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之秋

2021-02-26 13:16  作者:夕枫香 117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导读】:站在长城的废墟上,感觉那曾经名声显赫的燕长城又复活了,潜伏在连天的荒草中,蜿蜒在贫瘠粗犷的土地上。遥想塞外秋光里,燕赵慷慨之士活跃在长城内外,巍巍的燕长城狼烟高举,金戈铁马胡笳悲鸣,悠悠的羌笛吹奏出一轮秦时明月,多少汉时关。欢迎来到散文在线,期待你的继续投稿。进入八月,塞外的秋天就到了,一场秋雨过后,所有的植

【导读】:站在长城的废墟上,感觉那曾经名声显赫的燕长城又复活了,潜伏在连天的荒草中,蜿蜒在贫瘠粗犷的土地上。遥想塞外秋光里,燕赵慷慨之士活跃在长城内外,巍巍的燕长城狼烟高举,金戈铁马胡笳悲鸣,悠悠的羌笛吹奏出一轮秦时明月,多少汉时关。欢迎来到散文在线,期待你的继续投稿。

  进入八月,塞外的秋天就到了,一场秋雨过后,所有的植物都变了模样。绿是深深浅浅的绿,黄是平平仄仄的黄,林带是一抹深深的黛,田野里的庄稼讲述着一片浅浅的忧伤,点点橘红是村舍,一条油光锃亮的高速路,将塞外早到的秋天传向四面八方。
  
  走在燕长城遗址,面对一山没膝的荒草和时隐时现的丛丛土堆,秋天的萧索扑面而来。天蓝得出奇,明净而高远。盘旋在空中的雄鹰,像蓝天中快乐的音符,在自由地谱写着秋天的乐章。强劲的秋风从山脊掠过,荒草像触了电,一下子伏倒在地上,然后又像被催了眠,随风掀起层层波浪,从你的眼前,沿着山脊一波一波推向山的尽头。像是黄河滚滚天上来,又如一条巨龙张开片片鳞甲在游动。
  
  站在长城的废墟上,感觉那曾经名声显赫的燕长城又复活了,潜伏在连天的荒草中,蜿蜒在贫瘠粗犷的土地上。遥想塞外秋光里,燕赵慷慨之士活跃在长城内外,巍巍的燕长城狼烟高举,金戈铁马胡笳悲鸣,悠悠的羌笛吹奏出一轮秦时明月,多少汉时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曲悲歌被滔滔易水从春秋战国反复吟唱到今天
  
  站在红山脚下,拨开丛丛荒草,去探访名动中外的红山文化,去拜谒先民们生活的遗迹。这座孕育了灿烂悠久的北方文化的塞外名山,不知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矗立了几千年,早已被塞外的朔风锻造的如钢似铁。赤裸的岩石犹如块块燃烧的烈焰,在明媚的秋光里妖娆着,讲述着关于赤峰,关于红山的传说。
  
  拾级而上,进入大山的怀抱,才领略到这座名山的魅力所在。坐在古朴的亭子里,清凉的山风顺着山谷吹来,拂面静心。凌空欲飞的亭檐四角,悬挂着青铜铸造的,精致的角铃,在风中敲响清雅的铃声,飘散在茫茫的群山中,似乎在追忆着悠悠的岁月
  
  放眼望去,群山绵延,林涛滚滚,秋光满眼。山杏树是最易激动的了,秋风一吹,就醉了,媚眼如丝,娇颜似火,把片片绿叶陶醉成一朵朵绽放于枝头的红花。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山中没有枫叶,可眼前被秋光熏染的杏林却深红染浅红,浅黄惹深黄,一片如火的热情,一幅绚烂的晚霞。桦树仍是那么沉静,这个只有在北方才能见到的素面美女,静立在如火的杏林中,自成一番风景。一袭白裙,婀娜的身姿,在山风中摇响一树的风铃,塞外的秋天里就响起了她那悦耳的声音。那一棵棵威武的塔松,像是守护边塞的将军,簇簇细细的松针,绿得越发沉郁,塞外的风霜叫他更加刚毅。是的,冰雪尚且不惧,风霜又能奈何?
  
  山风愈加有力了,顺着山谷呼啸而来。脚下的杏树,白桦树,松树,杨树摇晃着,此起彼伏。这边的殷红刚刚伏下去,那边的墨绿立刻涌上来,翻滚着,摇撼着。满天的红叶打着旋,在空中聚集,上升,炸裂,像散落的烟花,沉没于涌动的林海之中。人们紧靠在亭柱上,闭目屏息凝神。头发被吹散,衣服被掀起,山风钻进衣服里,整个人就鼓胀起来,像一个橡皮玩偶,随即又被风压扁,像一张纸片,紧紧贴在亭子的柱子上。
  
  山风在呼啸,山林在怒吼,小小的亭子在飘摇,坐在小亭中,仿佛是行驶在万顷怒涛中,小小的亭子,就是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
  
  风停了,山鸟翩翩归来,婉转清脆的鸟鸣响彻山谷。踏着落叶堆积的山路一路走来,看玉龙雕,谒木兰祠,在先民遗址吊望夕阳那些粗糙的历史复制品缺少美感和文化积淀,来时那满腔的思古之幽情已随风而逝,倒不如眼前这大自然的美景令人陶醉。
  
  站在塞外的秋天里看夕阳,真有点沉醉不知归路的感觉。
2009-9-3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66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