那身力气,也只有瞪着眼睛吹胡子的份了。在当时,我父亲恰恰符合这两个条件,再加上我父亲有一种敢撞敢干的性格,不顾父母劝阻,就报名进厂了....
  
  后来,听我婆婆说,当时为我父亲进厂一事,她哭了三天,眼泪都流干了,倒是我公公洒脱,无所谓,去就去吧,又不是打仗,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人的。呵呵,现在的年轻人肯定觉得有点奇怪,进厂不是好事么?怎么还会劝阻和哭泣?不知者不怪,要是放在现在这个年头,确实没有什么,但当时那个社会背景与现在简直是两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那时所谓的进厂,其实是就是下苦力,什么挖洞了,放炮了,架桥了,铺铁路了等等,全是不要命的活,加之当时那个技术水平和施工条件,你想,干什么都得得靠肩挑背抬,人又吃不饱,搞不好那是真会死人的。。。呵呵,知道了吧。。。。
  
  1963年,大概10月份吧,父亲如期的去进厂了,第一站是遵义,是挖煤的干活,具体地址好像在今天的鸭溪附近,听父亲后来讲,那个地方,啧啧,真是一个荒山野岭,鬼都打得死人,太偏远了,不过,父亲没有出过门,在初次到达这里后,还是很兴奋的,人也很老实,干活也很勤快,不多久,便被领导提拨为班长。那时的工资很低的,管吃住,另外有7.5元的工资,这在当时也是很高的待遇了,听父亲说,第一次领到工资的时候,他二天没有睡过好觉,可见当时物质生活之艰难。。。。父亲在煤厂好像只干了一年的活,后来便被叫到铁路上去了,又参与修建川黔铁路,,,,约莫三个月之久,老爸就正式加入了中建四局的编制,成了一名正式的工人,主要任务就是专一的打洞架桥修房子了,从此,南下湖南广东,北到河南郑州,行遍千山万水,为祖国的的四化建设贡献了青春和热血。。。因此,我们这一代人一定不要忘记父辈的辛劳和汗水。。。。
  
  1981年,父亲从广东中建四局转业回到地方上了,几经周折,托人找关系,走后门,终被安置到太平工商所,当了一名从事市场管理的工商干部,说是干部,其实也不是,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以工代干,事实上其身份还是工人,只不过享受干部待遇。虽然老爸回到地方工作了,成了一名人人羡慕的公家人了,但是勤劳的基因并没有在他身上消失,工作之余,父亲照样在沙坝的田间地头帮母亲干农活,什么种苞谷了,犁田了,打谷子了等等,也是挺辛苦的。
  
  父亲常对我说,我在外这些年头,家里主要靠你妈磐你们,现在回来,帮忙做点事,应该的,你们也不要偷懒,多帮家里做点事。。。。是的,母亲一个人长年累月在家抚养我们成长,又要做农活,其实也是很累和辛苦的。如果说军功章里有一半的话,那么母亲的那一半是沉甸甸的,这里面既有思夫之情,又有养子之爱,更有辛苦的汗水和人生的苦涩。。。。。
  
  父亲离开我们之时,母亲还很年轻,大概三十五岁吧,那时她完全可以再嫁的,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并不是没有合适的人,而是她的心中永远装着我们兄弟俩,牵挂着我们,她知道,要是她离开了我们,我们就会如无根的浮萍,永远的漂流,亦如天际的孤雁,无助的哭泣,那是多么伤感的事。。。所以我很感谢母亲,是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进取的信心,给了我一定要冲出小山沟的力量。。。。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1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