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脚下的清闲

2021-04-07 19:37  作者:夕枫香 66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老鹰岩,是突在路上边的一块大岩石,百年的雨浸风蚀自然形成了鹰嘴,远看就活生生地一只即将一跃而起的巨鹰,近看那鹰头,直望蓝天碧空,两个自然形成的洞眼狰狞地望着你靠近。太阳刚刚翻过湾坝河对岸的山巅,金灿灿的余晖还辉映在食堂的窗台上,从食堂走出的人群中,有的对着黄昏的夕阳大喊:又忙过了一天了,有的对着还没有披上绿衣的

【导读】老鹰岩,是突在路上边的一块大岩石,百年的雨浸风蚀自然形成了鹰嘴,远看就活生生地一只即将一跃而起的巨鹰,近看那鹰头,直望蓝天碧空,两个自然形成的洞眼狰狞地望着你靠近。

  太阳刚刚翻过湾坝河对岸的山巅,金灿灿的余晖还辉映在食堂的窗台上,从食堂走出的人群中,有的对着黄昏夕阳大喊:又忙过了一天了,有的对着还没有披上绿衣的大山,拖着声调高喊:走,爬山散步去。还有一种拖得更长的声音:好无聊啊!
  
  由于工程建设地处远离城市的老山区,没有网络、没有花枝招展的人流、看不到车水马龙的都市生活,只有天天看得着爬不上的高山,只有看似瘦弱却十分踹急的湾坝河以及水泥瓦房盖上安放着的小锅盖。
  
  彝族朋友的堡子多数建在高高的山腰,加之语言、生活习惯诸多因素,串门走朋友家的机会极少。沿着山脚放牧的小路,踩着风吹日晒的干牛粪、松软的腐植土散步成为了大家饭后的惯例。在这条来来回回走过无数次的小路上,给我们饭后工余带来了很多的联想。
  
  傍晚,我很喜欢去村外的那段小路上散步。在那里能听到一树树黄昏鸦的嘎嘎叫声,能看到山上的大片细竹林,它们在细长的竹节上开出一簇簇绿枝,颜色是多变的,刚冒出的嫩芽儿十分的嫩绿,没过几天就冒出翠绿的竹心,慢慢地展开由翠绿变为浅绿、变为油绿色的竹叶儿。
  
  风把细长的竹叶还有似花瓣般的竹心吹得摇摇晃晃得的,吹到我的头发上,脸上,有时咬住风儿送到嘴边的竹叶,轻轻地咀嚼,一股清甜甜的感觉马上就会沁入心田。
  
  有时一个人掂着脚尖,在散落着牛羊屎的小路上择路而行,嚼着清香的竹心叶,闻着充满泥土气息的山林,听乌鸦唱歌,看小牛儿打架,仰视天空盘旋的老鹰,走到很远的地方又回走。夕阳洒落在身上,披着金色阳光温暖地在小路上漫步,在芬芳中自由地遐想
  
  我想我是快乐的,心里有这么一片静寂的地方,我要想写作,就要常常一个人来这里散步。
  
  老鹰岩,是突在路上边的一块大岩石,百年的雨浸风蚀自然形成了鹰嘴,远看就活生生地一只即将一跃而起的巨鹰,近看那鹰头,直望蓝天碧空,两个自然形成的洞眼狰狞地望着你靠近。走过鹰嘴,是一段近似垂直的刀削岩,岩壁上的坑坑洼洼形成了自然的台阶,岩缝里长出的杂树显得十分的苍老,七躬八翘地顽强生存着。
  
  手脚并用地登上几步,就是平整的鹰背石,厚厚的苔藓上面夹杂着小草,两颗老栖木树早就老空了树心,斜歪着身子给鹰背石上插上了一对有力的翅膀
  
  乌鸦也爱在鹰背上小息,常常像嫁新娘般的热闹,一到黄昏,只要不盘旋天空,就三五成群地在鹰背石厚厚的苔藓上喳喳不停。我也不愿意放弃在鹰背石上看黄昏夕阳的机会,不得不走近那群喋喋不休得乌鸦。坐在鹰背上看着天边那一抹红霞慢慢在视线中消失。
  
  初春的三月,山林还没有完全从冰冻中醒来,光秃秃的树干纤瘦的盼望着春天,草芽儿不畏寒冷地急切拱出了地面,早早地露出了它的新绿,好像在告诉大山,春来了,春来了,索玛花要开放了,山楂果儿又要红了。
  
  我的散步并不刻意走到那里,一路上走中停停,看看山间的白云,看看日落的晚霞,吹吹清风,心灵的疲惫在放松中得到某种满足。尽管得不到大的愉快,然而,这些自由自在的散步一样能芬芳身心,陶冶自我。
  
  常常有人问,你朋友多吗,我说,不多,这样的回答并不让我感到羞愧,能够在这山脚下静静地享受,对我来说是一种自由,只有当你独自感受,看着蓝天白云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那份静的。
  
  无数次我看着那条延伸到很很远的小路,想过它到底能延伸多远,想过它延伸到森林腹地,它的周围雀鸟在跳跃,岩羊在饮水,喋舞在纷飞。

责任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45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