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篷舟千里_抒情散文1000字

2022-08-06 19:40  作者:夕枫香 1 Views 评论 0 条

“摇,摇,摇,摇到外婆桥……”古老的儿歌依旧回荡在耳畔,故乡的原野已扑入眼帘。

最最原始的回忆,总是那大片大片的芦苇。芦花迎风摇曳,柔韧可人。芦苇傍着小河,河边系着捕鱼人的小船。我们常常被长满河面的菱角芡实吸引,爬上船去,撑起粗壮的竹篙,向下游缓缓驶去。把手从船沿处浸入水里,总能扒到饱满而诱人的菱角。不一会儿,小小的“鸭撇子”上便载了半舱。

有时,河边没有闲船,于是我便站在码头上,看着沿河的妇女,驾驭着自家的澡盆,稳稳地穿行在荷叶莲花或是大片菱角中。小小澡盆,没有桨,没有舵,可是只有里下河的妇女能从从容容地操纵它,这实在也是鱼米之乡的一大绝活儿。北方人看了,怕要击节赞赏了。

鱼、虾、蟹,水乡的特色。傍着碧波浩淼的高邮湖,自然有的是新鲜美味的水鲜。“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年年重阳,今又重阳,重阳最宜吃蟹,于是掇弄数只个儿大的来,在炕笼里炕得黄澄澄金灿灿,端上桌,蟹足里是细白的肉,壳儿里是鲜美的蟹黄。学着点怡红公子“持鳌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的豪气,依着蘅芜君“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的药理,细细品味潇湘妃子“蟹封嫩玉双双满,壳突红脂块块香”的滋味。独在异乡,谁为你端上一盘诱人的虾蟹?即便有,哪里比得上这高邮湖里鲜货的味美?即便有了,哪里还能寻找故乡的温暖与馨香啊!

犹爱外婆家的火烧饼。不论春夏秋冬,管外婆要火烧饼吃,总会是有的。只不过是小麦面,和上一把葱花,在锅里倒上些许菜油,生起锅堂里的旺火,把贴在锅上的面糊烤得嘣嘣脆。煎好的火烧饼金灿灿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灶屋。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终于心满意足。

火烧饼这样的家常点心,倒还有几样,譬如豌豆饼、芝麻饼、藕夹子。

在南京求学的日子里,每周购物时,在超市里看见菜蔬看见了藕看见了粉面等等等等看见了一切我爱吃的东西,我暗暗在心头大嚷着:一回家,我就做上很多很多好吃的爱吃的,我要美美地吃个够!这时我多么庆幸我是维扬水土上的人啊,人说食在扬州,老乡说这个不对,食在高邮。

倒不怪同乡偏心,我也记得,有谁题过词儿:食在高邮。应该还在文游台的某个展馆里挂着的。

每夜,宿舍熄灯后,躺在床上扒着手机,QQ空间里不断有人转载:跟汪曾祺老先生学学啊,出去不要说是扬州的,要说是高邮的!我的家乡在高邮,我骄傲,我自豪欧耶!……看着不禁会心一笑,真真好样的,我天南地北的好兄弟姐妹们。

过去许久的国庆长假里,从北京湖南上海徐州等地方回来的老同学们,都没忘了买鸭蛋,兼有买董糖买茶干的。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得热火朝天:没想到,高邮这么有名气!人家问我籍贯,我试探着说江苏扬州,对方点点头,我小声加了一句:高邮的,认不认识?哪知对方不屑地瞪了我一眼:高邮,谁不知道?双黄鸭蛋嘛!周围人一听说是高邮朋友,也立刻肃然起敬了。

离了家,倘若伤心了怅惘了,委屈了或是寂寞了,每每想及家乡的一切。异乡未必不称意,故园的好处却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这时,什么神山甓湖,芦花荻草,山歌村笛,农谚桑麻,一切都那么有情味。情至深处,常常幻想能有一片竹叶扁舟,载着我回到家乡……

本文地址:https://www.22meiwen.com/10222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