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抑或转弯

2021-09-16 02:36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舞台上,那么多人站着,你却被淘汰。转身离去时的背影,是冬日瘦下去的山水,落寞中透着几分苍凉。非诚勿扰,说得多好。你是带着诚意走进去的,也是带着诚意走出来的。可是,诚意不能代表尘埃落定。你依旧没能牵起她的手,潇潇洒洒的,一同行走天涯
  
  你说,该转弯时就转弯,不一定非要转身而去。转弯是柔和的角度,给自己一个台阶,即便走下去,也会走得安稳。转身就不同。转不好,你的身子,连同你思考的头脑,会在转身的一瞬间,急遽扑倒。这时,你无法顾及自己虚化的优雅,磕伤的膝盖已经渗出斑斑血渍。火辣辣的疼,顺着粉红的肌肤传输到你的末梢神经。你不得不低了头,给围观的人露出呲牙裂嘴的笑。这笑意,递送出多少转身的无奈与尴尬啊!
  
  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理。也知道,转身是件极不易做的事体。开车行走山道,行至大山深处。路只有一条,是单行道,只能往前开。步行的人说,前面的路更险更陡,开过那一段,路面就平缓了,你也就能看得到你要去的地方。那里有一间茅屋,都说是疯子住过的茅屋,有着很重的阴气,即使白天也会常常闹鬼。步行的人说完,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你感觉他的步子里,也携带着很重的阴气。此刻,你想到的不是转弯,而是转身。
  
  可是,怎么转身?连柔和的转弯都不可能,又怎么能去转身?你看右侧的峭壁,站立得多么挺直,没有一点舒缓的坡度,不给你思忖的半截台阶。再看左侧,深深的山谷,自下而上,漂浮着白色的雾气,一浪一浪的,卷去了你前行的信心。你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处置现实的窘境。后面的喇叭声急切地催促。你不得不走,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只能硬着发憷的头皮继续朝前开。
  
  这铁家伙,很多时候,也会成为一种累赘。比如此刻,没有它,你大可以像那些步行的人一般,轻松地转身。即使磕伤了头皮,也不会遭遇粉身碎骨的险象。你突然恨起这个亲密的铁朋友,是它,让你连转身的机会也要错过。不过,绕着山崖,你可以转弯。转过山路十八弯,你就能领略到奇峰的险峻,欣赏流水高悬的绝地风景,你的心情会像古木树头橘色的霞光,朗朗的,滑滑的,舒展展的。
  
  转身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转弯是朝另一个角度走去。转身能让你回到起点,重新选择行走的路径。转弯是在起点那里走错了,错了还得走下去。那么,当你意识到错误时,你就得思考弥补的方法。离开错误的主径,你得转一个弯,开辟另一条路径,力争走到正确的主径上去。这也是一种弥补的智慧。就像这山路,你不断转弯,总会有一个弯道通往宽阔的路面。那时,你便可以游刃有余地开出去。既然你要找的茅屋有那么重的阴气,那么,放弃寻找就行了。
  
  朋友说,如果重新来选择婚姻,我不会选择他。可是,我伴着他已经走了这么多年。虽然有流不完的泪水,但我依然不想放弃。解散的婚姻,不可能帮你换回当年花一样的容颜,不可能让你纯纯地去爱生命中遇到的另一个人。所以,转身,还不如转弯,给自己修一盘台阶,踏着层层叠叠的台阶上去,也许还能看到风雨飘摇过后的另一重美景,等待着你的举步流连。
  
  她的话里有转弯的味道,我懂。我曾试图转身来着。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的身子便不平衡。即便站立着,也有扑倒在地的三分柔弱。面对不期而遇的灾难,我总是想转身。每次都没有转到180度,要么30度,要么70度。哪怕转成90度,我依然没能继续转下去。因为我头晕目眩,心力交瘁,无法支撑肉体的继续旋转。我意念上的旋转与肢体的旋转不合拍。错位的咯吱声很刺耳,就像急刹车的声响,有险象环生的忧虑,有生命将至尽头的忧患。
  
  现在,我再也不去设想那一转身的洒脱。该转弯时就转弯。人生也是单行道,许多时候,它不给你转身的机会与资本。你得永远向前看,向有阳光的山林里行进。受伤时,采一把药草,碾碎了,敷在伤口上。捂住,紧紧捂住,一直捂到伤口结痂,痂痕褪去。不行,还可以寻找千年的灵芝。一天找不到,就找一月。一月找不到,就找一年。一年找不到,就成年累月地找下去。如果一生都找不到,你就带着伤口离开这个世界。哪怕有幽怨,也是另一种生命的体验。下一代人,他们沿着你的脚迹走下去。总有一天,疗治伤痛的药草会找到。以后的人,也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疼下去,自黄昏一直疼到天明。
  
  可是,有些事情你不得不转身。走上星光大道的人很多,胜出的只有一个。那么,更多的人一定要被淘汰。淘汰时,一定要转身。即便你眼中开满泪花,也得对着观众,潇洒地挥挥手,转身离去。你离去时的表情满布着失落,你转身行走的步伐灌注着铅一般迟滞。你抖动的背影写满七分遗憾,你甩开的手臂有着三分茫然。不是你不优秀,而是优秀的人太多。优秀是个最没良心的语词,能装下山的高,海的深,路的长远。你探脚进去,根本无法探测到它内里的空间,有多么的深邃。所以,走一走,不能只朝前看,还得回过头来看看后面。
  
  看看后面的风景吧。这样的转身,只是暂时的,表象的。转身后,你得站定了思考,想想起点有没有错,行走过程中有没有走弯路。走弯路时向哪个地方多走了一步,或是少走了一步,才导致了今天无法掌控的转身。不行,就再转个弯,哪怕多转几个弯,给它转回正路就好了。
  
  你看,那只躲避急雨的燕子,直直地,朝我的窗口飞来。它扑棱着翅膀,一头撞上我的窗户。我真后悔自己擦玻璃,还擦得跟空气一般透明。燕子在雨中选择落脚点时,看准了窗棂的空档。它以为那里没有遮挡物,以为可以飞进来避避雨。撞出几星新鲜的血渍后,它跌落到我的窗台上。我推开玻璃,伸过手去,想看看它伤得有多重。手刚触及它的头部,它忽然挺身而起,背离了我打开的窗玻璃,飞往对面的楼道。还没飞过那棵女贞树,它便栽倒在草丛里。蓄积的雨水,很快淹没了它受伤的头颅。天上的雨水,酣畅得不见一丝歇停的迹象。
  
  保护自己是燕子的本能。燕子也懂得转身的,只是它转身的时机有点晚。其实,它还可以不转身的,毕竟我为它打开了窗户,要放它进来的。
  
  2318字
  
  2011.6.25.9.50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63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