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夜市

2021-09-16 02:02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当西天那最后一抹夕阳,兜兜转转依依不舍着渐渐隐匿,雀鸟归巢的匆促啼鸣一道比一道紧了,暮色四合初上浓妆,放眼望去,头顶上方那成群结队的小星星们亦俏皮地连连眨起了眼睛,瞧瞧它们一副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样儿,仿若悄无声息地进行着某些残酷的选美比赛,抑或是情人间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心意交流也未可知。这厢里,暖意融融的小镇夜市就如火如荼紧锣密鼓地敲响了。
  
  要说是谁先行拉开了它隆重的帷幕,看一看瓜子儿摊上那烫头黄色小波浪颐指气使的中年妇女,您就豁然开朗了。她一面技巧娴熟地将一口瓜子儿皮吐得上下翻飞,一面厉声敦促着自己男人将家中落下的半袋瓜子儿急急送来,言语间,男人唯唯诺诺着骑上一辆近乎枯朽的单车远去了,望着那七绕八拐东倒西歪的滑稽背影,她下意识撇撇嘴角,冷哼一声又继续忙开了眼下红红火火的小生意。是的,男人是西街有名的残障人士,腿脚不便且先天性侏儒,平素仅靠设摊卖报维持生计。那睥睨一切的女人,终究如何与他走到一起,并不疾不徐携手共度了这万般苍茫岁月?莫论是非,切勿猜忌,但看那雷厉风行唾沫横飞的老板娘架势里饱含的历练与坚强,但听那硬币与纸钞相互碰撞的声响里满载的希冀与向往,不够不够,尚有那男人匆匆归来时青筋暴起的左手上所提的一份鸡蛋面,它那盈盈浮动的一缕香,顿时将这女人黯淡许久的瞳孔照亮,那一刻,你敢说自己心底没有莫可名状的暖意在流淌?
  
  与这瓜子儿摊隔街相望,是一间兜售鞋袜的迷你型小店铺,除却店面上高高悬挂着的“跳楼价”大红字幅,精明万分的店主男正眉飞色舞地手持火机肆意熏燃着一只足球袜,以显示其响当当的使用质量,你看那时而幽默诙谐时而激情澎湃的演讲,活脱脱一场活色生香撩人心魄的马戏团表演,直诱引得路人三三两两簇拥而来,好不热闹!为拉近与众人的距离,从而打消隐隐潜伏在大家心头的某些质疑,店主男随机挑选两名路人组成一团,走上前来亲自示范刚才那烟熏火燎惊诧莫名的一幕,果不其然,天衣无缝的精彩表演获得了阵阵掌声。众所周知,本着铺设悬念的原则,为将表演推向史无前例的最高潮,艺术家的压轴节目往往放在最后进行,这不,趁热打铁,未及掌声真正平息,店主男便拿出了其混迹江湖多年的“杀手锏”——拔河比赛,周遭众人一头,店主男独一头,生生撕扯着刚刚熏燃过的那只足球袜暗暗较起劲儿来,正当彼此面红耳赤汗流浃背之际,随着“啪”的一声响,恰似那多米诺骨牌,众人那头出其不意接二连三地摔倒在地。这当儿,原想那袜子早已断裂为长短不一的两截,谁料它仍完好如初地呆在领头那位的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瞌睡,再看对面那店主男,他竟兀自拍起手掌,旁若无人地乐开了花!
  
