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人

2021-09-16 02:34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一
  离开普敦52km处的一个岬角,汇聚着印度洋的温暖的莫桑比克厄加勒斯洋流和南极洲水域的寒冷的本格拉洋流。这里时常是阴风怒吼,浊浪排空;商旅不行,樯倾楫摧。
  这个岬角便是好望角。
  一个岬角原本是无足道哉的。
  只是从这里登陆,可以直接到达开普敦,通向蕴藏着无数宝藏的南非腹地。而且这是印度洋与大西洋互通的航道要冲,谁占领了,便是执了天下牛耳。
  二
  有“海上的马车”之称的荷兰人捷足先登。开普敦丛林中的南非土著正采食着野果,抬头就看到穿戴齐整的荷兰人,顿时高兴地手舞足蹈,哇哇大叫,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荷兰人把这些土著圈养了,以供他们奴役。
  19世纪初,英国人看上了开普敦这块宝地,两度从这里进入并赶走了荷兰人后裔--布尔人,女王皇冠上也因此多了个鹅卵石般大的钻石。
  这时的土著估计也不太相信所谓的救星了,虽然英国人的传教士早早地在开普敦传播着福音与善意。你看那些英国人大老远地来,武器是肩扛车载的,跟先前的荷兰人就没两样,糊弄是糊弄不过去的。但毕竟有些不同的,英国人分了点羹给土著黑人,但是这些到手的象征性的贫脊的土地却不足以养活他们,于是他们就像中国封建社会的农民,不得不到地主老财家里当长工去,于是,英国人可以堂而皇之地对这些土著黑人进行变相地剥削。
  为安抚这些土著,英国人的手段要高些了;那便是传教,以至于现在南非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林立着不少的教堂。现在的南非已经进入和平年代,站在这些教堂前,谁又能够想到,他们先前是如何的青面撩牙?当然,这是后话。
  接着,荷兰与英国便开始长达一百多年的鱼与熊掌之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翻来倒去,有时候还能坐在一起,目的在于如何瓜分这块蛋糕而已。到了曼德拉时期,一声响雷,英国联邦政府终让南非共和国所替代。
  制定新宪法,消除种族隔离,南非人民民主自治……新的秩序有序地展开,动荡了几百年的时局稳定了下来,当年的土著、强盗、土匪、暗娼、老鸨,还有黑的、白的、黄的、褐色的肤色的人,大家一齐成了新宪法下的公民。就好比把夫差与勾践的后人捆绑在一块儿,先辈的爱恨情仇在时光的隧道里消磨殆尽了,现在有的只有些没有什么火药味儿的利益之争,而这个又在一定的框架下,受了约束的。所以他们的相处虽然看起来有点滑稽,而且大家还不一定能够尿在一个壶里,但是走走停停,南非的历史又走过了十来个春秋。
  三
  我是零七年到达南非的,当然,我不是从开普敦的那个岬角进来的,现在的交通要发达许多了,我也不是什么强人,要不我直接驾驶着战斗机就过来了。
  前两年我驱车特意去了趟闻名遐迩的好望角。登上最高处,许多人忙着取景拍摄;我凭栏极目望去,海天一色,凝成一块温婉的玉;天际处看到几片帆船缓缓地移动,我道是翱翔的海鸟;近处偶尔有游艇驰过,海水荡漾开来,才破了凝碧了的色彩与宁静;近海的浪冲撞着矗立了几千上万年的涯,翡翠在岩壁撞了粉碎;偶尔看到游戈的木块,估计是从搁浅或者海难的船只身上肢解下来的……恍惚间,看到迪亚士的三桅船只摇摆着过来;恍惚间,又听到荷兰人的登陆的身影,金戈铁马,喊声大作……
  历史太沉重,卷着裤管敞露着的脚上,流淌着从远古过来的海水,而我生活在时下。
  四
  在开普敦生活了五六年,基本没有安生过。我时常看到,来自不同肤色间的博弈。期间断断续续有过零星暴动,有诉薪酬的,有选举投票的,有福利待遇的,有反抗暴力的……但是南非国家的政体大致稳定,只是一些诉求的实现,往往都是以破坏为前提。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不破不立。
  记得有一次,暴动在附近乡镇荡漾开来,唯有我处的小镇成了偏安一隅,我逢人便谈我们小镇之文明之开化,不料仅仅一天不到,形势急剧恶化,我在一个深夜,把商铺一锁,躲到一个杂色区友人家过夜。不知道这算不算大隐隐于市,动乱始于此,我们亦藏于此,反而一夜无虞。
  最近的一次暴乱,起于正月前后。源头还是在各个黑人、杂色区。有几个老乡一夜之间,商铺让这些黑人杂色给席卷一空,幸性命无大碍。老乡说他们知道一场蓄意的暴动就在跟前,于是几天没有开门营业。但是黑人杂色也不笨,他们就在你门口候着。剑拔弩张了一阵子,发现没有进展,他们就拿了废弃的轮胎搁你门口给燃着了,然后拿着把蒲扇往里头灌浓烟,这手段让诸葛亮都汗颜,一个个华人赶在烤焦前都给活捉了。老乡说,隐约间,还看到褪了去警服的警察在大卸他的床架。
  开普敦也不安身,往返于开普敦的华人老遭抢,有的华人,甚至被光顾了两三次,一个个从绮襦绔�F,一夜间搞了个啼饥号寒的。上周听说几个华人带了枪,还是让人给下了,电视上常说,缴械不杀。估计这是两伙强人的遭遇战,这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有的人拿着真枪当玩具,有的人拿着玩具当真枪。事实上南非的很多当地人是买不起真正的枪支的。
  老乡问我,接下来进货怎么办,我想了想,最好租个坦克,或者调请军队,来个“湄公河护航”。
  五
  “竭泽而渔,焚林而猎”。这是我为南非现状的一个概括,也是我思索了很久的一句话。
  新中国建立伊始,工人农民为主的无产阶级获得了政权,他们没有很好的发展与团结敛聚了大部分财富和掌握着第一手生产知识的资产阶级,而是把他们作为“牛鬼蛇神”,区分对待。接着又是十年浩劫,中国当时虽说不上饿殍满地,但是民生凋零以形容却不显严重。
  南非国家继曼德拉之后,是祖马。黑人当家,是吐了几百年的恶气。但是黑人杂色的几百年固有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不能争朝夕。滥性、酗酒、惰性、没有储蓄、婴儿存活率低、平均寿命低、爱滋病泛滥、生活条件差……这些是垢病,积重难返,改变需要时间,需要从思想上对旧的恶习进行诛杀,对新的理念广为宣传,以树立他们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而不是把白人放逐,财产罚没,然后国家的经济从康庄大道,走上羊肠小径。
  六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改变自己最难。
  特别是些强人。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62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