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河

2021-02-28 13:15  作者:夕枫香 107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光阴荏苒,小河沧桑。后来人们填河造田,上游被裁弯取直,垂柳毁弃,鱼虾螃蟹顿失家园。再后来,小镇人口多了,上游两岸长满了森林般的混凝土建筑,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奔河中,河面上飘浮着色彩斑斓的垃圾……那条穿镇而过,蜿蜒南去的小河,数百年来灌溉着两岸的土地,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父老乡亲。她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

【导读】:光阴荏苒,小河沧桑。后来人们填河造田,上游被裁弯取直,垂柳毁弃,鱼虾螃蟹顿失家园。再后来,小镇人口多了,上游两岸长满了森林般的混凝土建筑,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奔河中,河面上飘浮着色彩斑斓的垃圾......

  那条穿镇而过,蜿蜒南去的小河,数百年来灌溉着两岸的土地,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父老乡亲。她是我们的母亲河。
  
  我们的母亲河河面不宽,但流程较长,湾湾多。光上游较出名的就有杉屋湾、罗家坝湾、黑塘湾等。这些地方水流缓慢,蓄水又深,是鱼虾栖身之所。无论什么季节,垂钓者、网捞着在此频频出没。
  
  河中的水烧堰曾是人们消暑的佳处,更是我们的乐园。堰盘子四由十几块清一色的大石板铺就,上面有层青苔,滑溜溜的。盛夏天,我们都喜欢赤条条地仰面躺在石板上,闭上眼睛,让奔流而来的水把我们冲入堰塘中,既刺激又舒爽。若遇上河水上涨,我们则咬紧牙关,奋力逆水向上游,企图爬上堰盘,却往往是奔涌的激流把我们卷送到那浅浅的沙滩上。
  
  母亲河的两岸曾植有成排的垂柳。数不清的柳枝宛若根根绿柳绦,任三月的柔风尽情地梳理。柳树扬花时,鹅绒般的柳絮在风中起舞翩翩,似雪花纷扬,又似群蝶翻飞这是家乡一年一度的一道令人如醉如痴的风景
  
  垂柳的根须如棕黑的细发钻出泥岸,或探入水中,或飘逸水面,泥岸上有许多人眼似的小穴,那是蟹洞。夏秋季节,我们成群结队掏洞捉蟹,常常满载而归。当然,手指被蟹们夹得青青紫紫,甚至鲜血直流,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母亲河的中游有一处滩涂,那里生长着一大片芦苇,春夏季节,芦荡翠绿欲滴,是野鸭等水鸟的家园。秋天芦花怒放,白茫茫的。一阵阵秋风荡过,玉浪碧波此起彼伏,你逐我赶。一场瑞雪,芦荡便化作粉砌玉妆的世界
  
  光阴荏苒,小河沧桑。后来人们填河造田,上游被裁弯取直,垂柳毁弃,鱼虾螃蟹顿失家园。再后来,小镇人口多了,上游两岸长满了森林般的混凝土建筑,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奔河中,河面上飘浮着色彩斑斓的垃圾......
  
  母亲河失去了往日的清秀与美丽,只留下我们怅然的回味。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68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