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安放我的天堂

2021-09-16 01:27  作者:夕枫香 2 Views 评论 0 条

  一
  
  儿提时期的生命是嫩黄的,像春天里的芽苗,一场小小的春雨就能促成一个生命吸足饱满的乳汁,快乐,健康地成长。
  
  生命的童年期,宛若童话一样透明,简单。一个愿望得到满足,就觉得那幸福,像天上不小心掉下的糖豆,正好落在嘴边,轻轻一舔,就成了人间美味,刹那间的满足感,即使在睡梦里,也还在舔舐着唇边遗落的味道。假如不幸被馅饼砸到,那从天而降的幸福会堆在脸上很久,似乎馅饼永远也吃不完且永远地挂在脖子上。于天堂的想象,单纯,具体,老师的几笔对勾,妈妈手缝的花布裙,奶奶口袋里变出的好玩艺儿,同桌那个小男生偷偷塞到书包里的皱皱的小纸条,一不留神,就轻易地得到了,拥有了,旋着花布裙随风跳啊。从来不去想,天堂会好成什么样子,但那一刻的满足,应该不啻于天堂。幸福的定义是什么,是满足,没有阴影的童年,天堂就像上天落在人间的风,一把一把抓着。
  
  但上天吝啬,仅把生命中的一小截算作童年。一阵风吹过,还在梦中回味着的快乐,便被上帝的闹钟毫不留情地唤醒,就像日渐长大的身体,再也回不到妈妈的怀抱,童年的快乐,只能在梦中短暂的体味了。
  
  及至长大,那些人生的悲欢便不由分说地来了,它从来也没有问过我们需要不需要。失恋是必然的,因为有爱情,失落是必然的,因为有得到,失眠是必然的,因为那么多的时间,上帝不是给你去做梦的。越来越多的不满充彻我们的内心,满足只是瞬间,而不满足的感觉欲壑难填。我们将自己寄存于人间的苦难之中,一遍又一遍数念着天堂,天堂之外的天堂。我们背负的也越来越多,积郁越来越深。于是,光鲜的脸上多了沟壑,僵硬的肌肉缺少笑容。多数时候的我们,总是把自己放在阳光的另一面,下阴线拉得老长,拖着长长的影子,我们一边寻找着渴望的天堂,艳羡那些活在天堂里的生物,一边不住的设问:茫茫宇宙,哪里安放我的天堂?
  
  二
  
  曾经以为,小小的站台就是天堂了。一张薄薄月台票,就是进出天堂的门票,小心地夹在日记本里。但还是被岁月渍黄了,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一张小小的纸片又能留住什么。永恒不过是两个当事人当时当事的情绪作呕,小小的站台,早已看厌了迎来送往,状如生命的物质不过如此,还有什么能留住一颗心呢。
  
  此去经年,天堂不再具像,而成为笔下的符号了。
  
  活在尘世中。
  
  看那些每天走进婚姻殿堂的恋人,在接受了审核户口本,介绍信,身份证,体检报告等一些列不算漫长的程序之后,两个人头挨头定格,而后终于拿到盖了红色印章的小本本,男女各一。看到过有青年男女激动相拥的一幕,也目睹了不太年轻的男女热泪盈眶的一瞬,那一刻,仿佛上帝为他们开启了婚姻的大门,走进婚姻殿堂不啻于接到了天堂的召唤。新婚蜜月,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活在天堂里。而相对一辈子的相守相扶,一个月的耳鬓厮磨,毕竟太短了。不然,怎么叫做蜜月呢。
  
  上帝是公平的,也是吝啬的,他有意让守门人打了一个盹,让守候在天堂外面的你溜了进来,尔后,那个守门人醒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职,便挥起扫帚,毫不客气地将你扫地出门。
  
  三
  
  上帝创造了天堂,原意是要消灭人的妄想,人执迷不悟,上帝便让你品尝一下天堂的快乐,给你留了一辈子的念想。
  
  朝圣之路,一个个匍匐于地的生者,为来世积攒着通往天堂的脚步,执着于轮回的幸福,其实,他们在迈出虔诚的第一步的时候,已经抵达天堂了,那抛却了人生疾苦的心灵的纯净,在一起一伏间,天堂在他们的双手合十中,莲花般盛开。
  
  网络上见过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妪,老伴和子女先后离世,孑然一身的她,守着几只流浪的猫狗,在阳光下,惺惺相惜。她曾经因为失去最后一位亲人而跌入地狱,却为几只小动物构筑了一座天堂,她也享受到了来自天堂的光照。
  
  佛经云,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如来。
  
  采访过这样的一对男女,为爱同居。不久,男人即祸患尿毒症,女人打工养活着两个孩子,手里有点钱,就给男的做透析,透析稍好,男的就帮别人开出租,几年下来,男人的身体越来越差,整个人像烧过的木炭。后来,男人果断地停止了治疗,揣着仅有的几千块钱回到十几平米的出租屋,男人和女人一遍又一遍的数着手里的钱,合计着。先给两个孩子买了两份保险,余下的,收拾了一桌子饭,请来双方的父母。女人剪了喜字,贴在窗户上,那天,他们领了结婚证,给了两个孩子一个合法的家,十几平米的小屋,晕罩着天堂的光芒。
  
