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如醒

2021-09-16 02:26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静初,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既然人生是一场大梦,而我正处于梦中,本想不管不顾任梦发展,转身惊觉,我于梦中一步一履皆如丝如线一般纺织一幅巨帜画卷,岂会在一夕间明了、清醒,且罢!便如曹公所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想那18世纪遥远的欧洲的动荡与巨变,拿破仑披荆斩棘建立前无古人固若金汤的庞大帝国。整个欧洲大陆谁与争锋,虽俄奥强强联军亦败于奥斯特里茨战役,且附送他一个王冠上最完美战役的明珠。今日明星广场的凯旋门仍无情的雄踞屹立,可曾为他的陨落流过一滴泪,而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英雄现已是黄土一杯,孤独的沉寂于在南太平洋的小岛之上。我最敬重的的英雄啊!是你用双手造就的梦,那浪漫的土地仍残留您炽热的腥红,马赛曲只有你的雄浑方可振聋发聩,法兰西也因你登上那熠熠的王者宝座,而你,在大殿,在众将士,在你自己的帝国里只是轻轻的叹道,我所有的战功都将随历史被人遗忘,唯这《民法典》才是我真正的功勋,诚然,它确实是所有创立欧洲法例的模板。通彻历史,明晰人心,却令我每每读到都心碎,梦过千寻,而人何处?
  同时,在海南,或者应该是在儋州,在那天涯海角,苏轼他佝偻的身影站在船上,一双混浊而聚神的双眼只是静静的望着脚下的泛论的浪花,此刻他累了!如今终得返乡,他无喜亦无忧,只是脑中浮现出当年父子兄弟三人初出蜀地,豪气万丈,于赴考舟中诵诗,吟词是何等的恣肆狂放,满腹锦绣恰为大宋河山而织,胸中纵横只为黎民百姓而谋。谁料,纵使欧师避后使其“出人头地”,天子狂喜因获治世宰相,也都不敌两口“官“之三寸簧舌。坠于乌台,溺于污流。于清冷的孤夜中明了,悟了!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于梦中明晰尘世,不过梦尔。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55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