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梦

2021-09-16 01:37  作者:夕枫香 0 Views 评论 0 条

  昨天整夜做着与狗周旋的梦,那条无赖的狗一直纠缠我到天亮。早上起来,可恶的梦还像苍蝇附膻,撩之不去,于是对妻子说了此事,妻说:这梦不好,做这种梦是要摊麻烦的,不过梦说出来就好,坏事就“冲”过去了。妻子说时神秘兮兮的,活脱脱一个“女周公”。我这个盗版的读书人真的犯起嘀咕,在办公室里如老和尚打坐—一言不发。害得我一整天都未敢出大气儿。
  
  其实梦是睡眠中出现的一种生理现象,梦的内容与清醒时意识中保留的印象有关,只是做梦时这种现象常错乱不清而已。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这句话不无道理。蓦地想起昨日梦见狗,是因为头一天去个体户收税时,贸然进门,险些被那家的大黑狗咬上一口所致。
  
  记起少不更事的孩提时代,就常常听姥姥给街坊们说梦,我家的土炕上时常坐满了东街西院的婶子大娘们。姥姥叼着烟袋,盘着腿,矜持地说:
  
  梦见棺材是好事呀!说明你要发财了,明儿早上早些出门吧,不捡回两块大洋才怪呢!东院的赵婶捂着嘴险些笑出声地说:“婶子,现在哪有大洋呀,是人民币。”
  
  “对,对,是人民币。”姥姥补充到。她倒是不计较别人的更正,吐口烟圈又说起被狗咬的梦,“可别出门哟,你要被抓到衙门的。梦见捡银子,也不是好梦,你家要招贼的------”说完便从含着烟袋的右嘴角射出一线唾液,不偏不倚地落到墙角。
  
  那时我对姥姥的说梦有些懵懂,等到我能真的正儿八经地做梦时,姥姥的说梦已不够入流。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人做梦的内容在她老人家的大脑中早已付之阙如,她已听不懂什么是三陪,什么是腐败了。
  
  从小到大,我一直生活在梦境中。
  
  刚刚懂事时大多做着弹玻璃球、扇烟盒之类带有梦呓的童趣梦,那是一种纯净的朴素的梦。到了大一点时,父亲的挨斗,玩伴的白眼,使我在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忐忑不安的境况下度过的,所有这些给我人生的底片涂上了阴暗的底色,影响至今。在以后的生活中我无论怎么煞费苦心地调试焦距,变换光圈,都成为徒劳,始终都没有给自己照出一张色彩鲜艳、像模像样的相片。做什么事都比较猥琐、小心、腼腆、放不开,习惯于别人的耳提面命。
  
  随着时间的滑动,我梦中的内容有所更新,到八十年代初便开始做起五彩缤纷的求学梦,梦见自己金榜高中。那是我人生思维中第一个美梦,第一个闪光点。一个家庭成份不佳的孩子除了考学还能觊觎什么?
  
  参加工作以后,我又开始做起华盖当头,指点江山的求职梦,其间正值青春年茂,也不乏夹杂着些“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鸳鸯梦,梦到兴奋处方感下身黏湿。相当长一段时间,求职梦与鸳鸯梦相互交织,相伴而行。有时梦得真真切切,梦中人、梦中事真的很难与现实剥离开来,待去卫生间用凉水冲一下脸,蓦地醒悟,原来那是南柯一梦。
  
  掰开揉碎了说:我要感谢这些梦,是它们支撑着我走过那段不安的岁月。
  
  袋里无钱,心中有恨(郁达夫语)。我也常常做过腰缠万贯的金钱梦,在现今有钱冰亦热,无钱火亦寒的时代,不做金钱梦的人一定是个傻子。幸好这种梦自己未做得太深,以至于不能自拨,这是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做噩梦的真正原因。要知道,金钱梦与噩梦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梦中“常恨非吾有,”醒来后自忖“何时忘却蝇营。”
  
  在过去的岁月中,我实在做过太多的梦,在梦中哭过、笑过;在梦中失落过、也满足过。终于有一天早上醒来,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正在做一个冗长的梦,在梦中我竟沉睡了四十多年。
  
  梦能不能算是人思想的一种反刍呢?我很以为然。白天的一种快乐、一次欢愉,甚至恐惧,都可能成为夜里做梦的素材。记起《济公传》中有句话:一不积财,二不结怨,睡也安然,走也方便。白天恶事做尽,夜里不做噩梦才怪呢!怪不得有些人夜里失眠,这与积财、结怨不无关系,如果梦能成真,我猜想会有很多人会彻夜难眠。
  
  我不敢说自己是清流善类,但我敢说,我是热衷于做梦而且是专做美梦那伙儿的。
  
  人类不是梦的专有者,但至少是噩梦的创造者,噩梦是上天给予人类最大的惩罚。当邪念付之于行动时就会噩梦不断,天下最痛苦的事就是用今天的噩梦去反刍昨日的恶举。
  
  拥有一颗健康的心吧,不求美梦成真,但求美梦不断。
  
  黑龙江省伊春市友好区国税局:夏玉君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1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