绢花与梅

2021-09-16 01:46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也许是上一个冬季太漫长,也许是这个春天行走的脚步太迟缓,“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早都过了,已是七九天气,公园里的梅依然未开。
  
  年节前,梅树全都打苞了,花苞一天天长大,看样子,过年期间,那些梅定然会傲雪绽放展示一片新鲜春景的。
  
  熟料,临近年节,梅没有开花,倒是公园里的高大树木全被人缠上了彩色霓虹灯,桃、杏、李、梅诸树还被绑扎上了绢花,那些凭借人工做出来的桃杏之花,无论形、色,都是可以乱真的,近看生机勃勃,远眺如云似霞。知情者知道那些是假的,欣然一顾之后,再也不屑一顾;不知情者,特别是乡下来客见此情景竟会失色惊叹曰:“啊,城里的花,也比乡下开得早啊!”于是,怀着更加激动的心情前往赏花。待他们弄明真相后,仿佛是证明自己先前的怀疑的有道理和判断的极准确一般带着满脸不屑的神情,说:“我就说嘛,现在才是四九天气,哪有花开啊!”
  
  在晨昏两时去公园散步的人依然如故,只不过,那些“怒放”的绢花再也不能给大家带去更多的喜悦。间或也有人凑上前去细心察看桃、杏、李、梅诸树的,却不是在看乱真的绢花,而是在审视那些树木枝头,特别是在审视梅树枝头攒三聚五的花蕾。那些花蕾似乎还在长大,越长越大,差不多个个如黄豆粒儿半大小了,却不开花,大概是时令未至,依然天寒地冻的缘故吧——虽然早已立春,但是天气比先前更冷,这是北方常有的峻厉春寒。
  
  那些绑扎在树上的绢花,虽可乱真,但终是假的,时间不长,就渐渐不能引起行人的兴趣而驻足一观了。虽然它们的色彩是那样的鲜艳,虽然它们的样形是那样的逼真,但是毕竟缺失了从含苞,到绽放,到盛开,到凋谢的过程,也只能僵硬地参差在冷风里,权充当了了无生气的风景符号罢了。
  
  上元过后,春寒更甚,彤云四合,时有雪片自天而落,也是寥寥得近乎萧条,别说积雪,就连街道的路面都不曾打湿过。早晚之际,朔风依旧狠劲地吹,持久而凛冽。去公园散步的人在日日减少。虽然行人很少,却也有关心花事的,更有爱梅的,每至梅树前,总要拨开成簇成簇的绢花,伸脖引颈,察看梅树枝头挤挤挨挨的花苞。然而,看终归是看,天色如此阴沉,天气这般冷峻,想看花开尚待时日。至于枝头那些招摇艳丽的绢花,虽然是假的,但似乎很喜欢在人前招摇,即便很爱招摇,却毕竟是虚假的,不会引起人们更多的注意。真实的东西似乎永远是那样的内敛和含蓄,人反而要探究、要寻觅。
  
  风极凌厉,却不能拂去绢花花瓣上面的尘,甚至,那些乱真的绢花上面的积尘还是凌厉的风吹上去的。仿佛因为蒙尘,仿佛暴露于天光太久,绢花开始失色,大不如先前那么艳丽,仿佛已是昨日黄花,尽管还在冷风中招摇,并且是僵直、死板、呆滞的招摇。
  
  真正关心花事和真正酷爱梅花的人,每日必到公园,每至公园必到梅树之下,拨开成簇成团但已是蒙尘、失色的绢花,细心察看梅的花苞,他们的眼神和动作是无比的虔诚和恭敬,仿佛在察看正在孵化的卵,察看是否有破壳而出的长着黄口嫩喙的面孔出现,那么急迫,那么庄重,又那么神圣。
  
  这几天,他们开始传递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梅的嘴儿张开了,是胭脂色的!
  
  色衰而爱弛,这大概是一般人审美心理的自然流程吧。绢花失却人们的宠爱,一是因为它们的假,二是因为它们的容易蒙尘。假的东西本就无足挂怀,而假的东西的容易蒙尘又不能自拂者,则显得太脆弱,太懒惰,太无朝气,太无生命力,为人所不屑,自然也就无法让人恭维了。虽然形、色皆可乱真,但终究因为不是具有自然活力之物,没有生命应有的循序渐进的生发和成长的过程,没有风华正茂的全盛时期,没有凋谢时候的苍凉和悲壮,就不能引发人的灵魂的震颤和心灵的激越冲动,不能焕发人的内心的关于生命历程的种种感念,那些高超的仿真度终究也都是徒劳的了。因其终究是假的,因其仿真能力的有限,与真花真朵相比,绢花对人公然的欺骗和一成不变的虚假,就让人对它们爱不起来,甚至要生出反感了。虚假的东西终究没有感召力,而真实的东西总让人不自觉地要敬重了。
  
  与自然天生的花瓣不同,绢花一旦被玷污,虽风雨常作也不能将其污迹去除;而真花真朵,它们的花瓣表面有一层如荷叶表面一般的特别的绒毛或粉末,这层粉末能使花瓣抗拒雨水的长期浸淫。真花也会蒙尘,但真花一旦蒙尘,因为它们有自拂的能力,因而微尘也将遂风而去随雨水而去,因此,一场雨后,千树开花皆可焕然一新。所以,“杏花春雨”和“梨花初带雨”之类的佳句便屡屡点出了世间不可多得的高趣和妙境。
  
  尘世之中,万物无不蒙尘,但蒙尘尚能自拂而不污者,鲜矣,凡有此能者,当有真能耐和真性情,也当有自我成长与自我保护的本领。至于那些虚的、假的,无论它们的形、色是如何乱真,因为它们并不具备这些品质和能力,它们赫然的形和艳丽的色都是无法长久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常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为了求真,居然要跋山涉水,远赴深山古寺,一观真花真容,一览天然春色于己之寸心,如此作为,比起用绢花装饰树木,惑人以虚假之物,可算是一种崇高境界了。
  
  今早,有喜讯传来,公园里的梅,有半开的了,是胭脂色的,很鲜艳,也很洁净。看来时日足久,时令渐至,那些历经隆冬磨砺的真正的梅要凌寒开放了,这是自然之力,是生命之能的自然冲动,谁也挡不住。而真正的春色,一定是真正的梅吐芳蕊、桃鲜李艳吧。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22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