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

2021-09-16 01:35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我见过鬼,还把鬼打得逃之夭夭。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有一个时期我对武术着了迷,去故乡跟叔叔学会了大洪拳,地趟拳,八卦掌,九节鞭,单刀,春秋大刀等。我那把春秋大刀可不一般,样式像关云长的大刀,刀是半指厚的钢板,刀把是一握粗的钢筋,重三十八斤,普通人举上举下都困难,我能舞得上下翻飞,轻松自如。那时候,我高中毕业,无所事事,和狐朋狗友们玩得疯狂,天天半夜回家,再扛着器械去练武术。哪天不练就睡不着觉。
  
  练武的地方很特别,出门往东一里,跨过菜地,有一片很大的坟场,数百个坟头,坟场正中是干枯的池塘,平整,开阔,是习武的好地方。这地方阴森森,冷清清,白天也少有人,晚上更是人迹罕至。三更半夜在这样的地方练武,许多人听起来都毛骨耸竦然,更不用说身临其境了,想想都害怕。不过,我胆子壮,不怕。曾经有一次,和几个哥们半夜里喝酒,炒一盘菜,需要辣椒,家里没有。我说,去坟场菜地摘几颗,谁敢跟我去。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吭声。后来有个哥们壮着胆子说,他敢去。到了坟场边,那哥们吓得不敢走了,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我一个人穿过坟场,摘了辣椒回来,哥们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这样的环境里练武,可以称得上天下奇闻。不是吹牛,我一点不恐惧,像光天化日之下逛大街。真的。
  
  那天深夜,像往常一样,我扛着器械来到坟地。周围一片漆黑,没有月亮,有星星,有风,可谓月黑风高了。借助星光,隐约可见坟头林立,坟与坟之间站着白杨树,风吹来,树叶哗哗响,听起来怪异,�}人。干枯的池塘里荒草萋萋,膝盖深,中间一片空地不长草,白蒙蒙,平展,那是我习武踩踏出来的。我先练拳术,又拿起单刀挥舞,闪转腾挪,呼呼生风。正练得起劲,突然,发现一个白衣人,飞快地从坟地里出来,向我走过来。我没理会,只顾练习。大概武林高手都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超凡脱俗,行踪不定。以前我练武时,就有人来观看,还给我指点迷津,功夫了得。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说不定又是一位武林高手,见我耍刀,过来看看,弄不好还跟我过招呢。出乎意料,白衣人没有径直走过来,而是绕了个弯子,朝我后面走去。我胡思乱想,莫非想背后下手?我停下来,扭头看。那白衣人飞快地往另一边坟地里跑,只见身影飘,不见双腿动,没有脚步声,没有踏地面的声音,也没有衣服与荒草摩擦的声音,脚步之轻,速度之快,超乎想象。眨眼间,白衣人已经飘出干枯的池塘,飘上高处,消失在坟地后面了。我不知道他耍什么花招,大吼一声,谁?!没有回答。我突然意识到,遇见鬼了,握着单刀急追过去,站在白衣人消失的坟前,高叫断喝,谁,出来!仍然没有回音。我围着坟墓转一圈,荒草过腰,什么也没有。我不甘心,又转一圈,还是没什么也没有。奇怪,明明看见白衣人跑到这里了,怎么没有踪影呢?我大喝一声,出来!手起刀落,一棵大核桃粗的小树断为两截,树身倒下去,树叶哗啦啦响。也许,白衣鬼见我异常凶悍,吓得屁滚尿流,不敢露面了。
  
  我返回去,继续练单刀,练九节鞭,练春秋大刀,练完,扛起器械回家了。
  
  世上有许多事科学无法解释,就像飞碟,科学家研究几十年,也没有研究出名堂。还有,佛教里的一些现象,按科学的解释,不通。我个人认为,科学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不是唯一方法。说不定真的有鬼。
  
  后来,我向朋友提起此事,有人说,我眼花了,有人说鬼不害好人,又有人说,鬼怕恶人。我糊涂了,不知道自己是恶人还是好人。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12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