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演人生

2021-09-20 03:40  作者:夕枫香 2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不知多少年了,我的祖辈居住于大山中,从小我—直纵情于山水间,也许这是我热爱山水画的情结吧。
  
  我们平阳昆阳,人称横阳山城,我看整个平阳可谓是三面环山,一面朝海的地貌,特别是山门与顺溪都是被环绕于大山之中,可谓是平阳风光的缩影了,每当我到了这两地,看远山笼罩于彩云及山岚云雾里,看那湍急的溪流,从远古流来,它翻山越岭,日夜奔腾不息,人们如果顺流而上去探胜,几多的流泉在浅吟低唱,真有水在山间唱,人在画图中之感,仿佛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吟的是诗,唱的是歌……
  
  很多画家如是说,若是画好山水画,必须要到全国名山大川去寻素材,从中可以使画构成独特的风格,融汇了山水的气势,易激起万丈激情来的。但是,我想,我们生活在开门见山的江南水乡,何必远地苦追求呢,山门顺溪不是很好绘画的源泉吗?当你到了南雁,打开你的画板,多少年也画不完。
  
  在画山水中,感触最深的是山石,没有山石不成山,没有山石不成滩,当你到山门、顺溪去,特别看到一片偌大的溪滩。这是大自然赐给的杰作,细看山石、卵石,我想山石至卵石与人的一生是如此相象与巧合。
  
  我浮想联翩,想着道道的溪流从万山丛中流出,在溪滩上出现了无数的卵石,或半隐水中或静卧水底,大大小小,色彩各异,白的像雪,青的像黛,红的似火,还有的多色相间,被水洗出一圈圈的纹路,犹似丹青高手绘就的山水烟云……。我仔细观察它,这些卵石,都是光滑滑,圆溜溜,无棱无角的山岩。它也曾似刀似剑,棱角分明过来的啊!这些卵石原本也是峻峭的山岩,大概是因为久受风雨浸润吧,也可能是远方的大海召唤了它,于是飞身直下,一路跌宕、翻滚、磨砺、磕碰,在自然的河谷里裹胁而来——它也曾头破血流,也曾遍体鳞伤,慢慢的,石刃磨钝了,棱角磨平了,个性特征没有了,它似经受了太苦的摔打吧!其实我看也不错——尽管没有了棱角,没有了自己的特色,但在急流浅滩里磕磕绊绊的事却少多了,圆圆的身子都左右逢源,运行自如,或翻转滚动,或绕道迂回,倒是更能向着自己的方向前进,不是也显得其自己成熟老到了吗?!
  
  我想人的一生,开始很像这一块块急流里翻滚而来的山岩,年过四十,便如这一个个沙滩里稳稳而坐的卵石,石头有千姿百态,人有似是似非。人生的坎坷和跌宕确是都要经历过的——桀骜不驯也好,随遇而安也罢,投身洪流也好,江河裹胁也罢……。
  
  ,我想磨难不仅是—个痛苦的经历,也是一个锤炼和升华的过程。说起磨难本身并不是坏,从某种意义上说,而是好事,因为成熟和老到是由磨难而来。“未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放清香”,“玉不琢不成器”。果真如此,许多内在的潜质非经磨难而不得出来的,我们的画家高手没有经受一番苦功,哪有这样巨大成就呢!
  
  君不见,许多历经磨难的石头已成了收藏家的珍品了,也许有些卵石会变成雨花石,也许有些顽石会成为“和氏璧”了,别看沙子不起眼,算不定,哪天碰巧落入贝壳,反倒升华为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呢!
  
  我愿意在书画艺术的殿堂中,摸爬滚打,刻苦勤耕,非求“珍珠”与“和氏璧”,但求能获得一鳞半甲,为晚霞增辉添光彩足矣。

[责任编辑男人树]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586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