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母爱

2021-09-24 02:19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永恒的母爱
  
  我躺着,铁皮桌椅的凉意并不强烈,却源源不绝地侵入脊背;我的神经就像被攫住了,总在即将入睡的瞬间被“冰”醒。
  
  我无奈地坐起来,消磨时间。候车大厅内的一切都浸在淡白的灯光中,所有的声响被大厅的空阔汲取掉了,只余下一片朦胧中的寂静。座椅上的人们或坐或躺着休息;过道里,几个农民工盖着破旧的被子睡得正香。左侧,与我邻座的妻子,对这种无床无被的睡觉方式,很不适应,虽没说什么,却不断变换着身体的姿势。右侧,一位穿黄底绿帮军鞋的年轻人,蜷缩着身子,脚朝我,正在沉睡。
  
  在这很困却不能入睡的痛苦中,我熬掉了一个多小时。右侧的年轻人一直在沉睡,连动也未动一下,我暗暗佩服年轻人良好的身体素质。夜在加深,凉意渐浓,身体不由得哆嗦起来。未近四十的我竟连未到深秋的凉意都扛不住,说来真是惭愧,便泡了一桶方便面来御冷。
  
  年轻人的体魄简直令我叹服,待他醒来,我一定夸赞他一番。我这样想,并尽力减小口中吃方便面的“索索”之声,以免惊扰他人。灯光还在落寞的照着,疲乏的人们以各自的方式休息着。这时,年轻人右侧的那人摸索着坐了起来,我的目光下意识地扫向他,一看之下,我惊诧起来:那人本该凸起的双目处,竟然凹了下去,这是一位盲人。即刻,心中涌起阵阵凄凉与悲悯。很快,沉睡着的年轻人也坐了起来,我用欣羡与夸赞的目光来审视他。然而,我被震撼了,这“年轻人”分明是一位饱经岁月侵蚀的八十多岁的老人:白发满头,面如紫核桃,两腮干瘪,嘴部皱缩,样子比我八十岁的伯母要苍老得多。立时,强烈的凄楚之感传遍全身。
  
  在这冰凉的夜里,冷冷的座椅上,我难以入睡,可年逾八旬的老人竟能长时间的侧卧着沉睡,我百思不得其解。既而,我心痛如割,已是风烛残年,本应在家安享天伦之乐,颐养天年,老人为何要在这冷寂的车站,甘受折磨呢……
  
  我正揣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盲人凑近老人耳边说了句什么,老人即刻站起来,抓起手杖(一段细竹竿),把一端递到盲人的手里,牵着他向厕所走去。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对母子,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否则……
  
  大脑中闪现出一个念头:在盲人儿时,老人或许和众多母亲一样,对孩子充满希望,期盼着将来母凭子贵,谁料到……垂暮之年还陪着儿子在外漂泊。
  
  我正想着,母子二人向座位走来了,他们的脚步是那样的款款而从容。我以崇敬的目光投向老人的脸,这是一张淡定的脸,没有丝毫的猥琐与自卑,绝无半点乞人怜悯的表情,有的是眼睛里放出的熠熠光彩和坚定的深邃目光。
  
  一瞬间,我感到整个大厅都在老人目光的笼罩下;整座北京西站都溢满了母爱的深沉与博大。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51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