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 那暖暖的冬阳

2021-09-24 02:20  作者:夕枫香 10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这乡间,是一处山间僻嚷。这乡间,是在大山深处。我去过好多回,没去过的人想不到这里座落着一个山寨,去过的我会这样认为,大山深处有人家。
  早些年的时候,要去这个山寨,走得是一条盘山的山路,远远的望去,宛如一条屈曲爬行的蛇,在山间蠢蠢欲动。路很陡,弯弯曲曲从山脚盘上去,一路上要绕过多少山坡和沟谷,快要进寨山边,一眼就看到村口上有一棵香樟树,树下牢牢地摆有几块大石头,可想而知,这几块大石头平时是给进村出村提供歇一歇,坐一坐的地方。一走进寨子,只见寨前寨后都是绿树成荫,屋前屋后都是翠竹相映,绿树翠竹掩映的山寨就是好地方。如今,山路已修成了平整的水泥路,一路坐车直到家门口。
  这乡间,我常去,每去一次都是去看望我的干爹干娘。小时候,我多灾多难,弱不经风的。经常闹病,一病就是十多天,那是的乡下缺医少药,要么就请乡间的土医治治,要么就请当地的法师闹法场辟邪,父母们的钱迷花销了,我的病好不了几天,父母亲看到黄皮寡瘦的我总短叹长吁。父亲总会心疼而开玩笑地说:“怎么养了你这个病壳壳。”话虽这么说,儿子还是父母的心头肉。我十岁那年冬天,我的屁股后面开始长了一个大脓包,结果一个接着一个长了三个,我整天床上躺了三个月,直到第二年开春才爬起来,至今我的身上还有三个遗留的疤。父母亲让当地的算命先生为我算命,说我的命大,必须要再找两个父母认干爹干娘。就这样,我就拜祭给这山寨一家梁姓的干爹干娘为干儿子。
  说来也巧,自从拜祭干爹干娘之后,我就如同脱胎换骨似的,活蹦活跳的见风长。回想起来,我也认为,干爹干娘就是我再生父母。
  后来,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父母亲总会带上我去干爹干娘家。有几个署寒假,我就在干爹干娘家度过的。直到学校开学了,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干爹干娘的家。干爹干娘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子都比我大,我认他们为哥为姐,他们认我为弟,干爹干娘认我为小儿子。在这样的家庭里我享受到的是一种别样温馨的亲情。
  随着我的渐渐长大以及自己明白事理,干爹干娘的形象在我心目中越发清晰、明朗、高大、完美。我用一句朴素的话说:干爹干娘这辈子苦。干爹干娘能不苦吗?两个儿子要竖两栋屋要娶两个儿媳妇要嫁一个女。
  那年农历冬月,冬阳暖融融的,干爹干娘要盖新房子了,村里人都赶来帮忙,男人帮着抬树、锯木,女人们帮忙挑水洗菜煮饭,热热闹闹,大家齐上阵,没几天,一栋崭新、高大、宽敞、洁净的木房子便傲然地挺立起来了!它在小山村里是那么得出色、惹眼,鹤立鸡群,她像一个骄傲的公主般伫立在小村前,高贵、优雅。
  干爹站在新房子前,笑呵呵的......
  第二年的冬天时节,干爹干娘的大媳妇娶进门来了,笑容荡漾在全家人的脸上。村里的老人见了干爹干娘便不住口地夸:这么多年来你们没有白苦白累。看看,儿子媳妇们多能干啊!干爹干娘点着头,笑眯眯的不说话......
