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枯荷听雨声

2021-04-10 14:14  作者:夕枫香 80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残荷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不再娇姿妩媚,也不再以那一朵又一朵粉红或洁白的荷花,润出一片风采。只有那几茎残荷在风中坚守,任凭凄风淫雨无情的撒泼摇曳,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  几道蜿蜒曲折的水上走廊,走廊下附近种满了荷。我一直没见清丽怡人的花开,更没见到亭亭玉立的尖尖花蕾,我见到这片荷塘的时候,只剩下几杆莲藕在秋

【导读】残荷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不再娇姿妩媚,也不再以那一朵又一朵粉红或洁白的荷花,润出一片风采。只有那几茎残荷在风中坚守,任凭凄风淫雨无情的撒泼摇曳,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  
  几道蜿蜒曲折的水上走廊,走廊下附近种满了荷。我一直没见清丽怡人的花开,更没见到亭亭玉立的尖尖花蕾,我见到这片荷塘的时候,只剩下几杆莲藕在秋风中挺立,犹如衣衫满尘的秋妇踯躅在深宫。莲藕虽不及荷花活色生香,但也有些雅致,加上几乎平铺在水面的残破荷叶,则显得有些凄美,让人不禁心生美人迟暮的悲凉了。
  
  我就这样被塘湖残荷所感染着,划去苍白的文字,徒留没有着落的伤感。我很想去叩访那片枯枝残叶的荷。如果带上有柄小铁铲,会浮出一根雪白的花藕,像深秋明月,让人沉吟遐思。但这片残荷不属于我,假如那样做,我就是一名入侵者。残荷并非为失去一节藕而惋惜,而是厌恶入侵者打扰它的寂静。我知道,它需要静,在苍凉的背景下,还有什么比拂去铅华坚守纯洁静静地沉思更为重要?我痴痴地看着这片甚似狼籍的残荷,没有昔日的繁盛,没有婷婷的身段,没有闲情人士的停留,只有我,一个人静静的守侯,久久地驻足。也许我惋惜这残荷吧,它的残败,是否会令人引起忧伤?也许会为其失落,用这些文字堆砌为一种残缺的情感
  
  徜徉于湖畔,感慨无限,目送阵雁飞过长空,遥望寒霜染黄的柳岸,一片萧瑟。风声低吟,湖水枯瘦,渲染成晚秋独一无二的意境。遥望湖心,那些遮天蔽日的青荷,也大多折戟沉沙。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也只能留在心醉的记忆里,独剩一份凝重与默然。
  
  残荷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不再娇姿妩媚,也不再以那一朵又一朵粉红或洁白的荷花,润出一片风采。只有那几茎残荷在风中坚守,任凭凄风淫雨无情的撒泼摇曳,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远望天涯,默然不语,把这一切收于心底,静静地感受这一份纯净,一份浪漫。也许当景与情完全融合的时候,物境与情境就会彼此缠绕,生出一种更绵长,更悠远的境界。
  
  我突然感到残荷老了,真的老了。然而,残荷依然坚挺,在砭人的冷风中抗争着,不肯折腰摧眉,更不屑那凄风的哀嚎。我想,那掩韵垂颜的残叶,在秋天里依然是一面旗帜,顽强展示她的生存与睿智。追忆中飞燕的素影,何日归来?在湖上的风影里,留一曲婉约的痕迹。那曾经朝夕相处的鱼儿,亦不敌严寒,潜入泥中冬眠,空剩下如水波中那破碎的忧伤。唯有那矗立水中的残荷,仍逸出淡雅的清芬。
  
  回首往事,点点行行都化作心上的诗篇。也许曾经的凄婉,已悄悄的化成尘世中的凛然。直到有一天,人们从残荷的根部掘起一节又一节的白藕,才真正醒悟,那破败的残荷原来是最富有的,他抵死不渝、守候着的,便是他一生积聚起来最珍贵的结晶。岁月总是无情的,梦底的回忆在淡黄的布景里越来越朦胧,渐渐变成残缺的只剩美好故事
  
  我想起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当时的诗人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吟出的短短诗句为什么能让人身觉凄苦,又觉得凄美呢?我是个现实的人,觉得残荷能使人怜惜,不单是荷叶枯败,还要有水清,景静。水清,残荷才能显清幽,有莲开时人常忽略衬托的荷叶,及至唯有叶在人则会忽略水的存在。不仅残荷需清水依托,也需周围静谧,人声鼎沸的闹市怎么能聆听到雨敲荷叶呢?烟雨朦胧,单单雨落湖水,涟漪轻动,已是情致满怀,再有残荷点缀,雨敲残荷,一片雨声中则有了节奏,多了些韵律,寂寥之中,便不觉得孤单。残荷听雨,如是那残荷,当求水清,雨润,人安静。又想,若有此情此景,做一池残荷也未尝不可。

责任编辑:鲁黎】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47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