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

2021-09-16 02:28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你好!你的文采真好!可是你的空间有一个缺憾你知道吗?”我正在网上溜达,加在QQ那组“不认识的人”中的“石头”闪动着跟我搭讪。。
  “哦,是吗?什么缺憾呢?”我有些恼火被人这样无理地打搅。
  “你的签名,太没有个性了!”石头打字速度很快。
  “那你帮我做一张有个性的吧!”我决定捉弄一下这个自作多情的家伙。
  “好的,你稍等,明天我发给你。”石头说完就闪了。
  无聊的人!我心里一阵鄙视,挂Q时经常受到这样那样的骚扰,我已经习以为常,只要不过分,我就当没看到,一旦出现开口即问:“你性福吗?”之类的对话时,我立即拉黑。不过像今天以这种对话开头的,还不算触到我的底线。
  后院的昙花又长出一大两小三个花苞了,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花期。第一次在六月底,有五个花苞,可惜我没有留意,它们就凋谢了。这次它刚出现时,如几粒小小的胭脂豆,从长条状的叶子边缘探出头来,立即被我的相机捕捉到了。这三个花苞长得像倒挂的小鼓槌一般,头小尾大,暗红色的花萼如拳头般紧紧地包裹着里面的花辨,如三个顽皮的孩子,吊在宽宽的叶子边缘荡秋千!
  “签名做好了,你先看一下,有什么要求你就提,我再修改。”一直挂着的QQ伴着“嘀嘀”的声音,石头的彩色头像闪动着,一张截图显示出来了。
  这是一张用祥贝晨曦作背景,我的人像悬浮在图片正中作前景的个性签名图,人像已经被调整过,只突出彩色主体的自己。“签什么字好呢?东边有雨西边晴?”石头的字闪动过来:“你想要什么字体呢?”
  “行楷!”我毫不犹豫地答。所有字体里,唯独对行楷情有独钟,喜欢它端庄中的桀骜不羁,如一丝冷眼,睥睨着这个世界
  很快,一张由石头做的个性签名图片就用文件方式发过来了,很漂亮,放在我的空间日志下方,确实与众不同。
  后院的三朵昙花又长大了一些,开始从条状的暗红色花萼缝里崩出钛白色的花辨颜色来,我给它们留下了几张倩影。
  “石头,今天我和领导吵架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石头把个性签名传给我之后,我会立即把他从“不认识的人”那一组里移到“好友”一栏来,会把石头当亲人一样诉说。平时就算是丈夫,我也很少和他说那么多的话,更别说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石头经常静静地听,偶尔安慰几句,还会被心情不佳的我抢白一通,他只好龇牙咧嘴地笑,不再插嘴。每当我吐完胸中的块垒后,石头才会天南地北地和我瞎侃一通,他的宽容,常常成为我垃圾情绪的收购站。
  后院昙花的花苞越来越大,可以看到更大的钛白色花瓣了,儿子也发现了它们的存在,对我说:“妈妈,昙花要是开了,你记得提醒我来看!”“嗯!”我漫不经心地答,一边双指如飞地在键盘上和石头聊天。
  “石头,学校的绩效工资让人失去积极性……”
  “石头,今天我和老公冷战呢……”
  “石头,昨天我喝醉了……”
  “石头……”
  石头,石头……
  “妈妈,昨晚昙花开了一朵,你忘记叫我起来看了!”儿子抱怨我。“哦”!我丢下正在炒菜的锅铲,急忙跑到后院,果然,一朵昙花如同被人遗弃的孩子孤零零地耷拉在绿叶边上,了无生气,它望也不望我一眼,哀怨地闭上了钛白色的花苞。我心里一紧,“没事,还有两朵呢!”我看着剩下的含苞待放的另外两朵安慰一脸哭相的儿子。
  “晴儿,下班了?”刚坐到电脑前,石头的呼声就传了过来。“晴儿”!这是石头第一次这样叫我,我的心脏血液仿佛一下子凝结了,颤动了一下,继而以最快的速度跳动起来,震得我能听到它的喘息声。
  “晴儿,我去看你一次好吗?”石头的要求滚动过来。“不行!我长得很难看。”虽然我也想见到石头,有时竟然为此而失眠,但是平庸的外貌让我怯步了,如果石头看到我这自然灾害的模样,还会不会跟我无话不谈呢。
  “我不在乎你的相貌,我只想见见你。”石头的话让我悬着的心被甜蜜的眩晕击落。
  “我穿白色的裙子,背一个蓝色的小包!”选了会见的地点后,担心石头认不出我来,又再三交待见面的具体位置和我的着装,才恋恋不舍地告别
  周末,我认真地把自己装扮了一翻,浓浓的化妆品依然遮掩不住眼角的皱纹和满脸的斑点,我忐忑不安地来到广场上。正在跳舞的老太太、青年妇女们挤满了广场,随舞曲比划着动作,扭动着,有的跳得很整齐自然,有的是新学者,总想跟上别人的动作和节拍,结果姿势怪异,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看着一组又一组的舞蹈者跳完后离去,广场开始空旷起来。我的石头,那个信誓旦旦不在乎我外貌的石头,那幻想中熟悉的“晴儿”声声从始至终也没有出现过。
  “妈妈,昨晚昙花又开了,你又不记得叫我起来看了。”儿子终于哭了起来,“妈妈,你忘记叫我了!”
  “哭什么哭?我自己也没得看!再说,几个月前那次开花,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我恶狠狠地吼到。
  “可我还想……”儿子第一次被我的凶相吓呆了,咽了后面的话。
  三朵昙花,就在我不留神之间、就在我的心堕入红尘烦恼之际、来不及惊讶和后悔无暇顾及它们之时,匆匆地,凋谢在我的冷落里,离我远去!石头,你也会开花是吗?如果不会,那为什么会凋谢呢?为什么只剩下灰色头像?
  我只想看看昙花那暗红的花萼、钛白的花苞;闻到昙花淡淡的幽香,却忘记了它的短暂,更忘记了它只开在夜里、见不了阳光的特性。就如我们在网络上虚拟的情感一样,一旦开在了阳光之下,想清清楚楚看到对方,岂能长久?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5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