碓窝冲

2021-04-07 19:37  作者:夕枫香 12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碓窝冲,顾名思义,就是像很多地方的农村,逢年过节,用来打糍粑的石碓窝。也像一位母亲背后挂着的圆底竹箩。碓窝冲,如今,南邻白岩镇到猫洞乡的公路。仡佬族,作为贵州最早的土著民族,又称古老民族。历朝历代,汉族人口的流入,渐渐形成了仡佬族与汉族杂居的村寨。特别是明朝调北填南的人口大迁黔地,大大挤压了仡佬族的生存与空间。

【导读】碓窝冲,顾名思义,就是像很多地方的农村,逢年过节,用来打糍粑的石碓窝。也像一位母亲背后挂着的圆底竹箩。碓窝冲,如今,南邻白岩镇到猫洞乡的公路。
  
  仡佬族,作为贵州最早的土著民族,又称古老民族。历朝历代,汉族人口的流入,渐渐形成了仡佬族与汉族杂居的村寨。特别是明朝调北填南的人口大迁黔地,大大挤压了仡佬族的生存与空间。为此,地名的命名上也有了民族杂居的特征。这些村寨所在的山川野外,很多小地名都是按早期仡佬族的命名而称之的。这些地名有些奇怪。如翁皋、饶道、打乃哥、翁错、翁跟、冷饶、者嘎、打奶宝等。不过,地名形象的地方也不少。在我老家的附近村寨,老蛇冲、白岩冲、碓窝冲、长冲、海马洞、四方田、锅圈岩、木浪、鹅洞等,凭猜测,谁都能猜出这些地名由来之一二。
  
  碓窝冲,顾名思义,就是像很多地方的农村,逢年过节,用来打糍粑的石碓窝。也像一位母亲背后挂着的圆底竹箩。碓窝冲,如今,南邻白岩镇到猫洞乡的公路。离猫洞庭湖乡政府所在地月亮坡直线距离不过三四公里。如果从距乡政府两公里左右的公路的瓦窑冲,沿曲折小道北上,一般的步行,到碓窝冲,需要的时间不过十几分钟。如果从同一起点,经乡政府,转又奋寨、再过前往大地村的公路,从黄草坝将军岩下左转而上,可以经碓窝冲,抵达小寨。但是,这段路,乘车需要的时间,要比走路需要的时间翻一番。从我的老家窝子大寨,翻过村东山丫口,过细角、聂家坟、旗帜山、经抵当村、转火干寨就到离碓窝冲不远的小寨。步行需要的时间,一个半小时不到。而乘车经双坑、绕白岩镇、过月亮坡、穿又奋、转小寨,正常情况下,也需要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由于窝子与小寨两地之间,从古至今,多有通婚联姻关系,往来密切的人家不少。现在的年轻人,建立的婚姻关系,需要往来的,宁愿打的,不走路。
  
  一百六十多年前,小寨与周围村寨往来的路,都是雨天泥泞、晴天灰土的路。后来,祖上一位叫黄琏的老人,在云南十八厂(铜矿冶炼厂)任主管多年后,隐退归家。在归家之间,将回家的山路请人用石块铺成一条小道。最早铺成的路,就是从猫洞乡木耳村东面上碓窝冲、经小寨、过火干、抵达其老家抵当村的这条路。数十年前,父亲带我走过这条路。那时,我们是经小寨、过碓窝冲。从由北面的大山蛇行而下,一直走到冲底,再弯弯曲曲地往上爬。就算青天白日,过碓窝冲,都会有点令人毛骨悚然。这山冲,不但林木森森,而且还有点石林的味道。如果有人在此打劫,不要说用刀用枪,就算只用一个面具,一声吆喝,也会令人魂飞魄散,任人宰割。
  
  路从冲里过,不但上下一上,里程增加了不少,而铺路也艰难。但是,铺路的时候,凿岩打石的地方不多。所以,那位姓名黄琏的老人选择这样的路径修路,是结合当时炸药难找,凿岩打石人工过大而如此选择的。
  
  三十年前,政府给炸药雷管,小寨的人出工投劳,才从碓窝冲上面的东边半岩上,修通了一条约一米宽的山路,结跳了绕道碓窝冲的历史。当这条山路被岁月冲磨得有些苍桑的时候,在政府的支持下,村组公路修通了。接着又进行了镶边公路改造。这条路的历史又得到了一次全新的改写。如今,大车、小车都能开进小寨了。
  
  我的老家窝子,三十年前,吃穿顾不上的人家还很多。而小寨,作为一个仡佬族村寨,那时虽然只有二十来户人家,而真正能住上石板房的人家不到一半。明天,因为帮人接关而前往小寨。过碓窝冲的山丫口,就有几栋贴着桃红色瓷砖的二层洋楼映入眼帘,令人眼神为之一亮。
  
  到了小寨人烟聚居处,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穿方立柱的十来栋石板房依然还在。而建新房的人家也不少。高山之上,这处于凹处的林中小村,墨绿的苞谷天花遍野,红帽随处可见。成群的鸡在林下自由地啄食。见到生人的狗象征性的叫几声,就打着转儿关卧在树阴下,用探询的目光看着来人。树林深处不时传达室来的鸟声,让人感到这碓窝冲上的小村,安然而宁静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45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