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的望

2021-09-16 02:21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其实,从旧教育厅到学校也就是二百多米的样子,偶尔多的就是飞哥住在的六楼之隔,让纵向的距离多了几分恐惧感。八点零六分,太阳热与不热似乎跟时间点脱离了干系,让人捉摸不透。该是有朝气的时候吧,就像是孩子。出来教育厅的大门口,这所城市所带来的“络绎不绝”让人无从插脚,就连平时的人行轨道都丢失了其最原本的功能,上班族有了穿越轨道的穿透力。我反方向的行走,迎来了这些电动车一族的不屑的眼神。我看着穿插在汽车中的自行车与电动车,似乎“络绎不绝”这个词更有了非同凡响的意义,因为它将各种车竭尽全力的罗列进去,不幸运的是,这次的词语,我则作为“11路”一族,充实了这样的境界。之所以的“不幸运”,那是在这样的拥挤中看到了城市的丑陋,让内心生出了一丝再也不想呆在这个城市的欲望。
  说起欲望,我则认为这是个很可怕的词语。它随时随地的跟着一个人,纵使有大有小。但是其可变性让其变的极不稳定,“慢慢缩小”抑或“欲望爆发”都是令人无所适从的极端表现。“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这是张爱玲《倾城之恋》中的一句经典。但对于鄙人这样知识粗浅,意境全无的大老粗来讲似乎并没有多大意义。纵然我在这座城市中爱上一个人,这样拥堵的交通似乎更能够剥夺我爱他的权利。这也许就是我最为在乎的生存自由,假如这也算是欲望的话,那我要说,城市的拥堵让我真真想要生存自由的欲望在这个早晨爆发。
  生存欲望,我将其片面的理解为了赤裸裸的生存自由,有些偏颇的表达。但是却难免想到一些其他的方面。暂且避开哲学中关于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这种形而上抑或是形而下的东西似乎很难在知识处于一介布衣水平的我的辩解中找到相关证据。
  “生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生活本身!除把生命维持到死以外,不会再有其他什么任务。人因此而获得维持生命的力量”——斯特林堡。
  “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张闻天。
  比起斯特林堡,我更喜欢张闻天对生存欲望的这句表示,很平实。我生活的理想,大概也就是这样理想的生活,但是就在人生的路途中,“这样”被赋予了多种不同的含义。我的“这样”就是自由。但是人各有志,他的呢?他们的呢?
  当生存欲望被无限放大的时候,存在于每个人身上的表现将世界变的无奇不有。该用“和”的态度去尊重这种多元化的人性,欲望的不同,让每个人生活的道路不同,让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让每个人的心灵不同……多元化的人们,总归得益于多元化的欲望吧。物质、利益、金钱、亲情、爱情……
  物质,很必然的充斥于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稳稳地占据了一部分人的心。相比精神上的空虚,物质的实在性让空虚变的一无是处。无独有偶,利欲熏心,金钱交易,一下子将人从精神中脱离出来。物质的满足给了这群人最大的精神讽刺,“灵修”事件的出现,让多多少少的平民百姓看到了这如此讽刺的一面,纵使没有嘲讽的意思,其本身的精神一定程度的空缺被身处真正幸福的人群一览无余。比起物质充裕后的“灵修”反应,平民百姓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得到的情感是那样的倍感珍惜。亲情,爱情,未免不是欲望的表现呢。精神欲望,似乎来的更加猛烈一些,但是却充实着这个世界的单纯与美好,情感中的欲望让人的本性展开的更加辉煌就好了。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命运将其唾弃的时候,还是不忘去惦记阿毛的死。大家看到想到的都是因为那个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见谁都一泄一通的祥林嫂,那个人家人躲的祥林嫂。偶尔我看到的却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她,纵使经历过被命运拿起又放下的沉痛摔打,她仍然不变的不还是那份有存已久的母爱,不论做什么,说什么,他都很伟大,不是吗?
  说起欲望,我也曾,不,不是曾经,是现今还在有的欲望。姑且先摘掉物质的帽子,因为毕竟是潜在的,我在想用知识来冲级那份欲望。至于感情,那份欲望从来没有消隐过,就如刚刚看到圈圈给我的信件,昨天听他讲新兵连的事情我仅仅只是觉得挺好玩的,然而今天看到跃然纸上的文字,似乎一下子就体会到那种心酸,眼泪随着他描述的生活节奏慢慢的鼓出了眼眶。这就是我想要的最为真切的感情之欲,没有做作,没有虚假,如此,眼泪也是宽慰的,快乐的。欲望,似乎变的更加猖狂,我希望它可以来的猛烈些,这样,我的朋友就多一些,我的快乐就多一分,我的精神就多几份的价值。
  八点多钟的太阳,依然高高挂起了,路上的行人还在你争我抢的追寻着,追寻着……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50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