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黑暗

2021-09-16 02:37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现在,我不想苛责谁。如果说有错,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而这错,我相信,它是一种无法剔除的宿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阴翳,是会随着日子长成浓荫的大树,直至遮住你生命中稀薄的微光,摇落一地浓黑的影子。于是,在这黑影之中,你丢掉了光的记忆,丢掉了暖的记忆,丢掉了前行的微薄的希望
  
  曾试图与这种宿命搏击来着。想象自己是一颗草,背阴处的,巨石脚下的。借着杨柳枝头反射的雪光,寻找黎明。吮吸树荫筛下的雨水,凌然生长。但是,雪会化掉的,雨水会干掉的。某一个年头,忽然发现,天空再也不会落雪。而巨石越长越大,长成拱状,圈住了头顶所有的微明。即使有雨水,也是石外的,它滋养不了你的根叶。你默默地支撑着,没有了日子的概念。黑暗像一道没有封顶的墙,直直地矗在面前。你衰弱到极点,连伸出右手推墙的欲望都丧失殆尽,更何况去推墙外的巨石?
  
  总有一天会倒下的。你想。那时候,便没有了泪,便没有了痛,便没有了累累的伤痕。可是,这空洞的苟延残喘的存活,是多么的艰难啊!“把玩黑暗”,这个词脱口而出时,你忽然就笑了。笑得一点也不动声色。这是黑到极致的一种蜕变,是刹那间灵光的一闪。是的,你只有黑暗黑暗是你客体世界唯一的存在。
  
  与世隔离,你会听到山体的鼾息,自远及近,一波一波地传过来,那么沉稳,那么均匀。即使有隆隆的雷声,大山依然不喘不咳,平静的一呼一吸。你觉得,即使有猛烈的山洪漫过它的山头,它也会平静地隐身而去。你永远不会看到它内藏的暗伤,不会看到它消亡的剧痛。平静地来,坦然地去,这是大山的生存法则。可惜,无人能及。
  
  黑暗中呆久了,你能听出黑暗走步的声音,辨别其中细微的差异。一阵儿像春天夜间的花开,一阵儿像春蚕日里的吐丝。此时是芽儿憋足了劲的破土,彼时又是雀子枝头雀跃的优柔。你当准备收集这些久违的音符时,还没来得及摆好姿势,它们便风影一般,倏忽滑过,走得极像戏里的花旦。碎碎的步子,漂起一层水波的涟纹,一纹套着一纹,连成一个极圆的圈,绕着你的周身,轻微微地漾动。待你伸出手去抓时,它们却消散了。手心里空凉凉的,空得像你此刻的心,没有一点温度。那些飘过的春天的声音消失在某一个角落,即便你侧耳细听,也难以辨出它们藏身的位置。
  
  忽然有一天,你看清了黑暗的表情。它始终与你保持一米远的距离。你近身它不得,你远离它不得。仿佛它在那里站了几千年,转为等你来赏鉴它,好给它一个公正的评价。它的两眼像幽邃的山洞,装着数不清的哀怨。每一粒哀怨都卷着一个凄婉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都站着一个单薄的人。瘦骨嶙峋的样儿让人怜惜。如果刮来一阵清风,它们也能迎风而倒。你怕了,转身离开,你不想活在一种悲情中,你想换一种活法。但是,无论怎样突围,都无法逃出黑暗的包围圈。只要睁眼,便能看到那样幽邃的眼神,时不时淹没了你逃生的路径。
  
  哪里是出口呢?即使这黑暗中有无数花开的声音,你还是想逃离。此刻,你复苏了所有的记忆怀念生命中稀薄的微光,哪怕只有一线,你也愿意奔赴那个方向,把飞蛾扑火的险象踩到脚下。可是,环顾四周,根本找不到出口。所有的缝隙都被水泥沙石封住,严密得不留下一丝逃生的希望
  
  你想,这黑暗之中,肯定不只你一个人。你一定要找到和你联手的人,拧成一股穿透黑暗力量,好携手一起逃离。你大声喊,喊破嗓子,竟也听不到一丝回音。那些人,都被赶到哪里去了呢?难道这黑暗也是有层次有级别的么?你蜗居的黑暗到底属于哪一级别呢?你是铺垫,还是照应,抑或只是个过渡?
  
  没人告诉你答案。这个黑暗世界,与外面阳光世界一样,总有参不透的秘密。你愈是琢磨,愈是迷糊。那么,索性不出去了,自生自灭也是一种选择。无畏的选择,就像迎着风雨依然要开的花,哪怕遭遇瞬间花开即便凋谢的冷遇,也无怨悔。
  
  字数:1504字
  
  2011.4.6.22.36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64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