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在草尖上的气息

2021-04-07 19:37  作者:夕枫香 68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编者按】山川大地,永远脱离不开草味。我们随作者的笔触,漫步草原,细品承德山庄,抚摸山海关方砖都透着草根的气息。唯有秦皇岛,清新的草被腌制出了彻头彻尾的咸味。本文将历史与现实结合,叙述描写与抒情交融,表现出作者视野的独特,行文的巧妙,将那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事物,用流在草尖上的气息贯穿,如金线穿珠,美观而不零乱。【主

【编者按】山川大地永远脱离不开草味。我们随作者的笔触,漫步草原,细品承德山庄,抚摸山海关方砖都透着草根的气息。唯有秦皇岛,清新的草被腌制出了彻头彻尾的咸味。本文将历史现实结合,叙述描写与抒情交融,表现出作者视野的独特,行文的巧妙,将那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事物,用流在草尖上的气息贯穿,如金线穿珠,美观而不零乱。【主编推荐赏读】

  【引子】我是从云飞树晃,草摆幡动中看到风的流动,当我知道这流动的行程时,仿佛能嗅到裹在风中的一缕缕幽远气息。从秦皇岛海滨一直到坝上草原,一路风景风情,原来亘古,触目清新,就如草尖上的露珠,质透气轻,淡淡地发着若有若无清新幽远的气息。
  
  坝上草原
  
  对草原迷恋从何而起,真的说不清。在我没有走进草原时,骏马、弯刀、骆驼、鹰隼、藏獒、荒原狼等一个个力量垫起的高度让我敬仰,敬仰中我萌生了驰骋草原的雄心,雄心又在日子的酝酿中成了梦想和游戏,即使一次次梦境,一回回游戏,雄心与力量的角逐,雄心被一次次摔倒,然而它能如土狗一般,一次次地在听着大地的脉搏,嗅着草的气息中站了起来,抖落尘埃,喘着粗气复元,回顾草原,残余并不是胆怯和退却,依然是向往。也许就是这种能让人疼痛至死的向往,使迷恋特别的刻骨铭心,我对草原就有这一份迷恋。
  
  当我走进呼伦贝尔时,看天,看草原,看马群,我仰天哈哈笑了起来,蓝蓝天上,白云飘。原来就是天然之作。我吸足气,想唱上几句,然而蒙古包前嘹亮的歌唱把我的冲动羞得躲藏到心房深处,远方的客人,一路辛苦,请你喝一杯下马酒!我接过酒杯,敬天敬地,仰脖喝下,佩挂哈达,草原的热情温馨弥漫了我的周身。这份情愫我太熟悉了,是亲戚的酒杯,生分中热意腾腾,是回家的宽怀,随意躺下都能熟睡。真没想到,每一片草尖都长着力量的大草原竟如此的体贴。温馨熨贴的关怀,会抽去岁月的经纬,我如婴儿一样,兴奋无比,把草原当作母亲的大怀抱,尽情地跳跃,舒适地打滚,汗息从我肌体渗出,一股股是全新的气息,是草味,是酥油茶,是马腥羊臊,我激动着这气息,对着长生天欢呼,我的血液一样有着草原的元素,我也是草原中的一粒草籽。安静中我明白了,我对草原的迷恋原来也有着根生的原故。
  
  若说与呼伦贝尔草原相遇是与草原的第一次牵手遇见坝上草原该是与草原的第二次握手,当我再次握到这一有力的大手时,仿佛接通了一根血脉,马背雄风的血型顺着这根血脉有力地向我注入,我兴奋了,我要骑马,让马把我托高,追着云跑,赶着风走,让草儿有着葵花的情怀,把马背上的我当作太阳,我走过的路线成了草摆的方向。
  
  然而我遇到的是一骑灰白色的马,这种不彻底不明朗的色泽,让我的心情也染上了灰色。牵马的主人见我迟疑,便说这是白马,骑上它会如白马王子。呵呵!我轻轻冷笑,跨上马背,望茫茫草原,我知道就是给我乌骓、赤兔或一骑汗血马,也跑不到草原的尽头,一切释然,良驹配名将,烈马配勇士,驰骋草原的骏马永远昂首向天,它背上驮的是一部部历史,一座座丰碑。我呢?一粒草籽萌出的草民,能跨上马背已经是草原的大爱,岂敢侈求。
  