  不知道天堂的确切定义是什么,是一家子富足的生活,是女人身上优雅的衣着,是孩子嘴里不断冒出的泡泡糖,想来,都是,又都不是。
  
  著名作家史铁生生前曾说:
  
  天堂更像一汪储满了水的深潭,看得清我们,我们却测不到它的深。就像人,在神的面前是透明的,而神只给了我们膜拜的尊严,没有透露出它任何的瑕疵,或许是我们肉眼凡胎看不清,或许是我们的禅悟不足,体会不到它的境界。人与神的距离是永恒的,你没法跨入到神的行列中,神也无法越界到人间。这是宇宙的法则,永恒的法则。佛偈有云:心如朗月连天净,性如深潭彻底空。又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佛其实是在劝导我们,放下那点执着,此处即彼处,有中自然有,无中永远无。
  
  能看清楚眼前的一杯水的人,同样能体会到一潭水的境界,须知,有些物,有些事是无需清楚的。破除妄想,处处即是天堂。
  
  四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放到现在,其实就是天堂和地狱的最好诠释,好心的渔夫本来可以在天堂里享受它无忧无虑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夕而歇。但人的贪欲无尽,上帝就变作金鱼来考验他,结果在他犹豫的当间,天堂抛弃了他。初读这个故事的人,往往把谴责一股脑儿给了渔夫彪悍又愚蠢的老婆,其实渔夫老婆的过错代替不了渔夫的错误,正是渔夫的一念之差,他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回到从前的日子,却回不到从前的心境了,渔夫的天堂只能在梦中相遇了。
  
  渔夫的故事在今天还在不断地上演。渔夫的悲哀是人性的悲哀。对大多数人来说,天堂是空中楼阁,是海市蜃楼,是刹那。只有极少数的人把它定格下来了,像相机里的胶片,永远地存在那里,岁月流逝,天堂永恒,这是具有强大心里的人才能完成的事业,是的,经营天堂是一项超强的事业,它回报给你一生的安详和宁静。不物质,不凋谢。
  
  五
  
  喜欢史铁生的《地坛》,一遍遍的读,仿佛跟在他的身后,踩着他的车辙印,陪着他,一次次的走过,草木轮回,四季更迭。我们也从青年到中年,之后,他停下了脚步,也完成了自我天堂的构筑。臆觉中,他的天堂安放在地坛深处,那个他无法企及的窗格中间。如今,斯人已去,地坛也非昨日的地坛,可他的天堂牢牢的座在中间,像佛陀下面的莲花,熠熠生辉。由于身体的原因,史铁生没法用人类的肉眼看到这一幕,而恰恰是看不到,铸就了他天堂的永远。生命的精彩往往绽放在缺失的那一块。
  
  六
  
  生死的轮回是谁也无法逃避的。哭着来的人,很少笑着回去,他们的一生都背负着自酿的苦酒,走一程,喝一口,酒瓶干了,人生了了。苦了一世。也有哭着来而笑着走的,开始的哭是对生的意义的不确定,哭的表达是抗拒,是抗争。但是,慢慢地,他们冷却下来,积极的布置着自己生的格局,探讨生的意义,彻悟生的谜局,于是,他们手中的烛光越来越亮,身后没有阴影。他们在生的路上,成为圣者,夯实了死与生的链,当史铁生放弃治疗,决意回归的时候,他积蓄的思想已经构筑了自己的天堂。天堂的光照着他,也照着我们,追随思者的脚步,我们也晕染出自己的微光,当光足够大的时候,就是《心经》里的“照见五蕴皆空”了。
  
  七
  
  佛的世界持久而恒定。银河沙树在佛的眼里,不过是烟云一抹,看到和看不到,都不会影响佛无限的视觉。而人不一样,人的定力有限,人的存活期有限,人的生命需要保鲜,于是,天堂应运而生。天堂在不停的像我们召唤,我们有了存活下去的寄托,我们渴望着生命的鲜活,热烈,持久。曾经邂逅一位癌症患者,癌细胞已经侵入脑部了,做放疗,痛苦昏昏然,却又无法持久,清醒时的痛楚,远过肉体的折磨。医生告诉她,长期的放疗有可能导致痴呆,于是,她在放疗之余,拼命地做着各种想到的事,医生又说,身体经不起劳累,她又把想做的事分成ABCDE五大类,把急需要做的事,做了;把相对遥远的事写在记事本上,期待来年;把自己力所不及的事托付给身边的好友,她在有限的生命里拼命的鲜活着,绽放着。
  
  人生的每一步,都在天堂和世俗间摆渡,把心向左一点,再靠一点,可能就是天堂了;向右了,也许就跌落孽缘,我们的生活摇摇摆摆,心也就在天堂左右晃来晃去,有时候,刚触到一点幸福的味道,诸多的烦心便把幸福赶的没了踪影。明明手心里捧着宝塔,却在不经意间将它打翻了,甚至不复再来。归其所有,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八
  
  安放好自己的天堂,一世或一瞬,都可以。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7306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