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2021-09-24 02:30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父爱如山
  
  很庆幸,虽然我出生农村,我的父母给不了我想要的一切,但是却给了我最最珍贵的生命和他们能力范围之内的所有,让我有机会和能力去追求和创造我想要的一切。爱父母,爱生活!
  
  ——题记
  
  一
  
  父亲的身体不是很好,也许与他一生都是从事过重的体力活有关系。想想父亲已年迈50岁了,从我懂事开始,他就是一个不善于交谈和说话的人。用母亲的话说就是:“你父亲这人呢好老实,连第一次去老你外公家看我时,都是什么话也没有,也不敢进你外公家的门,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而你外公呢看到你父亲比较高大,又说人诚实,所以就做主把我嫁给你父亲。想想这就像是昨天的事,谁从想着日子过得这么快,如今你们都长大成人了。”
  
  每次母亲说这话的时候,坐在母亲身边的父亲都不答话。只是眯着眼睛幸福的笑了笑。或许,父亲是用他的方式告诉母亲他对母亲的爱吧,又或许是告诉我做男人诚实是立人之本。
  
  父亲的这一生,是诚实本分的一生。小时候记忆中的父亲,很仁慈,待我也好亲。他不像母亲那样会动手打我,而是用他特有的威严教育我。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好像只打过我一次,而我的母亲和哥哥却跟我说父亲一次都没有打过我。说在父亲的眼里,只有我是父亲的儿子,大哥不是,父亲舍不得打我。我知道母亲和大哥说这话,是逗我玩的。但是从这些话中,着实让我感受到了父亲对我宠爱。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很不懂事的。母亲经常会打我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母亲在我们镇上的水泥厂上班,那是上班白天还可以,而晚上是很漆黑的。每逢上夜班,母亲都会很害怕。然而就是在这种害怕的情况下挣到的工资却不多,一个月下来节能也就是几百元子钱。但是不懂事的我,却专爱去母亲上班用的工作包里偷母亲的钱,因为我知道母亲在厂里要吃一顿饭,肯定会有零钱的,我在她包里一次拿那么一块或两块钱她不容易察觉。然而,我母亲天生就是一个心细的人,只要我动了她的包就会发生,不管是一块或是两块,母亲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找到我。于是,我便免不了要被母亲用藤条抽打一顿。有时,父亲下班正好在家,他就会对母亲说,打要打,但是不要打坏了。然后就将母亲劝开,并且从她手里将藤条抢去。
  
  说真心话,此生,我很感谢我的母亲。因为没有母亲的藤条,也许就没有今天身为一名人民警察的我。所以,在现在的工作中,每当我接触到一些未成年人的轻微违法案件时,我总是会用自己的经历跟那些未成年人苦口婆心的讲:人要学善,及时回头,一切都不晚,一切都有可能。同时对他们的家长和老师说:请不要放弃他们,因为教育很重要,一切都还来得及,请大家都多用心,好好教育他们。
  
  父亲就是这么一个懂得教育和爱惜自己孩子的人。我清楚的记得。有次哥哥屋场下面一位当老师的本家的比哥哥大几岁的孩子欺负了。看着哥哥身上的伤痕,一向老实本分的他气不打一处来硬是带着哥哥和我来到对方家里说理去,当场让对方的孩子向哥哥道歉,并让当老师的本家好好管教他的儿子。
  
  这件事,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父爱的力量。
  
  二
  
  人的成长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在这个过程中父爱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父爱如山,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父爱如山,让我们懂得了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父爱如山,从父亲的身上我们明白了社会的复杂和生活的艰辛,从而无时无刻不在催我们上进。
  
  然而,在我的生命中我却一直更尊敬我的母亲,而忽视了我的父亲。回忆我的童年,回忆我在父母身边的点滴,我想得更多是母亲,这让我一开始心里非常纠结。“难道,父亲的爱就不重吗?”在心里,我不断的重复着问自己。很显然,母亲给我的教诲跟深,也让我真正的懂得为人处世要有一颗善良仁爱之心。大丈夫立于世,不仅要心怀天下,更当见人爱仁。
  
