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

2021-09-24 02:13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妈妈八十岁了,没有文化,头发花白,腰也驼下去了,风湿病腿打不了弯儿,只能拖着走。但妈妈很坚强,走路拄拐杖,不要我们搀扶。妈妈的五个孩子,个个是她心头肉,妈妈看见我们乐得像个小孩子,但妈妈从不说:“别走了,在身边陪我吧。”对着五个孩子,妈妈摊开两手说:“我没事,你们都出去吧,该忙什么忙什么,不要惦记我。”
  
  妈妈爱孩子,爱得无怨无悔,于是,我便疏忽起来,顾着做事,很少在意妈的感受。妈从不埋怨我,若很久没去,提起我,妈会对其他孩子说:“我老闺女忙,要不,会来的。”妈的体谅和宽容,我愧疚得无地自容。
  
  每次回家,都爱事先打个电话给妈:“妈,你想吃点什么,我买点。”
  
  “我什么都有啊,不缺,什么也别买,回来就行。”妈妈说。
  
  打过电话,经常半路有急事岔过去了,等办完事回到家门口,只要瞥一眼阳台,我就会发现妈妈的身影,早送晚迎,只要孩子在外面,妈妈就一直趴在窗前等待凝望,那是妈妈最大的期盼。每次离开家,妈妈总是拖着有病的腿送我们出大门,看不见了,才关门,然后,她趔趔趄趄奔到窗前,趴窗看,目光跟着你的身影,恨不能将窗子捅破。
  
  每次看妈,我都急着把新买来的东西让妈享受。她嘴上说:“好,我吃。”却迟迟不动手。我把好吃的送到她嘴边,妈尝过后,却反过来让我吃,不看着我吃,她坚决不吃。
  
  离开时,妈总是事先准备好把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塞给我:“拿着,回家吃。”
  
  “妈,家什么都有。”
  
  “给孩子吃。”妈不容置疑的。
  
  “孩子什么也不缺。给你买的你就留着吧。”我再三说明,妈才将信将疑不再硬给我了。
  
  姊妹都回家,妈像过节一样高兴,围着我们上下瞅不够,然后眼睛搜寻着,想自己好吃的东西放在哪儿了?像寻宝贝,妈妈一样样把好吃的拿出来,放我们跟前。每当妈把精心剥好的毛客仁塞到我手里时,我眼前都会浮现这样的情景:家里没人的时候,寂寞的妈妈把儿女给她买的一袋毛客倒出来,用拙笨的老手一粒一粒剥,攒一堆后,放进另一个袋里,扎好,心满意足地等待孩儿们回来。每次,我把毛客仁拿在手里都舍不得吃,感觉沉甸甸的,那是妈妈疼爱孩子的心啊!
  
  妈妈在家,心却惦着出门在外的孩子。我无意中和妈说出门进货,以为她没在意,想不到妈整天为我担心:“走到哪儿了?会不会遇见坏人啊?”直到回来,妈提起的心才放下。姐姐工作,妈天天趴在窗台望着,等她下班回家。冬天天短,早早黑了,妈一会儿看天色,一会儿看路边,没有女儿的身影急得眼睛冒火,浑身打颤。
  
  “妈,冬天黑的早,姐没到下班时间不能回家,现在城市灯火通明,满道是人,不像你年轻时黑天那样道上没人。”我再三解释。
  
  “哦”妈妈似乎懂了,可第二天,还是如此。
  
  妈妈刚强,她说,自己能做的事决不拖累儿女。为不给孩子添麻烦,她小病从不说,咬咬牙挺着。有些病实在挺不过,也不说,直到我们发现为止。
  
  春节前的一个晚上,我去看妈妈,半天敲不开门,怎么回事?妈妈从来都是闻风而至啊,尽管她拖着沉重的腿。弟弟把门打开了,我走进妈的房间,发现妈妈躺在床上,脸煞白,头上冒汗,床单褶皱着。
  
  “你怎么了?妈。”
  
  “腰痛。”妈妈直直看着我们,说不出话。
  
  “有病,你怎么不说呀?如果我们不来,不耽误啦!”我心里叫苦,我的傻妈妈,刚强不是这样子的。如果有病不及时治,后果不堪设想。
  
  经医院检查,妈妈是肾结石,结石掉到输尿管里。在给妈妈打结石的时候,现场的男人都痛得直叫,妈妈却一声不吭,豆大的汗珠从她头上渗出,让我们感觉到她默默承受的痛苦。在妈妈坚强的配合下,结石终于打下来了,我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妈妈虽然年迈,但她仍坚持自立。妈腿病四十多年了,膝盖经常肿胀得不能动弹。我常想,若不是妈妈,换个人儿,早躺在床上让人伺候了。妈妈硬要自己站起来,她说:“不能趴下,趴下就再也起不来了。”妈出不去,每天在屋里坚持锻炼,天天数着走一百步。妈妈还练习端锅,端盆,饭后洗碗,争取把饭送到自己口里,不让别人照料。
  
  妈妈节俭仔细,不管生活条件多好,她都是老样子。晚上睡觉,妈还是盖我们小时候的老被子,四、五十年的棉被又小又沉,我买过好几双新被,软乎乎的,放在妈床上,事后,妈都叠起来放到柜子里了,说等远方的姐姐过年回来盖。
  
  “妈,他们过年才回来一两天啊!你是天天的,被子闲着多可惜呀!你盖吧,姐回来我再买新的。”不管我怎么劝,怎么说,妈都执拗地一次次把新被子放起来。
  
  妈妈勤劳能干。十年前,爸在世的时候,妈和爸还做过鞋垫卖呢!他们把不要的旧衣服和布头都留起来,用一台老式缝纫机把它们一针一线做成鞋垫。妈的眼睛高度近视,做缝纫机活时,眼睛几乎贴在机器上,很吃力。我们常劝她不要做,也不缺这两个钱。妈说:“能干就干点,让我闲着更难受。”妈做好鞋垫后,打个包袱背起来,拖着笨重的腿一步一步挪到公园早市卖。妈卖鞋垫不会招呼,只把鞋垫摆在那里让人看,因鞋垫做得好,针脚密密,讲究工艺,常常不够卖,不少人都事先预定。带着订做任务,妈妈干得更起劲了。后来,妈妈实在干不动了,留一部分鞋垫放在床底说啥也不卖了,说给孩子们的。每当换季天凉时,孩子们回来,妈便从床底拿出她的宝贝鞋垫,问:”多大脚?穿多大鞋?“儿孙垫上她的鞋垫,暖呼呼的走在寒风中,妈妈心里乐开了花。
  
  去年,妈有重孙子了。孩子没出生,妈便让儿子把重孙儿的鞋垫拿了去,高兴地逢人就说:“我的小重孙儿用上我的鞋垫了!”
  
  妈妈让孙子把重孙儿的照片洗出来,挂在墙上,她天天看,也看不够,那天真甜美的感觉像个孩子。对妈妈来说,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她满怀憧憬……
  
  2013年12月1日晚鞍山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84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