  若论热闹程度,还要数广场东侧那家新开的“老王家烧烤城”,说它是城,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充其量不过一地域宽广熙来攘往的大型摊子,即便如此,仍旧吸引了一大批顾客蜂拥而至,其间尤以谈情说爱的小年轻和膘肥体壮的“啤酒肚”为主,自然喽,谁都无法忽略城门口那随风招展的大红条幅上格外醒目的一行字:吃烧烤,送扎啤。炎炎夏日里,与其说他们是在吃烧烤,倒不如说他们吃的是一种情调。谁敢说悠远古镇中一顿酣畅淋漓的露天烧烤里蕴藉着的浪漫,抵不过浮华都市里一套拘谨考究的烛光晚宴?谁敢说高档饭庄中礼数繁琐琳琅满目的一餐满汉全席,较携家带口的悠远古镇里一场暖意融融的露天烧烤来得安逸?谁敢说那些自食其力一面豪饮着清凉扎啤,一面为电视中小沈阳的精彩表演喝彩叫好的民工们,一准比那些夜夜出入KTV与夜店不醉不归,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奢靡无度的政府官员更加低俗?闭上双眼,让自己那缕心魂悄然化作古镇上空的一阵风,化作古镇夜晚的一滴露,让自己与古镇合二为一,红尘俗世之万般真谛你自会了悟。
  
  如果没有蹒跚而行哭闹不止的那位幼童,执意催促着父母急急奔赴这“单车型菠萝摊”的话,谁又会发现蜷缩在角落中骨瘦如柴的这位老者呢?你看他一面吧嗒吧嗒用力吸食着自制的纸烟,一面神情急切而茫然地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这般潦倒的境况里,终究饱含着怎样一桩苍凉难言的心事?老式单车残缺的铃铛、随风翻飞的白发、蜿蜒曲折的纹路中,又走过了几多渺远不堪的人生旅程?激流险滩抑或一马平川?风雨兼程后的那份孤单又可找谁来言?如此这般的缱绻心事定是被那孩童听到了吧,他是单单来买那支菠萝的么?不不,他一准是满载着温暖来雪中送炭呢。试问人生最孤独的两个群体是?答曰老人和孩童。老人是历经沧桑后的孤独,孩童是一张白纸式的孤独,看似完全不搭界的两个年龄段,在某一时刻却心有灵犀地融合在一起,彼此辉映和提携,互相取暖与慰藉。这当儿,孩童与妈妈的背影如一缕轻烟早已飘远,老者抖抖索索的左手中却依然紧紧包裹着那一元钱,你看他时而将其放进上衣隐秘的内兜里,时而速速抽出装入裤子深深的口袋中,那般抓耳挠腮惶恐不安的神色,怕是受宠若惊了吧?
  
  循着众人络绎不绝的唏嘘声,远远俯身望去,只见广场石阶上双膝着地跪着一十四五岁的少年,胸前环抱着一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相片,面前那匹写满红色字迹的布头上散落着些许毛票,那一瞬,心下涌起的竟不再是可惜可怜这类同情悲悯的字眼,而是结结实实铁板钉钉的厌恶,看看周遭议论纷纷的人群,前去丢钱的亦十分清寡寥落。世俗生活磨砺下的我们,果真铁石心肠麻木不仁了么?果真良心尽失一毛不拔了么?想一想少年的真实境遇和所作所为再来评判大家亦不迟吧。咱们暂且不去质疑少年此刻所彰显的孤儿身份吧,即便如此,作为一名十四五岁完全具备生活能力的人,作为一名本应是血气方刚活力四射的少年,而今却要依靠别人的施舍来维持生计,倘使其父母在天有灵,如何心安?设若孤儿身份亦不过职业所需的一场假象,那便更令人不齿了。是的,人类本一家,生于尘世,必要时我们理应伸出援手帮扶弱者,但我们无需帮扶自暴自弃的弱者。
  
  不期然地,午夜近了,霓虹的光芒亦渐趋微弱。微风过处,哈欠连天的布帘,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玻璃窗,疲倦至极和衣而卧,我却再也睡不着了。亲爱的朋友,您知道么?那一瞬,我胸中顿时灌满了人间烟火的俗世生活,这沸反盈天的小镇夜市,贫瘠或殷实,宁静与喧嚣,都是我内心深处无可取代的至爱呵!
  
  2010.5.13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35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