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郝仁

2021-09-24 02:31  作者:夕枫香 9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没有人知道他的经历,没有人见过他的亲人,只看见他每天佝偻着背默默无闻地为东家拉土西家收庄稼。
  
  听村里人讲,好人原名叫郝仁,因为大家觉得郝仁的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好人,所以,叫顺口了,就叫成了好人。
  
  好人没有房,没有家,只有一床棉被,一年四季住在村头的庙里。好人也没有一身干净的衣服,他穿的衣服都是村里的人给的旧衣服,不论季节如何变幻,他总是穿的脏兮兮的,衣服也不分薄厚,重重叠叠地穿在身上。好人从不洗脸更别说洗澡了,在满是泥土的脸上,经常是胡子和头发黏在一起,只要好人一走过来,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酸臭味。
  
  小时候,我和喜旺他们经常找茬逗他玩。有一次,我远远地看见好人低头坐在道沿上打盹,似乎没看见我,我就悄悄跑到他的身后,大喊一声:“脏狗!”好人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循声望过来,看到了我,起身想一把抓住我,我却边做鬼脸边逃跑,好人似乎气急败坏,一边指着我一边破口大骂,可是好人的口齿不是很清楚,我始终没听清他骂的内容。此后,只要看到我和喜旺一伙,他就朝我们扔石子,他扔的石子从不敢砸到我们,后来我们发现了这个秘密,反而变得更加猖狂,只要见到他,就朝他扔石子,砸的他实在受不了跑得远远地,我们这才收手,骄傲的像为民除了害一般神气。
  
  我常常在想:这样邋遢又“弱智”的人,大家为什么还叫他好人呢?
  
  有一天中午,郝仁来到我家门口,不敢进门,就在大门口远远地喊我奶奶,我奶奶急忙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了一大碗面递给好人,他就坐在门口的石凳上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完了还用舌头将碗底舔了舔,然后又叫我奶奶的名字,我奶奶问他还要吗?他使劲摇了摇头,说想吃点馍。我奶奶便叫我去端碗,顺手给我两个豆沙包让我拿给他,我虽说心里十万个不情愿,但是,还是慢腾腾地去端碗,接过那油乎乎的碗,我再递给他两个包子,没成想他接豆包时,竟然将脏乎乎的手指碰到了我的手,我急忙抽回手,他没拿稳,一个豆包掉在了地上,他赶紧捡起来用嘴吹了吹上面的土,再将包子小心翼翼的装在了口袋里,那天我用香皂洗了三遍手,总觉得手还是很脏。
  
  我真想不明白,他那么脏的人,为什么村子里的老人都十分尊敬他,还经常给他好吃好喝。
  
  直到有一天,我家的粪坑满了,奶奶让我去庙里找好人,好人来时拿着两个污桶和一个马勺,那桶看起来很脏,而且还有股尿骚味。好人随着奶奶来到屋后面,轻车熟路的掀开水泥板,顿时臭味扑鼻,我赶紧捂着鼻子退后几步,可是,好人似乎并没有嗅到,拿起马勺开始一勺一勺的舀了起来,有好几次大粪都黏在了他的手上,可是他并不在意,用另一只手拨开,又继续舀着。舀满后,他用扁担一摇一晃的担起粪桶朝村东头的地里走去,那沉甸甸的粪桶似有“千斤重”,压得他的背瞬间变成了个“弓”字。挑到了地里,他再一马勺一马勺的泼洒在地里,一个回合下来,累得他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了,可他仍然默默无闻地重复着此项工作,直到活干完了,他才歇了下来。
  
  那一刻,我忽然对好人肃然起敬,也更注意好人了。渐渐地,我发现好人的三餐都是辛苦劳作后的结果,他每天都在为张家李家干脏活、累活,换一口饭吃或换几件别人舍弃的衣物。了解了这些后,我对好人的看法变了,别人不愿干的活,他全包,只为换一口饭吃,这是多么高尚的人,他虽然穷得一贫如洗,可他却没偷过别人家的一针一线,没白吃过一顿饭,他的一切,都是他用辛勤的劳动换来的。
  
  从那以后,但凡他上我家干活或从我家门口经过,我都会特意给他送好吃的,我还阻止喜旺他们捉弄他。
  
  上小学以后,我转到了城里,奶奶也去了西安照顾叔叔家的小孩,我们很少回老家,但是我却常常想起好人,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这是女儿昨天下午写的一篇作文,她说她写的是村子里“郝仁”,读罢,我觉得好感人,总以为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没想到这篇文章让我改变了对女儿的看法。)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1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