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伯母

2021-09-24 02:22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的大伯母
  
  父亲打来电话,“你大妈腿摔伤了,你周末抽空去医院看看。”我以为是小小的摔伤,也没有惊讶,应道:“行,行······”
  
  到了周末,约了二妹去国龙医院看望大伯母。见到大伯母时,她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堂姐伤心地说:“昨天下午八点多进了手术室,半夜十二点多出来,一夜在重症监护室,没有家属在身边,麻药过后,差点疼死,要喝水,也没人应,自己伸手拿水把杯子打了。”
  
  “为啥不让家属陪呢?”我也伤悲。
  
  堂姐抹着眼泪说:“不让陪,你大妈高血压,心脏不好,只有在重症监护室里······整个大腿根断了,还是粉碎性的,打了钢板······苦了一辈子,老了还要遭这份罪······大夫说这钢板一直打着,不能取出来了。”
  
  我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拉起伯母没有血色的手,“都七十岁的人了,骨头长得慢!受罪啊!大妈,你咋能摔成这样?”
  
  “你二哥来电话,我坐在方凳上接电话,结果地板滑,方凳滑倒,就重重地摔到地上。大腿根部一下子就肿了,用手都能摸着断了的骨头茬。我们急忙送到县医院,人家一检查就说不收治,只好连夜送到附属医院,疼得晕过去了好几次······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堂姐抽泣着说。
  
  我难过地说:“咱们的老爹老妈年轻时辛苦地拉扯儿女,老了还要为儿女服务,一点也不善待自己,痛了,病了能忍就忍,生怕连累着儿女,大妈这一摔,还不是长期劳累、骨质疏松导致的。”我说着,看见大伯母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大妈,你是不是很疼?”
  
  大伯母咬着嘴唇点点头,没有呻吟一声。堂姐在大伯母耳边说:“她疼得昏过去了,从不呻吟······可怜·····妈,我去叫大夫。你疼就说么!”
  
  这时护士进来了,催促我们离开,“看望的家属别打搅了,病人需要静养。”
  
  看到大伯母昏迷的状态,心里默默地祈求上苍保佑她早日康复。
  
  过了几天,我又去看望大伯母,她好转了许多,心里不再那么沉重了。
  
  回想她这其实年走过来的路,也有许多的悲情。大伯母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她的父亲是一个流浪儿家庭,乞讨到一个李姓的家庭,给李家做了儿子,便姓了李,她真正姓什么,自己也从来都不知道。
  
  大伯母十四岁那年,由于家里贫穷,她父亲用她换了一个石磨和一百亩山地,她就嫁给了大伯父。那时,大伯父还在师范上学,偌大一个大家庭的吃喝和穿戴开始由大伯母一个人承当。我的祖母在四十岁时抱病离世,父亲只有九岁,光着脚丫跑在上学的路上,大伯母灵巧的双手便飞快地穿针引线,从此父亲不再光脚丫了。
  
  又过了几年,大伯父在银行供职,年终结算时短了六百块钱,那年月,六百块钱可是个大数目,如若不补上空缺,就要坐牢。在关键时刻,祖父变卖了家中的一切,包括过年猪。家中一贫如洗,大伯母独挡一面,让全家人吃上了像样的过年饭。一年一年的就这样过去了,二伯父和父亲都成家了。一个经过风雨的家庭也有了温馨,虽然有时妯娌之间因家庭琐事也曾发生口角。
  
  大伯母育有三子二女,拉扯儿女的辛苦可想而知,尤其大伯父常年在外。我的大堂哥聪明懂事,已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中学生了,经常帮他的母亲排忧解难,但后来母子间有了间隙,因为大伯母和村里一个男人有染,被祖父发现了,恼羞成怒的祖父便怂恿大堂哥去管管大伯母。大伯母也许难耐寂寞,也许农活太棘手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来帮忙,但她与许某的绯闻愈演愈烈,大伯父非常恼火,提出离婚,父亲劝他为了孩子忍忍。
  
  但堂哥还是忍受不住风言风语,对母亲的成见一点点加深了。一天,堂哥放学回家,嚷着要吃,大伯母掀开锅盖,摸了摸冒着热气的馒头,生气地说:“回家也没个好脸色,蒸馍还没熟,不能吃,忍一忍······马上就熟了。”
  
  “我饿么,你一天不知在家干啥?我······我要吃,吃了死了也没关系······反正别人说东道西的,活着也没意思!”堂哥抓起一个馒头就啃起来。
  
  “你们五个要吃要穿,忙里忙外,我一个女人家容易吗?你一天回家就挂着脸子,你爹几个月也不见个人影,你爷爷瞪眼竖鼻子的······还要我活吗?”
  
  “那姓许的少来咱家,我受不了了!”
  
  “我的事你少管!”
  
  母子俩就吵了一架。下午,堂哥的肚子就开始疼,疼得在地上打滚,大伯母束手无策,讲迷信,用土法子制,折腾到半夜,堂哥昏死了几次。大伯母没法了,才叫来祖父和父亲,父亲用架子车急忙往乡医院送(那时交通不便,想去县城的医院也没有车),拉到乡医院,堂哥就断了气,大伯母哭着昏死过去了几次。堂哥的老师和同学、乡邻第二天都闻讯赶来了,叹惋悲恸。也十六七岁的男孩,人见人爱的小伙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大伯父赶来了,竟然光着脚,因为他从县城徒步走了二百多里路,走掉了鞋子,也浑然不知,因为心里的痛憷已经胜过脚上的皮肉之痛了。
  
  丧子之痛让大伯父和大伯母的关系雪上加霜。大伯父每次回家,邻居就会听到他们的吵架声,伯父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就这样过了七八年,丧子之痛似乎逐渐忘却,伯父在县城买了一个小院落,全家搬进了县城,大伯母与那男人渐渐断了来往。随着儿女们相继成家立业,日子过得越来越平静了,年轻时犯的错谁也不提及,大伯父和大伯母含饴弄孙,老俩口开始互相弥补亏欠对方的情谊,日子又越来越有味儿了。
  
  大伯母一天天开始衰老了,腿脚越来越不灵便了,高血压综合症也开始显露。但还为儿孙们任劳任怨地忙碌着,有她在,每天儿女和孙子们下班或放学回家都能吃上香甜可口的饭菜,,屋子里永远都是暖暖的。
  
  昨天,我又去探望她,她精神好了许多。堂姐说:“几个孙子天天电话里催,说家里冷静得像冰窖,你大伯一直靠你大妈,现在手足无措,把几个孙子饿得嗷嗷叫······唉,医生说腿里的钢板再不能取掉,以后行动就更不便了,这么大年纪了,受这份罪。”
  
  “只要能动弹,我不会连累你们的,”大伯母摸着麻木的大腿,笑着说:“我这腿的关节炎二十年了,撑着我到今天,也给修一修了,修得差不多了,咱继续老牛拉破车。快过年了,家里没个人操持,几个孙子受罪了,你大爸也受罪了。”
  
  我临走时,也没听到她说自己的痛,惦记的还是她的家,她的老伴,她的儿孙们。她用自己瘦弱的身体为儿女们遮风挡雨,坎坎坷坷一路走到今天,而今,她还拖着自己残损的身体料理家务,直到筋疲力竭。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受了苦,挨了骂,受了怨,甚至流了血·······默默地,把所有的痛吞进肚子,然后为自己的儿孙们撑起一片蓝天。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54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