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枝头翘留丹

2021-04-09 17:52  作者:夕枫香 75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霜降已过,隐约,不,俨然已经听见冬天的脚步声了。昨天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几天的阴雨天气拉快了冬天的脚步,西部来的寒流推搡着冬进序曲。清晨,窗框的边沿上已经有凝结的水珠儿,哪怕是做一壶开水,窗玻上不知觉得就悄悄地染上了一层哈气。凝视窗外的朦胧,看着飘落的树叶,不禁在铺满哈气的玻璃上写下了冬天要来了几个大字。自我欣赏

 霜降已过,隐约,不,俨然已经听见冬天的脚步声了。
  
  昨天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几天的阴雨天气拉快了冬天的脚步,西部来的寒流推搡着冬进序曲。清晨,窗框的边沿上已经有凝结的水珠儿,哪怕是做一壶开水,窗玻上不知觉得就悄悄地染上了一层哈气。凝视窗外的朦胧,看着飘落的树叶,不禁在铺满哈气的玻璃上写下了冬天要来了几个大字。自我欣赏间,热气不断的侵蚀,笔画如同小径,被水珠的走向搞的一塌糊涂,千篇一律的应附着地球引力向下淌着道道儿,须臾间字迹模糊不可辨认。
  
  太阳在眯了几天后终于出来了。走在郊野的路上极目环视,恍然间看到了远处山巅的积雪,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巍巍太行苍茫燕山在这里蜿蜒东去,留下了这么多不知名的山峰。能叫出名字的是北边水口山林场的大黑峰,南边是接壤北京门头沟区的灵山主峰,各海拔两千米以上,一南一北,峰秀洁白,已经有些发灰的山脉皱褶被一丝冰清玉洁点缀煞是醒目。深秋初见白雪,临冬遥视皑皑,北国风光乍现。
  
  郊野的小路孤单的向前延伸,几天来淫雨的痕迹历历在目的积存在小路的坑洼里。被车轮碾压过的水渍放射状喷溅在干爽的车辙边路埂上,结冰后的土地显露出密密匝匝的小龟裂痕,暗黑色侵润着黄土,黄土含着暗黑,墨黑飘忽的水洼藏在冰层下,冰层冻出许多中空的镂空的奇形怪状的白色泡泡,向使着夜间的寒冷初冬的叩问,小路就这样,一段水洼一段干爽的延伸至荒凉的田野
  
  或许就是一夜的工夫,前几天还泛着绿意的杨柳叶还在瑟瑟的秋风中摇曳,今天再看,它们已经被冻挺了。虽说绿意还在,形状还在,在感受阳光再现的时候,它们还是蔫了。那强努的绿色有些发暗,叶片上已经锈出点点褐斑,它们定型了,萎缩了,如同标本一般。一阵飒风袭来,枝杈摇晃,叶儿你拥我挤慌不择路的向下飘落,在荒草上、沟渠边、野径上层叠着翘落着,绿的、黄的、逐渐加厚着。
  
  狗尾草的穗杆儿在倔强地挺立着,沙蓬草已经禅意的随风卷成了蛋儿播撒它的未来,灰灰菜粗大的桔梗已经由红变黄,旱苇子虽说飘絮将尽但干黄的叶子还在寒风中娑响,匍匐在地面的前几天还二次轮回生长的辣辣根、打碗花、刺芽儿、苦菜、婆婆丁已经蜷缩成一团。它们已经感受到冬的临近,发黑了,僵硬了,在自然面前屈服了。看着满目的庄稼茬梗,看着裸露的土地不禁感叹,人为种植的庄稼在人们的呵护下早已归仓,只是那苍天大地间的草芥,在自我知会的用足用好时令,在做最后的谢幕演出。一朵很小的小黄花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还在伸展,还想开放,只是陪伴它的绿叶已经凋零了,因为叶子就搭在水洼的冰水边上,已经僵化了。
  
  本来心里是有准备的,前边,就是前几天还是一片红色流霞的杏林,今天什么也看不到了。走近了看到,地面上已经被红叶铺满,红红的,红的曲折,红的堆堆簇簇,红的飘渺漫地,红到那杏林的尽头。那点缀在杏林间的几株枣树已经叶落光秃,不大的黄黄的枣树叶在地面上闪着幽光,几粒干瘪的红枣夹杂其间尤其耀眼。地埂老榆树上的喜鹊窝又从茂密的枝叶中显露出来,屈指数数,上面还是搭着七个鹊窝,不由得思谋,这与七夕的鹊桥相会是否有着什么联系。反正听附近的村民说,这棵老榆树有着二百多年的历史,一棵树上七个喜鹊窝的确少见,每年在喜鹊繁殖的季节,这里真的是鹊丁兴旺,飞舞缭绕的喜鹊喳喳不绝,堪称一景。
  
  秋风劲了,寒意来了,真切的看见杏林尽头的一棵老山杏树上还挂着几片红火的树叶,在天高云淡的大背景下真的很美,一种高傲的美,孤傲的美,冷峻的美。问候你,翘在枝头送秋迎冬的留丹。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46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