  我的身体落定马鞍,仿佛僵硬成一尊木偶,握辔、持缰等系列动作都是在牵马的手把手中完成的。我担心着这笨拙的木偶,会不会在马蹄踩响草地时而应声落下。马悠然地迈步,风轻轻地从脚下吹过,从身边吹过,我持缰握辔的手也随着马的悠然而放松,手心中的汗息也被风吹落到草原,我听到马的呼吸,嗅到它气息,见到马蹄轻轻点到草尖,嘀嗒滴嗒,不是践踏,是一种交流与倾诉。我终于明白在我内心深处那匹马,是铁木真胯下南征北战,双眼喷血的马,是速度,是力量,是征服。而不是康熙大帝合内外之心,成巩固之业习武围猎,威而不暴的祥和之马,是沟通,是教化,是和谐。
  
  马蹄声声,往事悠悠,不可评说。不论是呼伦贝尔还是木兰围场。草,一定同样喜欢倾听马儿轻嚼的声音,胃里反刍的声响,喜欢嗅着的是新鲜的马粪味,而不是叮叮当当铁器撞击声和杀戮的血腥。草这样想,草养的马继承草性,也这样想,我提起辔头,让马看云,想让它追着云奔腾,双脚拍击马肚,想让它驰骋起来,找一点儿叱咤风云的感觉,可马依然信步悠悠。太阳晒在当头,白云定格在天边,骓不逝兮奈若何,只得静心享受着这个安宁。马仿佛不在乎自己背的骑客,把青草咀嚼得津津有味,东一匹这样,西一匹如是,稀稀朗朗都是一样,整个草原沉浸在一样的气息中,原来这就是草原,这才是原汁原味的草原。我大口大口地呼吸,我要像马一样粗进细嚼,要把这草原的味道装满心仓,品味一生
  
  承德山庄
  
  把一个皇朝的行宫命名为山庄,只能是承德而有,秉承什么大德,能有化尊严于平凡,移庙堂于山野,寓治国安边于猎场的大手笔呢?我慢走细品,寻觅着康熙大帝植下的那条大德之根。
  
  山庄人流一浪接着一浪,唏哩哗啦声声作响,这里栖下清朝半部历史之说在人流的浪潮中跌宕着。我劈波斩浪,深潜沉底,我的目光不再留连飞檐翘翼的雄伟,不再关注窗棂雕镂的工艺之美,盯在了前宫后院的基石上,这里有别于故宫,有别于其它御苑,我看到了一块块自然基石,有的是台阶,有的是墙础,凹凹凸凸,棱棱角角,一一品读,我选定树荫下的一块础石坐定,想在山庄修建的历史中停留片刻,感受一下康熙大帝测量荒野阅水平,庄田勿动树勿发。自然天成地就势,不待人力假虚设。(康熙题三十六景第二景芝径云堤中的诗句)因地制宜,称心于天造地设那种得意。
  
  石头清凉,我身燥热,一下子坐定,便是两种感觉的交融与调和,几分钟过去,渐觉燥热退去,便得几分清凉,得几分清凉就得几分清爽与自在。由自己的自在想着康熙大帝的自在,他坐在静寂山房,或亭台间,或也在我坐的这块基石上,得风沐风,没风就用纸扇借来木兰围场的清风,听听蝉鸣,嗅嗅草香,过把隐士、樵夫或依在树头小眯牧羊人的那种自在瘾。一个皇帝真的会向往这种在野的自在吗?我很得意着自己的想象,康熙确实喜欢这种的自在,且喜欢他的子民都能过上这种自在。他的诗句留憩田间乐,旷观恤闾阎。就是这种大自在蓝图的闲章。
  