  冬天阳光暖暖的。
  两年过后,干爹干娘又给二儿子建新房子了。这回干爹干娘建的是楼房。这次建的是两层半红砖楼房,比大哥的又讲究了许多,采取当时最流行的式样,在增高增大的同时又在前面加出两米多宽的水泥板廊檐,以后遇上刮风下雨天,再不用愁没地方凉衣服了。巧手的二哥在院子里用红砖砌出了一个半圆形的花圃,种上月季、玫瑰、虞美人、菊花等等。劳作之余,搬把椅子坐在廊下,看阳光明媚,花儿们争奇斗妍、暗吐芬芳;蜂蝶绕着小院翩翩起舞,别有一番情致弥漫心底。
  看着这高大敞亮的红砖楼房,干爹干娘心里乐开了花。干爹背着手,迈着四方步,绕着砌了红砖的地板悠然走着,金色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子洒在干爹含笑的脸上,暖洋洋的。
  之后,干爹干娘的二媳妇也进门了。二媳妇是二儿子在外打工认识的,小两口结婚后,生下一个宝宝女,刚过四十天就甩手让干爹干娘抚养,双双又外出打工去了,宝宝女开口说话时只会叫爷爷婆婆而不会叫爸爸妈妈。渐渐长大的宝宝女只知道爷爷婆婆最亲。
  冬去春来,四季的风变换着不同的颜色悠然从小院里走过,日子在轻松的锅碗瓢盆交响声中悄悄弹拨,转眼间也该到女儿出嫁的年龄了。那年冬天,女儿就要嫁到山外去了。早在一年前,干爹干娘就着手准备女儿的嫁妆了。当时就有人给干爹干娘建议: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男方那边送多少钱就置多少嫁妆,不做倒贴的生意。而干爹干娘这样认定,女儿和男儿一样金贵,在家的要修新房子娶媳妇,嫁出去的女子就是亏了也要给她置上好的贵的嫁妆,让把女儿风光体面地嫁出去。干爹干娘女儿出嫁的那一天,真是又风光又体面。
  之后,干娘长长松了口气,感慨地说:“活了大半辈子了,风里雨里,吃了多少苦;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盖房子、娶媳妇,嫁女......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可是干爹干娘万万没有想到,又是两年过后,又要盖房子了!
  因为县里实施的异地搬迁脱贫项目,县政府决定,住在山上的村民全部搬迁!年轻人欢呼雀跃,积极响应,纷纷拆了旧房搬走了。村里到处是遗留下的破砖烂瓦、断垣残壁,一派萧索景象。已经快六十岁的干爹,因为长年累月的操劳,后背已明显的驼了,还落下了腰痛的毛病。每当阴天下雨,疼痛加重。可是他依然跑前跑后帮着他两个儿子去山外的新村盖房子。
  这些统一规划建设的新房子,全部红砖黛瓦,门窗高大、敞亮,家家气派的门楼,整齐的四合院,比原先的房子又“更上一层楼”,很是壮观!
  年轻人都住进新村里了,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大瓦房透着排场和喜气,一条条宽敞洁净的街道,路旁妖娆着各种姹紫嫣红的时令鲜花,小村一派蔚然新气象!
  我也好几次劝干爹干娘也赶紧搬走吧,剩下这几座老房子东一户西一家散落在一片残败的山坡上,都是老弱病残的,万一有点什么事也没个人照应。干爹却说:在这住习惯了,不愿走了。你看在山上多自由,出门就是山,空气新鲜,还可以养鸡养羊,多好!
  劝归劝,他们不愿搬走,连他们两个亲生儿子也没办法。而我每次去山上看望干爹干娘回来,干娘总是乐呵呵的一边把山鸡蛋往我手提袋里装,一边絮叨着小孩子吃了是多么多么得有营养!
  干爹干娘还住在山上,又是一个晴朗朗的冬日。我又去一趟干爹干娘家。就在村子的最后面,两间木房子,低矮的屋檐,窄小的院落,半旧的门窗,很卑微、恨寒酸,好像一位垂垂老矣的暮年之人,凄清、无奈。
  冬阳弱弱的光线透过小窗洒在眼前,环顾四周,我很伤感地说,“这怎么住啊?”
  干爹干娘就坐在门口,干爹安静地抽着旱烟卷,笑了笑,说:挺好了!两个老人,足够了。
  我看着干爹干娘,那被苦难压弯的后背更加隆起了,腰部深深弯下去,如一座历经岁月磨砺已不堪负重的木桥;常年风吹日晒的脸,已变成了黄土地的颜色,纵横交错的皱纹,恰似刚刚犁过的稻田……
  我的干爹干娘,暖暖的冬阳……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52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