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

2021-03-24 11:48  作者:夕枫香 43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冬天的风不像夏天的狂风,满天黑压压的乌云被它肆无忌惮地驱赶走,而红彤彤的阳光高挂在天边,期盼雨的人心灰意冷地独守在门口。冬天的风似乎没刮走几场乌云,反而一阵阵寒风催促了雪的及时雪的恰到好处。北方的雪既然来了,就得留一阵子的,即使向阳坡上那薄唇般的积雪被及时赶到的阳光融化成甜美的乳汁滋润着大地,但是背洼洼地的那一

【导读】冬天的风不像夏天的狂风,满天黑压压的乌云被它肆无忌惮地驱赶走,而红彤彤的阳光高挂在天边,期盼雨的人心灰意冷地独守在门口。冬天的风似乎没刮走几场乌云,反而一阵阵寒风催促了雪的及时雪的恰到好处。

  北方的雪既然来了,就得留一阵子的,即使向阳坡上那薄唇般的积雪被及时赶到的阳光融化成甜美的乳汁滋润着大地,但是背洼洼地的那一层层薄雪总要恪守着原有的本色,给人留下一段神秘且动人的故事。一枝枝枯萎的树枝上,一片片发霉的草叶上,余留的雪片反倒可爱起来,每一枝每一片韵味十足。也正是这一洼洼如期而到的雪装饰了北方的山丘与沟壑,使得寂寥了一冬的大地有了新的生机,正应了物以稀为贵这句话的真谛。
  
  一阵嗖嗖的寒风刮过山梁,刮过寂静的山村,天色渐渐暗淡了,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惊讶的信号有雪要来了。
  
  起初的雪花夹着雪颗粒缓缓而来,悄悄地歌吟,悄悄地飘落在寂静的大地。似乎能数得清的洁白色颗粒在寒风的陪伴下奏着悦耳的歌曲,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雪珠,有的调皮地落在屋檐;有的可爱地依偎在脱落干净叶子的树枝;有的乖巧地守候在杂草丛中;有的悄悄地藏在山坳里。一会,在千千万万的雪珠点缀下,出行的人误以为孤静的大地被无数珍珠装饰成为魅力的殿堂,处处是美景,处处让人惊奇。微风轻轻一吹,几颗调皮且活泼的雪珠滚着身子,摇晃着可爱的脑袋,四处寻觅着自己的伙伴,观雪者不仅仿佛看到了它们留恋的眼神,还看到眼角的那颗晶莹的泪珠。它们宁肯把最后一点眼泪留给大地,也舍不得离开大地的怀抱,像是与寒风做着捉迷藏的游戏,一会躲在屋檐下,一会藏在墙角,一会又围绕在树下。它的倔强无法抵阻风的无情,风似乎把它们恋恋不舍当作一种天真的韧性,一掠而过,受惊的雪珠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鄙视着狂妄自大的寒风。堆积起来无数的雪丘,像是轻轻地串起来的珍珠,值不得挥手而起的风的吹动。一些有雪珠的地方特别迷人,裸落的山体又凸显原有的本色,整个大地似乎成了变幻莫测的天境。
  
  冬天的风不像夏天的狂风,满天黑压压的乌云被它肆无忌惮地驱赶走,而红彤彤的阳光高挂在天边,期盼雨的人心灰意冷地独守在门口。冬天的风似乎没刮走几场乌云,反而一阵阵寒风催促了雪的及时雪的恰到好处。风终究未驱散雪的决心,雪珠抵不住风的欺凌与拷打,伤心离别了,遗留的最后一份礼物不是在暗角,就是在避风的山坳里。一会颗粒雪飘过,大地迎来一份特别的礼物,整个世界似乎成了变幻莫测的乐园。
  
  雨夹雪似乎是一位待嫁的姑娘,含羞地来了;雨夹雪似乎是一位神秘的鬼精灵,说是雨,天空飘着无数雪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说是雪,几乎找不到一片完整的雪花,,空中飘落的时候似乎是雪,落在地上湿漉漉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仰头望去,洁白的雪花像无数金子点缀着天空,六角雪花飘落在屋檐,树枝,电线,它还扎挣着保持本色,没多久,成了雨,顺着低地滑落而下。落在地上的雪花,转眼就被雨水渗透,由洁白,慢慢地似乎变成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又似一块软且晶莹的水晶。时而碾过的车轮,打破了它们的平静,击伤了多少赏雪人的心。一块块晶莹水拌雪块似乎是一块破碎的玻璃,一言不发地分散在地上,有的成长方形;有的成山丘样子;有的成盆地式,无论怎么看,都是魅力四射的。可当用力抛起来摔在地上,除过遗憾的叹气外,就是心痛。雨夹雪越下越大,浓雾渐渐地大了,整个天空灰蒙蒙的,一切变的迷迷糊糊。这个时候,也是最美好时光,站在山丘,或者平原,伏在窗口,或者静静地站在门口,任凭人的丰富想象,不许附加任何杂念,只管静静地想,把这个世界幻想成一个五彩缤纷的,把这个世界幻想成光明的,把这个世界幻想成风尘的
  
  渐渐地,几乎找不到雪片了。在风雨雪中行走,一丝丝凉风掠过脸庞,调皮的雨珠时而溜进你的脖子,一个朦胧且魅力无比的雨夹雪突然消失了,多了几分寒意。正是这一份恰到好处的寒意,驱走了狂妄自大的雨,随之雪片似乎是反败为胜的强者高昂地站在曾在它面前故弄玄虚的高傲者诉说它一路的艰辛与不幸。大地上冻了,一层层水晶般的水融雪,雪渗水,成了一块块明晃晃的冰块。雨,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幽灵一样消失了,随之,雪,来了,大片大片的雪花,飘满了天空。一个洁白的世界,一个雪天雪地的世界。
  
  一会,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活灵活现展现在人们面前,接二连三的雪花链接成一块无垠的白布,似乎要遮掩多姿多彩的世界,让人无法分清丑陋与美貌,分不清白天与黑夜。黑玉带般的柏油路和羊肠小道,犹如长者的白羊肚子手巾轻轻地放着,树枝、杂草、屋檐、电线毛茸茸的,可爱至极。河岸的垂柳像穿上洁白无暇的婚纱,美丽且有几分羞色,结冰的河槽像一条长长的玉带仍在河沟里,与河床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地白茫茫的一片,行人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是一支乐队在空旷的田野尽情地演奏一曲乡村乐曲。一座座高山披上洁白的服装,像千万整齐待发的军人,依然恪守在北方的大地。嗖嗖的风吹过,电线发出惊心动魄的呜鸣,好动的雪片飞舞着,舞动着,跳起第二次舞姿,寻觅着自己梦想家园。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忘却了冬日的寒冷,扑捉着永远扑捉不到的雪花,直到汗流浃背,他们仍然马不停蹄,似乎是在永不止步地追寻着远大的梦想。站在高高的山岗,放眼望去,一个村庄,一个城市笼罩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中。
  
  雪来了,雪为静静的冬季送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为劳累的人们送来了养精蓄锐的一天。也许在这个飘雪的日子,缓过疲劳,从新打理远行的包袱,只等最后一片雪花的消融。也许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有人一休而终生疲惫,无精打采地躺在暖呼呼的炕头,悍然睡去,忘却了风雪交加的白天与黑夜,忘却了远行。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227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