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

2021-02-28 13:15  作者:夕枫香 89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我只身一人从广东回到苏北的老家,主要是想老家的房子了。我这样的想法,颇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可是,我还只是刚过二十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我有好多次做梦,都会梦到家乡的老房子。那天下午,我回到老家,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望见了它。它还是呆呆地卧在哪儿,可能并不会思念远方的人。像很多次回家一样,我还是从门前转到屋后,先围着房

  我只身一人从广东回到苏北的老家,主要是想老家的房子了。
  
  我这样的想法,颇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可是,我还只是刚过二十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我有好多次做梦,都会梦到家乡的老房子。
  
  那天下午,我回到老家,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望见了它。它还是呆呆地卧在哪儿,可能并不会思念远方的人。
  
  像很多次回家一样,我还是从门前转到屋后,先围着房子转了一大圈,再回到房门前,开门进去。我的房前屋后,都长满了杂草。门前冷落,便杂草丛生。开门的时候,见到那把铁锁,已然斑斑锈迹。再往里走,是正院,院子里有一些落叶,是外面大树飘落的枯叶;正院里还有两株月季,也已经像两个醉翁,东歪西躺,见不到鲜艳的花朵,只有些稀疏的落叶。左边,是一个侧院,院子里的桃树梨树白果树,都是瘦得可怜的样子。
  
  看过这两个院子,我就打开堂屋的房门。门的两个上角,都缠了蛛网。开门进去,有一股闷闷的味道。房内的摆设,还是一年前的样子,虽然很久没有打扫,桌子上染了一层尘,但倒也整齐,房内也没有漏雨的迹象。走到我的书橱旁,打开同样生了锈的铁锁,看到了那三层旧书,那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书本和习题;最上面的一层,是我读过的一些文学著作。我想,这个老房子,我以后很少回来了,那么这些我爱的书,不能让它们在这里苦受着寂寞,我要和它们一起走,于是就开始收拾那些我最爱的书。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吧,虽然长途跋涉,它们是最重的负担,但也是我最深的牵盼。突然,我看到一本书,《红与黑》,法国斯汤达的小说。我没有想到这本书还躺在我的书橱里,记得以前要把它还给它的主人的,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它还在这儿。我很不喜欢借书给别人,我借了别人的书却又不喜欢还,这真是一个怪僻!
  
  把书收拾好,放到桌子上,就想起母亲说,家里的那些木桌,都是工匠用刻刀打造出来的,那些精妙的花纹,也是他们一刀一刀雕刻在上面的。这样看来,这个老房子里的家具,都有些艺术的韵味。我的那个书橱,已经二十几年了,在我还没有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它已经在哪儿了,上面的花纹,也是工匠的心血。还有那台老座钟,它走的时间,也比我长好几年。
  
  看过,想过,就锁门出来,去后院看看。后院,是去年夏天刚刚围起来的。父亲想围起后院,是很多年前的愿望,可是一直到去年才实现。那些围墙上的砖,都是父亲和我去买,然后运回来的。这四面围墙,虽然也请了工人建筑,但有些地方,是父亲和我亲手盖起的。后院里种了十几棵杨树,已经长到五六米高。只是同样有很多杂草,在后院疯狂地扩张。
  
  这幢老房子,两套房屋,三个院子,四百多平米,就扔在那儿,没有人住了。把一切都建好之后,却没有人住了。
  
  老房子是1995年盖的,那个时候,我七岁。后来的十年,它便是我的归宿,很多成长记忆,都与它有关。后来,我去外地读书父母长年在广东的姐姐家。有一段时间,家里要把老房子卖掉,我不同意。我总觉得我是个没有根的人,在我的祖父去世十年几之后,我才出生,我对祖父,当然没有任何记忆,而且那个时候,父亲已经年过不惑。这样,我总是把根,与那幢老房子联系起来,而不是我的祖父。好像只要这老房子在,就证明我曾经在这活过了一样,它成了我今生今世的证据。可是这根,注定要一年年荒废,因为我在毕业以后,要在外地奔波,父母也决少回家了。这个老房子,可能是完成了它的使命,成为我们回味的一段历史了。
  
  昨天,我又一次锁上那几道锁,最后一眼看看老房子,不知道下次回老家,会是哪天。但愿,它要熬的这种寂寞的日子不会太久,可是,怎么又能不久呢?
  
  2009-8-27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68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