  康熙有心在野,自然也身染野味,且是木栏围场草原中那种野味,有草的味道,有马羊的腥臊,气大味浓。康熙秉草原大气足以弥古贯今,十六岁智捕鳌拜,夺回大权;二十岁平定三藩;接连派兵攻入台湾,平定准噶尔部噶尔丹叛乱,界定中俄边界等等,可称得上是盛世大帝。这样有草原大气的皇帝完全可以君临天下,盛气凌人。然而他没有,他居然以羊腥熏香供奉品德,管牧羊人为师,学得治国之道,掌握羊的习性,顺势而趋,修建外八庙,凭梵音让边疆气定神宜,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居然以糍粑马奶滋补着自己的坚强意志,让喇嘛频频朝拜普陀宗乘庙,使这座庙与布达拉宫一样,成了藏族人民的精神家园
  
  我得几分满足,是那种触摸到康熙大帝的承德之基的满足,又有几分欣喜,是嗅到了帝皇与我们有一样相投之气的喜悦。我不时地回顾,是想留下一些东西,这里必境是行宫,更多的是政治气息,我要挥去粘在衣上的清朝末年的腐朽辛酸味,轻松而别。
  
  这一路读景,我持着一个情怀,就是寻找草的味道,石基砖墙的山海关还有草的味道吗?我想嗅觉除了基因还有功利,由于功利趋使对自己所求的气味会特别的敏感,只要雄关系着草民,草民气息就会渗透关中,这关中石础砖墙,我一样能嗅到草的味道。
  
  也许我的思维撞到了南墙,但我此时死不回头,坐在车上东扯一缕,西抖一绺,寻找着与草民有关的情结,一缕从生到死,一绺七彩生活,草民的一生大概就是在攻关中耗尽。生如出关,死亦如出关,然而在这生死关前,弱小的草民显得无助,只能借助道士抽象的通天本领,招天兵神将,要令牌,发通谍,奉钱财,去摆平一关又一关,求得好生好死。是的,要过关,就得有令牌,有通谍,或有银锭,百姓的假戏,官方真演,山海关的这一切就是草民过关的那丝劣根繁植的,山海关的每一块方砖都透着这草根的气息。
  
  走到山海关城楼前,瞻望,天下第一关的匾额,我想这里的天下第一是指城楼的魁梧雄姿,若论戍楼更鼓,这山海关的打更人只是曾曾孙辈,若论雄关箫声,这山海关还听不到胡笳十八拍。然而山海确实雄伟,威慑四夷,建成后先是震慑明朝大军师刘伯翁与大将军徐达。刘伯翁从此遁迹山野,自隐成草民;徐达化威武为顺从,如藤条附树,依附着朱元璋身边,接连让更多的明朝开国元勋就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而成了庆功筵上的不归客。雄伟的山海关在明朝就有这样的威慑力,直到吴三桂打开关门,改朝换代了,雄关依然雄风不减,同样威震四夷,福庇三界,几千年前哭倒长城的孟姜女还魂归关里,天天哭诉着草民的长城情结。
  
  登上城楼,满目有关山,有城池,若不是因为有发射的垛口,我分不出关内与关外,两面都是热土。我这粒草籽,随风飘落,无论落在哪一边,只要有土的缘份,一定都能长成一株绿草。然而许多的笔墨中把雄关当作了风水岭,描绘着关内关外的差异。有的人说北夷南蛮,缺少教化;还说北多出匪,南多为盗,北人喜欢明抢豪取,南人则喜欢暗盗巧夺。说好听的是北方人粗放豪迈,南方人机智灵活。我承认地域差异,但并不是这山海关为分水岭。我站在垛口边,目光极力向关外投去,弧线划过各个朝代,落定边陲,转过身来一样划到南方的天涯海角及至海洋中央。朝代兴衰在弧线中如一点点星辰,北线燃烽火,南线叹零丁洋;北线见到秦时明月汉时关,南线一样有海禁告示连连;北有张骞出西域,南则郑和下西洋。等等!等等!也许是我站在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上,让我有着天下情怀,胸怀大了,思想无疆,顿觉一个国家就是一个村庄的无限扩大,一样依山面水而居。两条弧线也扩大为天幕,把关内关外同罩其中。此情此景立定山海关上的我,仿佛能听到胡琴姜笛演凑在海上升明月时,能看到江南塞北丝绸路上一样万紫千红,能嗅得吐鲁番葡萄与岭南荔枝的果香。如是山海关也就亲如村中一座城楼,村前的一座廊桥,乡村的烟火味样样浓熏,永远脱离不开草味。
  
