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一路走好

2021-09-22 01:11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9.11阴
  
  父亲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进食了,他脸色苍白,身体已经极其虚弱,早瘦得不成样子了,但是头脑还是很清醒。前天中秋节,父亲知道我邀请了弟弟一家及叔叔他们来我家过节。在我扶他起来小便的时候'他突然明明白白的问我:"你怎么不去买菜"?父亲的话越来越少,"灯关掉""电视关掉""扶我起来下",语言简单干脆。现在,他渐渐的怕光怕吵。
  
  9月12日.大雨
  
  爸爸今天从六安回来,回到彭塔。这边的这个家,他是第一次来,但是我知道也是最后一次来了。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在我的怀里转回头看了一眼,我想他应该也是知道自己是最后一次来了。想到这,我禁不住心里一阵翻腾。爸爸太可怜了,其实我知道他是想在这儿生活的,我买房子的时候他就问什么时候交房,装修的时候他问什么时候可以入住,我知道他以前在这儿读过书对这儿有感情;卧病在床的时候他曾多次问过我他以前学校现在是什么样子了,我告诉他早就面目全非了,我们的家离他读书的那个学校很近,学校变漂亮了,路变宽了,就连河道也变的又壮观又丰伟了,河两边的景观大道绿树成荫芳草青青。我知道这儿有他很多的同学朋友,他经常还会和我说起他的那些在六安的、我或认识或不认识的同学朋友,他和某某某最后一次在六安的哪儿吃的饭,某某某不知道还在不在?某某某应该在哪个小区居住应该和我们很近。说起这些的时候,爸爸总是会充满憧憬,目光很虚,象能飞越千山万水似的。
  
  我噙着泪抱着他穿过长长的过道,电梯里,爸爸在我的怀里气息微弱,心在我心跳的位置突突的跳动着,电梯里有风,吹动着爸爸稀疏花白的头发,我紧紧的托着抱着他蹲下来。
  
  9.13雨
  
  天一直阴沉沉的。爸爸每天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新的一天从输液开始,以输液结束。今天是回彭塔的第二天,陆陆续续的有人来看望他,四叔二叔来了,舅妈来了,黄老师孙老师陆老师李连老师来了。展子朱总郭校长他们很多人都打电话过来问候,我的父亲早瘦的不成样子,再也不是那个说话如钟行走如风器宇轩昂雷厉风行的校长了,一向好强爱面子的他在这个时候,除了亲人他谁也不想见,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很怕吵,所以我叫他们尽量不要过来看望他。
  
  9.14雨
  
  雨一直下,全部下进了我们的心里,我们全家,每个人的心里都泊着一汪伤悲和担心,街坊都来了,教师也来了很多,特别是中学的教师,谢谢你们的关心,真的很感谢,我们全家人,像安徒生童话里里那个小女孩,在寒冷的冬夜划着火柴取暖摸索着前行。这个时候,哪怕是一点点的温暖和问候,对于我们都是非常重要的。谢谢你们。
  
  9.15阴
  
  今天我在外边跑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大姐回霍邱拿药去了,家里只有小姐和妈妈。爸爸的眼睛肿了。
  
  9.16阴
  
  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对于父亲,却是新的煎熬。父亲身体的很多器官慢慢衰竭,肾脏功能几乎丧失,小便频而多。
  
  9.17---9.19雨
  
  (这几天我越来越疲惫,一有时间我倒头就睡着了)
  
  9.20大雨
  
  今天是父亲弥留人世的最后一天,父亲病重的这些日子里,天一直下雨,有时大有时小,有时猛烈有时细微,就象两位姐姐的哭泣。
  
  中午11:40左右,我对躺在床上的父亲和陪在父亲身边的母亲说:我去吃个饭。上午父亲一直在喘,他的内脏器官已经板结硬化,肺功能在渐渐衰竭,大姐用吸痰器只能吸出少量的痰,中午的时候倒是不怎么喉喘了,只是呼吸比较微弱,父亲的生命象挣扎在风里的残烛,在我们呵护的手掌间若隐若现,又象飘摇在巨浪里的一叶扁舟,在浪尖浪谷间浮浮沉沉,我们小心翼翼的行驶着,拼命的维持着,在不能进食的21天,我们一天一天的煎熬着,就怕父亲会在某个瞬间会突然沉入生命的海底,与我们再也不见!
  
  父亲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妈妈说:去吧去吃饭吧,这儿有我呢。雨小起来,我刚吃不到一碗饭,妈妈突然喊:D子,你爸爸要大便。上一次父亲的大便是在六安,拉的很少,他只是有便意,但是拉不出,我和妈妈费了很大的劲,用了开塞露只拉出来一点点,很多天没有进食了,除内脏外,父亲身体的很多器官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和功能。可是今天这一次,他拉的很多也很顺畅。我和妈妈都很高兴,可是叔叔却沉着脸说,这是要走的先兆!
  
  换了床单和衣裤后,我对两个姐姐说:我去躺会儿。
  
  "D子,爸爸不行了",我刚躺下不到5分钟,大姐突然的一嗓子朝我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我翻身爬起来后,父亲已经被他们七手八脚的往厅屋抱,我上前托住父亲后背的时候,一直默然不动的父亲突然转过头看了我一下,眼睛里满满的,全部都是哀怜和期盼,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头脑依然是清晰的,因为几个小时前他还清楚的问我那口痰会不会要了他的命,我也知道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在这一时刻走到了尽头,因为一直铁骨铮铮喜怒不行于色的父亲那个无助的眼神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多少次,只要一想起父亲看我的那最后一眼,我就会泪流满面。父亲对这个世界和对我们的留恋让他舍不得离去。在父亲病危期间,他还在关心我的工作和事业,叮嘱我人只能活一辈子别太累;催促大姐小姐去上班不能一直守着他,盘算着妈妈为他付出了多少时间和心血。我的父亲,他总是这样,有苦自己尝有疼自己忍有难自己扛,70多年了,出生贫寒的他沿着艰难困苦一路走来,也许早就习惯了坚强和隐忍,忘记了软弱和述说;70多年了,外表冷漠坚硬内心柔软善良的他也许早就习惯了对我们的奉献与给予,忘记了对我们的要求和索取。我的父亲,他就是这样深沉和厚重的爱着我们,可是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最敬爱的人渐渐的消瘦消亡,束手无策!
  
  雨,渐渐大起来,使劲的冲洗着绿油油的树和红红白白的墙,稻谷,顶不住沉甸甸悲伤在雨中哭泣,在父亲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一个小时内,他一直竭力的朝窗外看,窗外,新街的楼房鳞次栉比,乡政府的红瓦白墙在成排杨树的浓荫掩映下明明灭灭,这个世界真美好,他是这样热爱这个世界和我们,可是现在,他明白他要永久的离开了!当我托住他他看我的时候,我知道他一定是想对我说点什么的,可是那时候的他已经说不出话,只是哀怜期盼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匆匆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们。那一刻,整个世界停止了,只有悲痛在流淌。
  
  屋内,我们泪如雨下,屋外,大雨如泣如诉。
  
  我最敬爱的父亲啊!我知道,天堂里没有病魔,您,再也不会有苦痛,您终于可以顺畅的呼吸了,可以背着手悠闲去街市买菜,也可以摆上棋盘和您的棋友们畅快地杀上几个回合,或者,您什么也不做,就端坐在家里桌子最上面的位置上,美美的吃着我们为您做的、您病重时一直想吃却最终没有吃到的红烧肉。
  
  我的父亲,一路走好!
  
  

 

 

  赞                          (散文编辑:淡然)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706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