  只是在我的脑海里,关于父亲的印象着实不多。我只能简单的记得小时我读书时,由于我怕冷,且身体不怎么好,又长爱撒娇,所以每逢下雨的天气,父亲总是不舍得让年幼的我走路回来,更是带着斗笠或者雨伞来学校接我。并且在回家的路上,父亲不是牵着我,也不是背着或者抱着我,而是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萍乡话话说“骑嘟嘟”的回家,让我觉得自己好威风、觉得自己好了不起,觉得自己好幸福。
  
  还有就是小时候父亲下班回家会给我们兄妹三人带零食吃。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有次他下班回来时,不动神色的把我们三兄妹叫到饭桌边,然后从他的裤袋里掏出一把一把的瓜子,好香好香。并且不管我们兄妹三人怎么吃,似乎都吃不完。因为父亲那次他裤袋就像童话里的魔法袋子一样,他总是能里面不断的掏出瓜子来,让我们觉得吃了还有、吃了还有。。。。。。
  
  平日里,母亲看到我们三兄妹不听话而教导我们时最喜欢说:“你们不听话呀!你们以为你们父亲养你们三人容易呀!每天都是干净的人爬着进去,黑着人跪着出来,冒着生命危险下井挖煤挣钱养大你们,你们说你们这样不听话,对得起他吗?”说心里话,小时候的我是没有办法理解这句话的。直到读大学后的一个暑假,为了给自己挣点生活费,我与父亲和哥哥一起下井挖了一段时间煤后,才真正的体会到父亲的不易。
  
  那时大一的时候吧,我19岁,哥哥当时已经23岁了,我们父子三人一起一个班,在今天安源区五陂煤矿上面的一个小煤矿挖煤。因为当时井下的条件还算好。下面的巷子有一米多高,里面侧道也可以容身。于是,母亲就答应了父亲让我跟着去挖几天,吃不消就算了。从而我才有机会进距离的接受到父亲的教诲。
  
  第一次三父子一起下井挖煤,父亲和哥哥考虑到我没有什么力气,让我做最轻的活,就是让我跟在父亲后面,父亲在前面把坚硬的煤挖松,我就用铁锹把煤铲开,然后哥哥一个人负责装煤装到小车里并把煤拉到井口去。
  
  井下的世界决然是另外一个世界。虽然我们每人头上都有一盏矿灯,但是黑暗仍旧像潮水般向我们袭来,让人从骨头里透出一种恐惧,一种似乎已经步入死亡的恐惧,一种似乎只能一步一步接近地狱而理光明越来越远的恐惧。
  
  从而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的体会到父亲的人生,才真正的感受到身为一个男人对家庭、对妻儿的责任,才真正的为我有这样伟大的父亲而感到荣幸。
  
  我爱我的父亲!
  
  三
  
  如今父亲已经步入花甲之年了,从死神身边几次三番捡回来一条小命的他,脸上留着煤矿工人特有的伤疤,背部还有大腿等处也或大或小的留有煤矿工人的痕迹。然而,他却不是正式煤矿工人,挖了一辈子的煤。落下不少伤疤,却没能享受到一个煤矿工人的待遇,最终还是免不了回到农村守着我们祖祖辈辈的那一亩三分地,母亲总是为父亲感到惋惜,身为儿子的我,也从为父亲感到惋惜。但是父亲的淡定和从容却让我深深的领悟到一个男人的胸怀和大气。
  
  是的!父亲已经老了。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下井挖煤了,并且现在给人家打短工也比较吃力了。然而,他对我和妹妹的爱却越来越深厚。虽然身体不是怎么好,但他仍旧总是自食其力找事做着。知道我喜欢吃叶子菜,今年家里的大白菜他硬是种了满满的一菜园,使我过年在家时怎么吃都吃不完。知道妹妹今年过年会带妹夫和小外甥女来,硬是在头天把家里的那只老母鸡杀了。
  
  父亲的爱,对儿女来说是一生的财富;父亲的爱,对儿女来说是力量之源。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60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