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故乡情韵

2021-02-24 14:58  作者:夕枫香 92 Views 评论 0 条
摘要:

【编者按】故乡的情韵在土地里,在村庄里,在河水里,在古朴的民情与缕缕缭绕的炊烟里,更在我的心底里。我的心底里,故乡的人披着晚炊的烟霭,在田野里,在河边旁,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甜蜜的颤动,轻松而恬静地散着幸福的步子。故乡的情韵仍深刻在我的心中,村前的那条河。故乡的这条河,错错落落的从山里来,一路上,被群山挤得弯来弯去,

【编者按】故乡的情韵在土地里,在村庄里,在河水里,在古朴的民情与缕缕缭绕的炊烟里,更在我的心底里。我的心底里,故乡的人披着晚炊的烟霭,在田野里,在河边旁,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甜蜜的颤动,轻松而恬静地散着幸福的步子。

 故乡的情韵仍深刻在我的心中,村前的那条河。故乡的这条河,错错落落的从山里来,一路上,被群山挤得弯来弯去,款款婀娜,很女儿气。故乡的男人女人,还有孩子们都喜欢这条河。河的故事很多,许多人家的声音和情景都从河里走出来,一波一波,涟漪不断。河里水流得勤,故乡人的日子过得更勤,一大早,男人女人总是担着担子,扎扎地踩着小桥过河,下地赶集。故乡的孩子们在河面前,极富原始天性,没有性别之分。夏日里,太阳猛热,他们脱的精赤条条的,洗得极为放肆。
  
  故乡的河岸边情韵也特别的古雅。密密楂楂的河边柳树茅子,遮天盖日的,无边无岸,望不到村落,找不到路眼。许多云雀在树里絮了窝,咯咯直叫;草棵里、苇丛子里,蝈蝈在日头的暴晒下,与柳树梢上的知了一起不停地叫唤。菱角叶子浮在水面上,随风摇摆,鱼打着水花。垂钓的人们悠闲自得,蹲在河沿的草地上,在钩子上按上蚯蚓,把鱼线甩到水里去,不多工夫,鱼漂动了,一鱼上钩,竟然是一条半尺多长的鲫鱼。也有的人等的性急,忽然发现鱼漂微微抖动,一上一下,荡起一条水纹,以为鱼上钩了,心里高兴得什么似的,往上一甩鱼钩,却是空钩。经管如此,垂钓的故乡人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多么畅快。
  
  故乡的情韵似在民间古老的榨油坊,朴素的油然流出。每当春花收成,油菜籽大丰收,因此,故乡也就有了以榨油为生的手艺人。每年他们提前将榨油坊的一切器具修补整理,清洗干净,把河里的水蓄得满满的。然后,美美地吸着旱烟,挨村串户去约榨。榨油时,先将菜籽炒熟经石磨辗碎,晾干后,再用另一个磨盘将碾碎的作物压成一块块油籽饼,然后,榨师将油籽饼排塞进榨槽里,分咐四个壮汉开始用两边的木梢捶砸榨槽里的油籽饼。两边的壮汉一个掌梢尾,一人与他并立牵住梢头,一齐往后仰,将梢高高扬起,然后,极有节奏地一上一下象撞钟似地奋力猛撞。一下、两下、三下在强大的外力挤压下,很快地,榨槽边上沁出了耀眼的油珠,油珠迅速从四面八方汇成油水,顺着油槽叮叮当当直往榨肚下的大铁锅里淌。
  
  故乡的情韵永远在炊烟里。炊烟一缕一缕地从故乡的烟囱里冒出来,绕着许许多多的树,不知谁家的那牛哞的一声,把村子叫的悠长而生动,带着人的情绪,酿成一坛老酒。醉意朦胧了故乡的村子,让人免不了随着缕缕炊烟身子往上飘,整个灵魂和肉体一起浮升,悠闲远去。庄稼院里的温馨在黄昏的炊烟下,晚霞万种风情,温柔无比,把小院涂抹的静谧而又色彩斑斓。遥远的村落上传来一缕细细的笛音,炊烟轻轻的,织成一片宁静。故乡的女人就裹在一团烟雾之中;做完一天地里活的男人,浑身溢散出汗泥味,在院子里,极力享受着日作完的轻松,弯下腰掬起一捧冷水,浇在头。头上、胡须上挂满了水珠。洗完脸,使布手巾擦着古铜色的脊背,从树杈上取下烟袋,打火抽烟。故乡的村落在炊烟中,渐渐升起灯火
  
  故乡的情韵在土地里,在村庄里,在河水里,在古朴的民情与缕缕缭绕的炊烟里,更在我的心底里。我的心底里,故乡的人披着晚炊的烟霭,在田野里,在河边旁,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甜蜜的颤动,轻松而恬静地散着幸福的步子。晚霞也追逐而来,渲染着故乡情韵的气氛。是啊,故乡有景有水,故乡人就应该有许多如诗如画的生活。当我面对微红的烂漫醉在恬静的风韵中时,故乡的那份根深蒂固的泥土气息,便柔韧于我的心中

责任编辑:男人树】

  赞

                         (散文编辑:夕枫香)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2159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