  我擦拭了汗珠,嗅嗅汗息,再去瞻仰日饮东海夜听涛声,看护这里宁静的老龙头城楼。
  
  秦皇岛
  
  海岛,不难想象,浪涛如裙,宽大的裙角边有块黑色的滩涂,或有块黄色的沙滩,海风吹来,尽是鱼腥,伸出舌头就能接到丝丝咸味。游玩的人不会选择粘糊的滩涂,都选择沙滩,它松软而踏实,每一脚踩过,都能留下脚印,只要你不停地迈步,身后就能拖出一条自己肉眼能看得见的足迹。我在秦皇岛的沙滩上也踩了这样的一串脚印。还拾起一粒小石,俯身题写曹操的《观沧海》。毕,重重地把小石投向大海,石籽落水原以为有叮咚一声,结果我的听力省略了这一声,要在秦皇岛弄点声音太难了。
  
  秦皇岛咸味浓厚,再清新的草也被腌制出彻头彻尾的咸味来。我无法嗅到秦皇岛的炊烟,无法看到一只小背篓。走向水果摊,他们总喜欢介绍说当年的当年,这水果仿佛打上印记;走向旅游纪念品商店,不是珍珠项链就是珍珠粉,蛤蚌孕育的仿佛就是秦始皇当年苦觅的长生不老药,或为附庸高雅的佩饰。撬牡蛎老人大概随着滩涂泥土的洗净,也蜕去了一身汗味,他没有再坐到海边,而是被收藏到珍珠馆的某个角落,秦皇岛找不到这条能长海腥的活草根,自然找不到那股草根的味道。
  
  想起来是这样,大树底下,长不出小草,一个岛屿,植进了秦皇二字,长出的自然只能是皇家的气象,相传的也只能与皇家有关的故事。这里就有这样传说,秦始皇请高人算过生辰,得知五行缺水,有意用水补缺,因此宫殿以黑色(五行属水)为主色调,又以玄袍遮身,在他意念中四周皆水,这样就能要风得风,要水得水。一个自诩地广过三皇,功高盖五帝的始皇帝还能借不来外水补补五行的内虚吗!
  
  秦始皇也许就是缺水,且缺得过多,没有水滋养的人,就少了水的品质。由于他不明不白的身世(有疑是吕不韦与赵姬的私生子),又长得猥琐,不得赵姬疼爱,兼受生活圈中的人轻慢,从小内心埋下一座报复社会的大火山。一得势便桀骜不驯,用杀戮彰显强悍,用呈威弥盖猥琐,没有半点水的温柔情怀,更不用说那种甘居下、大包容的博大胸怀。统一六国后,按常理是推行休养生息,由大统达大治,可他依旧时感内虚,一边修筑长城,想借一墙之挡,好让自己做铁桶江山之梦,一边不断东巡,耀武扬威,让天下百姓屈服威武,可万万没想到,刘邦见了说:大丈夫生当当如此!项羽见了说:彼可取而代之!足见危机四伏。更可笑的是秦始皇登泰山封禅,请方士求长生不老药,没有觉悟到水的自然天道,不敢面对人生,更不敢面对死亡。受骗于方士徐巿(福),派三千童男童女上蓬莱求仙采药,内心虚脱到了极点。
  
  秦始皇向外借水,想濯去自己内心的火山,还想以渤海之水养着自己,把一岛屿冠上秦皇二字,然而这渤海湾的水,只养岛,只养众生灵,而不养秦皇,秦朝只历经短短的十五年,秦始皇就在五十岁时驾崩在出巡路上。秦皇匆匆而别,渤海湾的涛声依旧,天道可顺不可借。
  
  鸽子窝公园,就凭名字是不染皇家气息的,然而在这里的和平鸽也是皇家放养的。毛泽东的塑像就高高立在公园中,用一阙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势夺惊涛,气吞古今,秦皇岛的万事万物都弥盖其中。看今朝天上祥云,听昨日渤海涛声,找来的诗兴不是渔歌唱晚,而是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适合此中滋味。
  
  2010、10、4日

 【责任编辑蝶恋花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4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